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南京大屠杀
五年级 日记 2744字 1679人浏览 xul_s

浅谈南京大屠杀

谈南京大屠杀。我们这一代,是青春不羁的九零后,无暇顾及远去的历史,那一段曾经屈辱的南京大屠杀也只是因历史教科书上简短的文字在我们还不成熟的脑海中留下一丝痕迹,没有更深的烙印,似乎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属于那个时代所谓的伤痛,因为不受其害,就真的也不知其痛了!如果我们感觉不到历史的疼痛,如今的我们又是否应该做一些什么来刺痛我们麻木的心灵,而不是去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

南京,南京,一个我从没去过的城市,脑海中有的只是历史的印记与代名词,我想此生一定要去探寻这座古老而沧桑的城市。犹忆王安石一首《桂枝香*金陵怀古》,“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南京,六朝粉都,繁华与屈辱并存。中国近代史上,南京又一次走向风口浪尖,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是屈辱的起点。1937年12月13日,这是每一个中国人,乃至世人都应该深深铭记的时刻,因为就这一天,侵华日军在松井石根的指挥下攻陷南京城,而后在南京城区及郊区对中国手无寸铁而无辜的平民和放下武器的战俘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规模惨绝人寰的屠杀、抢掠、强奸等罄竹难书的战争暴行!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是有据可考的,且不论幸存者证言,且不论如本老兵的战争日记,且不论当时《东京朝日新闻》即现在的《每日新闻》报道

2名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确证了日军虐杀南京军民30万人以上的事实。《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他们单独的或者二三人为一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被害者的尸体。江边流水为之赤,河渠沟壑无不为之塞!不论什么,我们都相信无论是光荣还是屈辱的历史,都无法争辩,都无法否认,因为毫无意义!

二战期间,日本与德国同为法西斯,且看,一个法西斯对另一个法西斯的评价。目睹过日军在南京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的德国外交官对日本人的行径极为不齿,说:“日本人在南京干的是连野兽都不如的事.”阿道夫希特勒对南京大屠杀评价:日本军队用刀砍、油浇、活埋、剥皮等等方法太血淋淋了,这不是优秀人种应该做的事。日本人把南京变成了一座兽城,在大白天,在大街上就随意强奸中国妇女,甚至集体强奸中国妇女,像畜牲一样到处强奸被占领地区的妇女这种行为真令人羞耻!

屠杀惨无人道,杀人比赛更是灭绝人性,日本军官不能称之为军人,更像是野兽,30多万的无辜军民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屠刀下成为冤魂!如果说是世间有鬼抑或有神,那么日本人在南京的罪行

是人神为之共愤的,30多万无辜的军民是鬼神为之悲恸的。怀着对一片历史悠久的土地的深情,写下这一段段文字。爱国不能盲目 ,我无意于延续历史的仇恨与痛苦,而只是想呼吁我们应该以各种方式让世人乃至乃至每个中国人,不要将这段历史因时间的流逝而在心中淡化!我们的民族应当要 有一个全民性的纪念日,用以不时的召唤已经或将要封存的历史记忆!在这个多元化的国度里,你可以喜欢日本动漫、寿司……但也请你不要忘记1937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今天休息,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来南京已经大半年了,这座城市的很多地方,我都一一走遍。无论是总统府,夫子庙,老门东,中山街这样的大众景点,还是五台山先锋书店,1978,甘家大院这样的小众地方。南京这座城市,一直有着她独有的气质,在喧嚣之中有着独有的宁静。之前,一直觉得是时间和这几千年的历史赋予了这座城市从容淡定,古朴宁静的气质。但直到来到大屠杀纪念馆,我才慢慢体会到,是这座城市经历的风雨和苦难,让这座古城的人们把珍惜当下,从容生活刻进血脉,代代相传。

进入展览馆之前,是一排雕像,老人,孩子,妇女,僧人这些无辜的生命在这场屠杀中死状惨烈。30万的生命,于我们而言,只是个庞大的数字,但当你看到满墙的死难者照片,档案,还有名字,或许会感受到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有些人甚至不曾被知道姓名,只写着张渔夫,王强的爷爷,西村头的二嘎,评事街的裁缝,这些对于在南京生活的人们如此熟悉的地名,我们难以想象,曾经发生在那里的杀戮。透过这些名字,我们似乎能看到,在这场杀戮之前,这些带着烟火气息的人们,和我们一样,安详平淡的生活,忙碌于生计,有着数不清的家长里短和邻里纠葛。但这场惨无人道的战争给这片安宁划上了终止符。无数手无寸铁的市民,妇女,儿童,老人,被烧死,枪杀,溺毙,活埋,奸杀,这座安静的古城仿佛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在展览馆的很多地方,能看到有很多屏幕,放映着这场屠杀的幸存者对当时的回忆,他们讲述着亲人惨死的场景,我们无法想象,还是孩童的他们当时有多恐惧,这场战争给他们留下的不仅仅是失去亲人的痛苦,还有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抹灭的阴影。被强奸的少女终身不再结婚,看着双亲被刺死的孩子从未睡过一次好觉,流离失所的人们失去了安全感,这场屠杀,对于那些已经被军国主义洗脑,失去人性的日本军人,只是一场当作游戏的杀戮,对于我们呢?可能在和平时期生活的我们,也不过是个庞大却遥不可及的数字。

展览馆的一部分,讲述了德国人约翰. 拉贝及其所在的国际救助委员会对当时南京市民的救助,自大屠杀纪念馆出来,我去了拉贝故居,小粉桥1号。这里至今任然保留着当时的原貌。一个有着小庭院的两层的西式洋楼,这里曾经是拉贝收留600名难民的地方,在当时整个沦陷的南京,这里是称为安全区的地方,但这并没有阻挡日本军队杀戮的步伐,南京女子学院的学生被成车拉走,强奸后杀死。拉贝和他的同事,用他们仅有的身份阻挡了一部分杀戮,也守护了成百上千的难民,对于这些幸存的人们,他们会永远记住这个人。

“我们可以宽恕,但不能忘记”这是我脑海里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拉贝,这场战争的亲历者和屠杀的见证者说过的一句话。在纪念馆的后面部分,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老兵的叙述和忏悔部分,作为这场屠杀的执行者,他们必然是罪恶可耻的,但翻开他们的日记,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他们仍然对于当时惨无人道的行为和失去人性的狂热感到可耻和忏悔。除了那些极端的右翼分子和狂热的纳粹份子,为什么整个日本人民都会陷入这种灭绝人性的狂热,人性深处必然有罪恶和可怕的一部分,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必然走向毁灭和被毁灭的深渊。而处于和平时期的我们,去记住这段历史,不是为了感受苦难,而是给我们一个提醒,无论是当权者,还是普通老百姓,我们如果忘却这段历史,也会滑向当时日本人名狂热的灭绝人性的心理的另一端。

走出纪念馆,看到林荫路上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喝着牛奶的小朋友,空气里是清新的味道,少了纪念馆里沉重的气息。在这片安静祥和的土地上,珍惜当下,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