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走进学生心灵而美丽
初一 记叙文 5755字 118人浏览 哭泣的晶昔

1

爱,因走进学生心灵而美丽

——李佐金老师的教育故事

罗庄区第三实验小学 李佐金 许金刚

爱是教育的永恒话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要让爱在孩子心中留下岁月抹不去的美好回忆,让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感到幸福,这需要一个教师把自己内心自然形态的爱赋予真诚与智慧,并在教育实践中不断地反思、积累与陶冶。正是恪守着这份承诺,在二十几年的教学工作中,我用爱心演绎着教育的美丽。

爱是一份推卸不掉的责任

十几年前,我在罗庄区盛庄街道店子村小学教一年级。学校在村子的最北边,村北是庄稼地,到了隆冬,强劲的朔风通过破旧的窗户钻进教室,学生冻得直发抖,有七、八个学生的手肿得像煮熟了的胡萝卜。再看看他们的袄袖子,都很短,我知道他们的家长都忙于蔬菜大棚,顾不上他们。这里的农民在大忙季节常说:“舍了爹娘舍不了麦场,舍了儿郎舍不了菜场。”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全村人都会像医生看护监护室里的病人一样守护在蔬菜大棚旁。我不能眼看着孩子们受罪,就到集市上买了一斤棉花,扯了点布头,连夜给七个孩子做了七副袖口。第二天发给孩子们,告诉他们晚上睡下后让妈妈给接在袄袖上。我清晰地记得,当时孩子们那高兴劲儿跟吃了蜜似的,甜在心里,写在脸上,他们大声喊着:“谢谢老师!”。收获了孩子的喜悦,我更加喜悦。我深知让孩子们快乐是我的责任!

作为一名教师,要用学生的眼光去看学生,走进学生的生活,才能成为学生的知心朋友;与学生心心相印,才能够实现我们的教育目的。2002年,我省小学“五六改制”,三分之二的学生升入初中,三分之一的上六年级。上六年级的这些学生,大部分学科成绩较差、年龄偏小。在一般人看来,他们全是“差生”,哪个老师教这批学生真好比:背石头上山——寻亏吃。在部分家长看来,对这群孩子,要严加管理,该打的要打。老师们也一致认为,六年级工作不好做,谁要是接六年级班可真是“幸福”了!。开学了,“幸福”竟然降临到我的头上,我成了六年级的班主任。既然新班接到手,就要上山打柴,过河脱鞋——到哪说哪话,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教育教学工作中去。我想,要做学生的好老师,必须了解学生,在他们的学习、生活、性格脾气、爱好等方面处处留心。开学的前几天还好,可不到一周,有的学生就像白娘子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上课时,玩小动作,下课时,打打闹闹。我的心冷了,找校长要求他出面压下那股邪气,校长耐心地开导我,让我多去接近学生,用爱感化学生。于是

我试着以平等的尊重和真诚的爱心去打开学生的心门。在一次检查学生背诵课文时,我发现

2 一个女生脸色时红时黄,我心想,是不是课文要求背诵的篇幅太长,学生加班没休息好,生病了呢?于是我提问了她,可是她什么也不说,愣愣的站着。我有点上火,快步走近她,当接近她时,我意识到她病了,我用手摸着她的额头,感到她发高烧,就问:“你感冒了吗?”她还是不说话,我想,她可能是跟我生疏,性格内向。我让班长找来了她原来的老师,正想了解情况,就在一瞬间,我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怀疑,她是不是得了什么急症!二话没说,我背起她就往卫生室跑,刚跑出校园,就感觉她在打颤,到了卫生室,医生正忙,我要求医生赶快抢救学生,医生说:“这孩子这几天感冒了,再打个针就好了。”我说不行,她很严重,要赶快到大医院治疗。医生给打了针,我急速地背起孩子来到公路上,这时校长、主任和其他老师都赶来了,我们租了车,急速赶到146医院时,孩子已昏迷了。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孩子病情稳定了。医生说,孩子得的是急性脑炎,要是再晚来一小会儿,这孩子就没命了。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孩子出院了。家长又是要请客,又是买了烟、糖送到了学校。她妈妈甚至还提出要把孩子的姓改成我的姓,这样就能报答老师的恩情,我们婉言谢绝了。

经过一段艰难、烦琐与不平常的日子,我们班的班风正了,同学与老师的关系融洽了,教学效果也随之好起来了。

爱是一门感化心灵的艺术

用爱来抚平学生心灵的创伤。教育学生之后是不是都要重创?学生受教育之后,是否都要留下被剪裁的伤痕?我回答是否定的。教育不都是外科手术,教育中更多的应是“滋补”,教育活动重要的是给人以完善,给人以价值的提升,给人以生命的光芒。

有一次实验课结束后, 我在检查仪器的时候, 发现28号桌面上有一行用钢笔尖刺的字(中国龙—孙思雨) 。这气上心头,冲进四年级二班找到了孙思雨,厉声说:“孙思雨,你破坏了实验桌,难道不知道要受到惩罚吗?”他慌张地说:“我,我没破坏实验桌。”

“上节课正是你坐在28号实验桌的。”

“老师,照你说的,要是你的办公桌坏了,准是你破坏的?”

“胡扯!”

他心神不定地望着我。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 感到来硬的不能让其说实话, 于是我灵机一动,顺手拿起他上节课用的那支钢笔,仔细一看,发现钢笔尖弯了,我更坚定了自己的断定:那字就是他刺的!但我得让他心服口服,转了个弯说:“思雨,你说是钢铁硬,还是木头硬?”

“那当然是钢铁硬啦!”

“没有特殊情况吗?”

“不知道。”

我拿着钢笔,朝他一晃,说:“这就是特殊情况。”哪知他却跟没事似的。我想;这小子

3 够刁的,不打不成招。可转念又一想,屈打成招的事也有啊。由于刚接新班,对学生不够了解,不能武断,于是我找来几个班干部,请他们辨认字体,他们一致认为那字千真万确是孙思雨刻的。学习委员说:“我跟他是同村,从幼儿园我们就一起上学,我太了解他了。他从小就没有了妈,是他奶奶把他养大。他心计特多,经常恶作剧。上次在墙上写字骂人,天一热下河洗澡,从来不好好学习。”听了他们的介绍,我心潮起伏,他本应有天真烂漫、生龙活虎的年华。由于缺少了温暖的家庭、慈母的呵护,才使得他信马由缰。一匹脱缰的野马,没有不闯祸的。于是,课下我又心平气和地找他谈话:“思雨,你的钢笔尖歪了,老师看有没有合适的钢笔尖给你换上。你先让你爸爸给买一支好吗?”他半信半疑地把钢笔交给我。我这样做,一方面是找个机会给他谈谈,另一方面,是想用行动来感化他,以便对他实施教育。

星期一,我带着修好的钢笔,带着满脑子教育他的话,六点钟就来到了学校。当我拿着钥匙去开实验室的锁时,一根大头针直扎进我右手食指的关节中。我一下子蒙了,手指连着胳膊剧痛。我本能地猛拔下大头针,鲜血不停地滴着。等安定下来,我拿着大头针,到锁上找安针的地方。这才发现,在钥匙眼一侧有一个小孔,正好能放置一根大头针。天哪,我敢肯定,用这个小孔干这种事的人前所未有。他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呢?姑且不看他的错误行为,从某个角度讲,他设计的扎刺法既准确,又巧妙,很有创意。他也许有“千里马”的潜能,若没有人去驯养他,也只能是一匹狂奔的野马。作为老师,要多去了解他,多给他爱,多给他帮助,多给他展示才华的机会,他一定能成为奇才、怪才、偏才的。

我又一次满怀信心地找到了孙思雨同学,没提那件事。我给他讲了一个小知识:“人被铁器弄伤,有的可能得破伤风,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有可能丧命。”他听了极度不安,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手在打颤。他结巴着说:“老师,你受伤了吗?”

“那是谁害的老师?”

“不是我。”

“就算是你,老师也不会怪罪你。如果老师这个手指需要截去,只要能让你明白道理,做一个好同学,老师也认了。”

“老师,我不是故意害你的,我是想让针尖划着你,然后提醒你还给我钢笔的。” “这样提醒老师吗?“

“我爸听同学说,老师收了我的钢笔,不但不给我买笔,还狠打了我一顿。

“别说了。”我用还在作痛的手,擦去他后悔的泪,亲切地说:“只要你改正错误,努力学习,做一名优秀少先队员,老师这一针就没白挨。

事情过去快一年了,我处处留心他的言行:他听课很认真,作业能写得又快又好,在实验课上,他表现得更为突出。分组实验后他能总结结论,写出收获。如学《耳朵的科学》后,他跟同学们一起写出诗歌:“耳朵构造很复杂,听音过程靠合作。耳廓收声波,耳道来传达。

4 鼓膜管振动,惊动听小骨。小骨连耳蜗,耳蜗通神经。神经去报告,大脑才知道。”这样一总结,同学们学得快,记得牢。所有代课老师都说,孙思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看到他的进步,我感慨万千。面对个性千差万别的学生,教师要学会运用教育机智,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导之以行”的教育方法贯穿到教育过程中去。师生之间发生冲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处理冲突,置师生于对立面。作为教师决不能专横粗暴,要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让学生心悦诚服地接受教育。当遇到学生恶作剧时,教育并非要重创,留下伤痕。面对出现问题的学生,要促其“醒悟—转变—优秀”,一系列的工作要比手术台的医生还要小心翼翼。要像春风拂面,实现一种无伤痛、更优化的教育。

爱是一种无私执著的追求

工作就要执著、执著、再执著,这是我的座右铭。干好教育事业,就要先热爱教育事业,有高度的责任心,有过硬的教学水平,这是硬件;热爱学生、尊重学生,与学生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并在学生中有威信,能恩威并施、言出必行、谈笑风生、幽默乐观、仪态大方„„这是软件。

2004年夏天,我的腰椎间盘突出病很严重,压迫坐骨神经,两条腿天天麻木、疼痛、肿胀。有时正上着课,腰腿像被大卸八块似的,疼得我全身发抖、冒汗。长期的疼痛使得血液循环受阻,脚脖、踝关节肿成了紫疙瘩。领导和同事们都劝我抓紧时间治疗,我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病情得到了控制。这时我感到再也不能继续在家休养了,虽然没有教学的压力,但是心里老上火。离开了我挚爱的岗位,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学生,就像生活中缺少了阳光。我真正体会到了一句名人名言的真谛:“人最大的压力不是工作,而是无聊。”“有所作为,是工作中的最高境界。”我不顾三天两头犯病的腿,决定回校上班。刚进学校,正是下课时间,我生病时教的那个班的学生,在窗口发现了我,纷纷跑下楼,有的拉着我的手,有的推着我的腰,把我架到了三楼,他们亲热地说:“老师,你不知道我们多么想念你呀!你可回来了!”孩子们的言行深深打动了我,勾起了我深深地回忆。

我是从二年级接的这个班,教他们的语文,做班主任。刚接新班的时候,学生不适应我,我就耐心地给他们做工作,跟他们交朋友;对学习困难的同学,时刻注意多给他们用心,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增强自信,手把手地给他们补上一年级落下的内容。哪个学生病了,我第一时间发现,及时的治疗,下课跟同学一起玩,活动课上与同学一起做游戏、做实验。跟学生一起编织了多少五彩的梦呀!

为了能天天见到我的学生,我找到了校长,要求到学校上班,哪怕到伙房去烧茶炉也行。校长说:“你爱做实验,就去代科学课吧,兼管实验室,总比代主课要轻松些。”我欣喜地接受了任务,当天就接管了实验室,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我们把十二个大橱按口子形排列,依次编号,贴上标签,按照通用仪器、专用仪器、自制仪器、挂图、药物等依次放置,这样取

5 放仪器方便多了。两周下来,我发现,我们的仪器虽然是按照一类标准配备的,但仍然很难适应新课改的需求。

为了节省资金,我就学着自制仪器,几年来我自制的教具多达上百件,其中《月相成因仪》、《行程问题演示器》、《锦鸡标本》等教具获市一等奖。平时上课用的教具或材料,大都是我们师生自做自找的。在我眼里,一点铁,一点铜,一点木头,一点绳,在实验中也能派上大用场。到我校参观的领导和老师说:“可不要小看这些普通的小材料,如果平时不去积累,用时就耽误事。”省里来的领导看到我们有那么多自制仪器和自找的材料,看到那些坛坛罐罐都能用于教学,称赞说:“你们的家底不薄呀,这样既节约了资金,又培养了学生动手的能力。”是呀,我们平时上实验课,有仪器要上,没有仪器自制仪器也要上。除了正常的消费(低值易损、玻璃仪器)外,自制仪器没花过一分钱。青岛版《科学》四年级有一个单元《有趣的石头》,学校里有配备的岩石标本,都是固定在盒子里的。如果把石头拿出来观察、实验,就只能做一次性使用了,不取出来实验,没法研究石头。为了使学生对岩石有真切的了解,我带领学生,发动学生寻找岩石,在寻找石头的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由于利用的是休息时间,耽误了很多家务。遇上天气骤变,风刮雨淋常有的事。一双双鞋被磨破,自行车的轮胎常被扎破,车篮子被石头压坏了,换了一个又一个。真是夏不顾酷暑,冬耐得朔风。有时在河边走上几小时,髋关节像是脱臼似的,腿肿得绷绷硬,好几天不消肿。今年四月份我陪女儿去济南考试,女儿考了两天的试,我在燕子山上找了两天的石头。工夫不负有心人,我竟找到了几块让我心仪的像珊瑚一样的火成岩。周一一大早我又赶回了家,没耽误上课。一周下来,我的头经常的晕。在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从自行车上晕倒在地。家里人埋怨我太累了,还去找石头。有时放学我很晚才回家,邻居笑我说:“李老师,你是哪级领导啊?不就是一个老师吗?快五十的人了,还想出名啊?”我听了总是笑一笑。是的,难道我这么执著地去工作,真的是为了出什么名吗?我不想去解释,我完全可以摆老资格,拿出有病的借口,简化教学过程,把观察实验变成看图学文,把猜想探究变成直述结论、答案,省略删除那些既费时又费力的探究过程。但是我的良心、我的职责不允许我那样去做。我虽然处在最平凡的岗位上,但科学育人需要教师做出不平凡的劳动,看到教具管理与自制教具给各科教学带来的支持,给学生的探究实验带来的方便,我的心是甜蜜的。近两年的时间,我收集了近千块岩石。可以说,三大岩石(火成岩、沉积岩、变质岩)样样都有。更让我兴奋的是,我竟然找到了一些奇石:酷似中国版图的“中国石”,铿锵前进的“单峰骆驼”,远古化石“吐籽莲蓬”,晶亮不咸的“岩盐”,枯木新枝的“柳树”,还有那些象形石、图案石,给人无限的遐想。

回顾二十多年的教学工作,有忧有喜。忧的是自己身体经常不争气,常常因病耽误了学生的学业;喜的是我努力的工作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成果:我撰写的几十篇科学论文在区级论

6 文评选中获奖;六篇论文获省级一、二等奖;《化干戈为玉帛》获省首届教学随笔一等奖;《在大自然中提高学生的实验能力》荣获国家级一等奖;指导学生的诗歌、散文《老师,送你一杯茶》、《写给二十一世纪》分别在《中华少年》发表。我的教学事迹也先后在《临沂日报》、《现代教育导报》上被报道。

教师的工作是平凡的,但平凡中孕育着伟大。

教师的工作是辛苦的,但辛苦中满载着欢乐。

我是一名教师,我无怨无悔。因为我心中常怀一份爱,这爱因走进学生的心灵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