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倦倦淡淡,如果往事随风而过
初一 记叙文 754字 98人浏览 木紫52520

思想在高飞,而我低着头,在慢慢地走。

雪季已经飘飘摇摇地晃在眼前,漫天罩下时,是一个无处可逃,无处可遁的茫茫天地。象极了我的思念来临时,你的名字铺天盖地。

其实我们的故事,不可斟,不可说,不可多想一点点,淡的象风,一触就无踪。 你浅浅的笑漾在唇角,只为了给我一个虚无的梦。爱情是个梦,而我总睡过头!

上帝造我时,是取了你左肋之骨,所以,你常常有一种抽心的疼痛,在左肋下,深连你心,让你魂悸魄动。但爱情不是只让人疼痛的,注定,我是个只能与人共患难,不能与人同甘苦的小女子,注定,我们只能看完风景后在下一个路口开始说告别。

这是一个不再标榜错误的年代,上帝,你,或我,谁都没有错。与你一样,我也生活在一种矛盾中,也常常约束不了自己的心;很早以前就说过,我是个宁愿走弯路也不愿走后悔路的人。而你,流于星际的眼,也不会为谁放弃行走的脚步,即使走在相同的路上,不一样的速度终究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世事就是如此吧!缘由天定,份是人为,天已定,人难为!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很怕很怕你的不辞而别,让我在无处可寻中,一颗心悬着,爱也爱不着,恨也恨不起的;不过,现在的我,到底是比较成熟了些,即使,有过一些没能说出的话,或者没能做到的事,也就不必再说出,不必再去做了。年华走得太快,把我们早早丢弃,有些事,说了又怎样,做了又怎样,回头又怎样,不回头又能怎样?人生原本是一条河,不回头反倒最为可取。能留下来的,不管是只有一次,或只有一个瞬间,也不管是记在你的心里,或我的心里,它也总是在如水的岁月里流过了。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

留你,你心无所属;送你,我心无所属,然则,送你吧!

天空中的云雨,无论怎样徘徊,终究要过往,毕竟昔日之我非今日之我,我们的前尘旧梦在北方的雪季中飘荡着沉埋着;一转身,我就当是丢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