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尘间花事了
初二 散文 1503字 128人浏览 施啊祺

每个人,来到世间经历过往,红尘远景,来不及细思量。如剪接入梦的一帘花事,了却凡尘琐事,匆匆来,匆匆去。梦醒了,归途也近了。为什么爱,为什么恨,也都无需计较了。看过花开的妩媚,闻过花语的幽香,记忆中那一丝一缕的曼妙,不都是曾经感动过的种种吗?

还需要言语吗?还执着于,花开花谢的感伤吗?人生那么短,无需遗憾。拢一片彩虹,做霓裳。摘一颗繁星,当发簪。簪花落也无需感伤,知道吗?每颗流星都有个美好心愿。而你知道我的心愿吗?看过云,听过风,经过千山万水的跋涉,而你是我最后的云淡风轻。时间用一缕光阴,给了相逢。命运用一只手,圆了宿命。而我用最后一段尘缘,找到了宁静。

是的,没错,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如同光阴走在叶脉上的痕迹,烙在心上。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

仓央嘉措说: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遇见你,是我的缘。

我相信一切皆有定数,而你是我来世今生的莫忘尘。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仓央嘉措的诗吗?也许我如他一样不能超逸绝尘。人不是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无论是生活还是某个人。一直以来,总希望能有个人给予我不渝信念,让自己一直走,不回头。如今才知道,如果内心够庞大,无须他人注入信念。你说的很对,我其实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自己。

我惶恐于患得患失,喜欢沉沦,却试着挣脱。

爱情是什么,我曾经迷茫过,也动摇过。经历了那么多,忽然发现,原来爱情就是,将所有华丽的装扮都卸下,当全部幻想的光环都黯淡。我们牵着的手,还彼此不放开。当一段感情由沸腾慢慢转换,激情慢慢褪去。微温,是永恒的温度。在和风细雨中驻守,宁静致远。爱情中,当一个人觉得对方亏欠自己,那只是爱上了对方的给予,反之,觉得自己亏欠对方,才算是真的爱了吧。

我忽然的静好,是否让你诧异,因为,我欠你安宁。欠你容忍和你一直想要的空间。虽然,我还是一直想,一直要赖着你不肯轻易走开。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寂静 欢喜。

这首诗,曾经读了许久,终能体味到其中意境。望得到我面庞的微笑吗?我知道,你记忆中有那个夏日我翦水秋瞳。当这个夏季开始,请记得我笑魇如花。朝花夕拾,我愿和你咫尺天涯,听潮起潮落,看云淡风轻。我无须你一直陪伴在身旁,因为你一直在,朝朝暮暮,不远不近。

如果盲目的追随是痴迷,那清醒的等待是什么呢?有人说我是爱梦的女子,不分昼夜。没人知道,有一条丝路花语,铺满了前世今生。等一个归途,一个结局。人生就是一场梦,而我有选择,美梦和噩梦的权利。你说是吗,如果能笑着梦到终了,我是不是也算是笑到最后的人。

我一直认为,每个女子都是一种花。历经尘缘,无论时光轻视,还是韶华流逝。她们都绽放过,也会慢慢凋零。而我只想开到荼縻花事了。不问今朝明夕。阡陌不语,你看得懂我的美丽。

我想,爱一个人,就是心房里住着那个人,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说你孤单,听着心跳就会永不寂寞。当百花凋零,我用最后一抹红艳,将落花延迟到最后期限,当尘缘了尽,有生之年,我会轻声告诉自己,莫失,莫忘,因为尘世有你。在我花开的季节,一缕朱砂红在你眸中韵染,耳畔有一朵花开的声音。佛说,了尘缘。而我说,莫忘尘。你终究成为我,流年中那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不驰马扬鞭,持一支玉笛,箫歌一曲,无高山流水,也遇知音。

我不是你的解语花,而你却解开了花语。默默相对,悄悄想念,无须介意别人眼中的圆满,我要的圆满是,从此心无芥蒂的一直走,轻吟浅唱,箫音缭绕,洛水河畔,敦煌一舞,永不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