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时
初一 记叙文 947字 68人浏览 这里w来过

曲终人散时

生命有时会因着期盼而幻化着不同的色调。苍白色的,是游云;灰蓝色的,是苍穹在每一次相异的幻化中,总有人,在演绎着不同情节的冷暖色调。 像变色龙一般,将自己完全融化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中。有所期盼,亦有所顺从。

关键词:时间。无望。

那些蛰伏在时间里的期盼,若带刺的藤蔓,缠绕在机械运转的生活之中。《东邪西毒》里,那个蛰居在桃花岛上的女子,带着金庸赋予的暧昧,苦候在枯枝残败的苍凉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期盼着在某一天,在某个转身的刹那,能敝见那个叫盲武士的人,站立于身后。

而生活终也不能尽如人意。当年华不再如玉,转身却遇见一个陌生男子,将那份与日堆积的期盼,摧毁于无声的刀光剑影之中。末了也只能带着无望,终此一生。

关键词:思念。生死。

那些潜藏于思念底层的期盼,偶尔也会穿插在生活的罅隙中。让现实于亦真亦假间,呈现在他们眼前。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明知生死殊途,却仍无法抵御思念的侵蚀,只能于朝思暮想间辗转反侧。思念至深,相见的期盼亦与日俱增。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此去经年,终也只能于虚幻间,掷放心底的期盼了吧。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马嵬坡下一别,从此便阴阳两相隔,没有交织,不曾会晤。有的,只是满满的悲戚与惨淡。再见朝阳殿时,面对着太液芙蓉未央柳,也只能是掩面而泣,轻叹着物是人非事事休了吧。但,那些熟悉的场景,却总是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心底最深的思念。岁岁年年,亦无法终止对再相遇的期盼。寻寻觅觅间,但见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支春带雨。遂了心愿,却落得个此生长恨。

关键词:蜕变。邂逅。

安徒生的笔下,那些,悬浮于蜕变中的期盼,举着朦胧而天真的步伐,铺就在成长这段长长的旅途之中。

因为倾听了一段奇妙的旅途,于是便开始渴望着成长;因为邂逅了一次微妙的心动,于是便开始盼望着蜕变。当灵动的尾鳍埋葬于海底,并以此换来期盼已久的一场相识的那一刻,她开始蜕变。经历了破蛹的挣扎,末了却只能幻化成泡沫,长眠于冰冷的海面之上。

关键词:曲终。人散。

剧终的时候,当所有的色调全都融化在闭落的帘幕上的时候,所有的期盼,便也随之终止了脉搏。所有的情节,便也随之回复于原有的平淡。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遥想当年,亦不过是有所期盼,有所顺从。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