归来
初二 记叙文 1705字 166人浏览 耐操的女博士

1

特殊时代背景下寻找情的栖息地 ——对电影《归来》爱情、亲情、友情的解读

将严歌苓36万字的长篇小说《陆犯焉识》改编成只有111分钟的电影《归来》,张艺谋导演在有限的时空中电影中淡化了沉重的“文革”历史背景,主要选取了几个重要的场景来体现电影的主题——情,爱情、亲情和友情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回归到它的载体人的身上。不得不说张导将几个重要的场景选取得很好,如冯婉瑜与陆焉识在火车站的“生离死别”;冯婉瑜在车站等待陆焉识归来等。通过这些场景来表现情的归来,情是否真的归来?本文试图通过对电影的解读来探究这一问题。

“人,诗意的栖居”,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这句话经过哲学家海德格尔的阐释与解读到今天已经成为生活品质高的代名词,然而人如何实现高品质的生活,那一定是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的统一。而情就是我们人类精神生活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所谓情的栖息地就是情本身的载体能否在其他载体身上找到一种寄托、一种归属。本文从主人公陆焉识的视角出发,探究他的爱情、亲情与友情是否也如他的人一样归来。

一、特殊的时代背景对个人以及家庭的影响

特殊的十年时期,一场史无前例的浪潮席卷整个中国,多少人的命运与这场运动纠缠在一起,在时代的大潮中浮沉、游荡,所幸有些人游上了岸,陆焉识就是这场大潮中游上了岸的人。电影中淡化了一些电影中“文革”对人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迫害。在之前的一些反应“文革”影响的电影,如《芙蓉镇》都是给人展示“文革”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但是张艺谋导演巧妙地把这一背景在电影中弱化,从男主人公陆焉识、女主人公冯婉瑜和女儿丹丹这个知识分子的家庭悲欢离合来展现时代背景。个人是不幸的,才华无法施展,前途晦暗不明,家庭同样因人的不幸而变得不幸,爱情走失,亲情破碎,友情陌路。

二、走失的爱情试图回归正路

电影当中一场冯婉瑜和陆焉识在火车站“生离死别”的场景令人内心纠结。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因社会的原因而迷失,丈夫入狱,妻子等待,而这种等待比过客的马蹄更加令人心碎。陆焉识与冯婉瑜的爱情有多深厚不用我们多说,而爱情在这种等待当中慢慢燃烧在岁月和非议当中。当政策改变,陆焉识的回归,爱情的回归却没有回归正路。冯婉瑜已经失忆,她不记得一直等待的丈夫的面容。陆

2

焉识用尽各种方法来唤回冯婉瑜的记忆,最终冯婉瑜还是沉浸在对丈夫的无尽等待中。爱情来过、存在过、也拥有过,但是时间已经将其磨灭,无法回归本位,陆焉识与冯婉瑜的爱情经历过时间与磨难,爱情已经无法重新找回原本的栖息地,只能放逐,所以只能转化为亲情。这大概就是我们所说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三、破碎的亲情破镜重圆

女儿丹丹对父亲的怨恨注定这个家的亲情已经破碎:当父亲的“右派”身份已经成为阻拦女儿前途的拦路虎,父亲的身份就要为前途让路,这时候亲情已经开始破碎;当女儿因为前途问题对父亲的怨恨达到高潮时去告发父亲时,亲情已经无法重拾。“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经历过伤痛后,丹丹对父亲的感情由怨恨转而为对父母亲爱情的理解时,亲情已经开始得到了修补。冯婉瑜的失忆,加速了这一修补的过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个人都需要亲情的浇灌,在这里亲情重新找到了栖息地。更何况,陆焉识与冯婉瑜的爱情不是也随着岁月和磨难转化为亲人之间的相互爱护、不离不弃吗?

四、友情陌路谁之过

特殊的时代背景下人人自危,友情是人与人之间相当脆弱的一环。当友情遇上自身的前途命运、个人荣辱、家庭幸福的时候自然是容易走上陌路的。电影《归来》中描写友情的部分不明显,但是导演时刻提醒着观众在爱情与亲情之外,还有一环——友情。方师傅、农场的邓指导员以及工宣队的代表等,他们本应该对这个不幸的家庭拉一把,却因为各种原因冷眼旁观,有时候还充当着帮凶。联系那个时代背景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人与人的那种隔阂是以及挽回不了的了。

以上就是从爱情、亲情与友情这三个方面对电影《归来》的简单解读。《归来》抓住了那些被宏大历史书写遗忘的!迄今仍在隐隐作痛的创伤后遗症,尽管对于心理创伤的社会历史原因不详,但可贵的是,电影的最后结局表明:再伟大的感情也无法疗救因为特殊的社会政治生态而造成的精神创伤,失去的永远不会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