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漫灭的回忆3
初三 记叙文 2779字 1505人浏览 xytxj

1永不漫灭的回忆

江阴市陆桥中学初二(2)班 查钇佳 指导老师:陆莺音

我的记忆里有一位老人,一座砖砌的小房子,一把蜡黄的藤编椅子,还有那棵米黄的小花儿点缀叠翠间的桂树。

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阳光明媚,渐有秋意拂上树梢,或是几个暗地成熟的酸橘子,或是那不听秋指挥自己渐绚丽的叶儿。有一个老人,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再不能给我讲那些老故事。

天上的星星仍与儿时朦胧记忆中一般璀璨,恍惚间我竟看到了她,坐在那把无人过问的被岁月蒙上微尘的老椅子上,一眨眼,却又不见了。我想起以前,我与她在那株才冒出嫩黄的桂树下。

“太奶奶,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我眨巴着眼睛,坐在矮矮的板凳上问她。

她笑了,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像一朵盛开的花:“小宝,今天呀我们来讲嫦娥的故事。”

“嫦娥是谁呀?她住哪儿?”清亮的瞳仁里闪着好奇的光。

“嫦娥,是个仙女,她住在月亮上面,在那儿有着一棵大桂树,一年四季都飘散着香味。”太奶奶指了指月亮,悠悠地说。

“噢,那么那仙女姐姐是不是每天都能吃桂花糖?”我流着口水问。 “小馋虫,除了吃,你还会什么?”她眼角挑得高高的,装出一副严厉的样子。

“我——,会逗太奶奶笑呀!”调皮中带着点狡黠。

月光的清辉下,弥漫着祖孙俩的笑声,婆娑的桂枝在秋风中摇曳,淡淡的桂香若有似无地在耳边萦绕。

又是一年桂飘香。在丹桂盛放的第二天,她,倒下了,倒在了那个砖砌的老房子里。从此,我再也没有太奶奶,再也没有那个会笑着给我桂花糖吃,叫我小馋虫的人了。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多少个桂香醉人的季节,多少次,我又想起她,那个慈祥,爱笑的老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她就像那抹淡淡却始终萦绕的桂花香。她,给我留下的那一盒桂花糖,我一粒没吃。她,给我讲述的那大半个故事,我也已经知道了结局。尽管很多年过去了,她,仍像那桂树,随风微漾,淡淡的桂香,弥漫在我心里,永不漫灭。

永不漫灭的回忆

徐霞客中学马镇校区 初二(2)韩琪麒 指导老师:杨晓芳

深秋的午后,寒风萧瑟,空气中似乎被注入了寒冰,冷得刺骨。

我在街上踽踽而行,太阳扯来了一片乌云掩盖自己的忧伤,阳光无法透过这片忧伤,只能在迷茫中低下了头,就像此刻的我。初一很重要的一次月考已经结束,而我却是挫败于此。内心的失落,父母的责备,再加上这几天阴雨不断,我的心情跌入了谷底。

想到这,我的眼眶渐渐红热起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现在的我就像一只在森林里迷路的羔羊,找不到出路,也没有回去的路;我又像一艘失联的航船,身陷绝境而有无计可施。

“啪„„”一声巨响将我从想象击回现实,又下雨了。我加快脚步准备回家,可没过几秒,淅淅沥沥的小雨霎时变成了倾盆而下的滂沱大雨。豆大的雨点拍打在我的背上,雨水像发狂的野兽在我的头顶嘶吼,洗刷着我的头发,剥离着我的温度。“真是祸不单行啊!”我的心中暗暗咒骂着这恶劣的天气。

雨越下越大,地上的积水像小溪一样奔流。雨水冷得像十二月的冰,使身着单衣的我浑身打颤。

跑回家肯定是不行了,我一股脑地冲进了一个院子,躲到屋檐下对手呼着热气。这是一个菜园,不过四周的菜田都被雨水淹没了,只有一架子南瓜藤依然立着。这串南瓜藤已经栽了很久了,叶片枯黄,身形佝偻,像一位年迈的老人。我本以为藤上已经没有南瓜了,但仔细一看,还有一个!他被叶片掩映在了深处,那是一个没有成熟的南瓜,但它再也没有机会成熟了,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仅靠一根纤细无力的藤根本不可能存活。我感叹着!

蓦地,一整强风刮过,将南瓜藤连根掀起,我本以为它的生命就要终结于此,但我错了,它没有落下! 没有!我不禁为此震撼,我不顾暴雨奔到它面前,他还很年轻,正值壮年,但他却要经历狂风暴雨的蹂躏,他本应该顺从命运,放弃抵抗,他没有,他用着自己的力量在抗争,在与死神抗争,谱写着一曲慷慨激昂的命运抗争曲。

我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这不是因为寒冷,而是这个南瓜使我认清了自己。它就像迷雾森林里的指路牌,指引迷途的羔羊找到回家的路;它又像浩瀚汪洋里的一座灯塔,使濒临绝望的航船看到希望。

雨停了,风缓了,南瓜停止了晃动,静静地开始成长。是啊,我也要从失败这张无形的网中挣脱出来,重新打起精神,向南瓜学习,不畏困难,勇敢前进。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困难面前止步。

我的忧伤和郁闷随着路上的积水消散了,一种信念从我的心头慢慢地滋生。

平凡的东西总给人最多感动,我将永远记得那个暴雨的午后,记得那串南瓜藤,记得那个激励我从容面对困难,坚持不懈,永不言弃的坚毅的南瓜。

3永不漫灭的回忆

徐霞客中学马镇校区 初二3 徐禹菲 指导老师:沈剑忠

品一杯清淡的香茗, 靠在沾有暖暖阳光的窗棂边, 看一抹抹光晕随风飘散, 心里热热的,清新的茶香随着暖阳渐渐氤氲开来。

印象中, 外公是个很严厉的人, 他细心地照顾后院那一棵素雅的栀子树,清香淡雅的栀子花很是惹外公喜爱.

双休日那天, 将近夜晚的时候, 我才抵达了外婆家, 恰巧雨滴溅溅, 落在房檐上, 那干脆声中似乎有些缠绵,又有些幽怨之意, 我轻轻收起雨伞, 悄悄推门而进。

后院里的栀子花香清淡雅, 那香醇的芬芳充斥着我整个心房。窸窣的雨水湿润了花香, 也湿润了满室暗黄的灯光, 宛若外婆若有所思的眼眸。

靠窗的桌子上,静静地站着一个鹅黄色的小花盆, 花瓶之中绽放着的, 仍然是栀子花。外婆就这么静静地坐在窗前, 就这么面对着栀子花。

——今天, 是外公的忌日。

我悄悄地走上前, 缓缓的坐在了外婆不远处的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更不知道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该做些什么。我许久没有回来看望外婆,亦或是功课日渐繁多, 我似乎感到和外婆有些疏远了。

屋里很静,除却我俩沉重的呼吸声和窗外丝丝的雨声, 偶尔还有外婆的轻叹声。

我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几次想要开口, 却都因为那微弱的叹息声而收回。外婆微微转身, 默默地抬起了头, 我望见了外婆那干瘪的双眼,那几欲坠落的泪滴和那发红的眼眶。

“你外公最喜欢栀子花了。” 外婆终于开口了。

我心里猛地一酸——外公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 两个女儿也都不在身边, 这空旷的屋子里面,只留下外婆孤独寂寞的身影。

我腾地站了起来, 轻声走上前, 伸出双臂抱住了外婆。我能感觉得到, 外婆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她的白发似乎也在默默哭泣.

茫茫然回忆起从前, 那时的外公还很健朗, 外婆还很年轻,这屋子里每天弥漫着欢声笑语,外婆很是快乐, 她只愿采撷外公最爱的栀子花——“愿得一人心, 白手不分离”。

过了许久, 我松开了外婆。外婆早已瘪陷的眼窝和松垮的脸上满是泪痕, 我的肩膀也湿了一大半——这个坚强了大半辈子的女人,此刻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我静静地看着外婆, 猛然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呆在这里, 我打扰外婆和外公的“默契交流”。默默地, 我走到屋外。

外公走了很多年, 外婆思念了很多年, 留给我的只有回忆——只有那永不漫灭的回忆以及那清香的栀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