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殇
初二 散文 611字 32人浏览 狮子Aries9

风,你的温柔可轻轻吹走我浅浅的哀伤么?

夜深,却独自一人与风诉寂寥,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本是月圆之夜,却被乌云覆盖成残缺的美,让人怜惜。世事总是不尽人意,当你为即将的快乐准备妥当时,悲伤却猝不及防地突袭我们满怀期待的笑脸。于是,忍不住流泪了。这是一种极其殇的媚俗,却让人痛得深刻,深刻。

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承受这冰凉的月光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个蓝色星球的另一端,或许有某个人正与我一同迎着风,妄想着张开翅膀飞出去吧?!可我不是天使,我没有这种权利。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只是用我仅有的力量去想象。不是吗?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掉落凡间的天使,被世俗犀利的眼光与尖刻的言语折断了双翼,成为了这世上平凡而蕴涵某种神力的精灵——人。每个人都隐藏得漂亮,等待某日重新展开翅膀飞翔,哪怕只是拥有短盏的时光。一生的付出,只为一时的飞翔,值得吗?精灵说,值得。飞跃的高度是值得用伤痛去交换的距离,飞跃的弧度是值得用生命去描绘的线条,飞跃的角度是值得用陨落去成就的光辉瞬间……尽管依旧挣脱不了地上无形的枷锁,还是义无返顾地追求天堂的美好,哪怕最后任血染成天边淡淡的一抹晕。这是一种殇,并不媚。

当阳光折射出殇最完美的姿态,那便是笑着痛哭。泪水模糊了视线,模糊了该很清晰的事实。一切,一切,都只为了隐藏无法填补的伤口。惟岁月如歌,逐渐扶平这狰狞的痕。

殇,未到成年而死去。笑,未来得及完美而被现实的碎片割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渴望蜕化成天使的精灵的结局:放手,无媚,独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