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星光,发尖的流荧
初一 散文 3687字 82人浏览 建功立业56

乱云浮蒙沉薄雾,风逆燕无力回去,上下如果五千年,加起来会是爱的一万年。帘外雨丝落,幌凝挽容悴,独坐夜深寒,路迢魂梦更残。冷雪中的空气在不断的稀薄,不知我还能生存多长久的时间,“如果我哪一天忽然-)离逝去,你,可否为我掬一魂的清水冰魄告诉我你从来根本就没有真心爱过我,这样我的痴心才不会在来生早早来为你守候!”

指尖的星光,发尖的流荧,幸福打中坚强滑落没有过痕,一个身一眼岁月华年。情丝欲断非断总断不了,有人为爱受尽委屈,伤心的话从来不敢再提。暮暮朝朝,外面冬雪飘扬刺痛了谁的苍白容颜。 “是一把锉,锉伤了我?还是一涡血,染红了我是这一世情,困伤了我!还是一出戏,弄伤了我,我不想说我很痛很痛,只是我也实在是有点熬不过这一个冬!”我一动也不动,寒意中一个人呆在屋的一角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不动缩成了一团不知是身太冷还是心太冷了。 酒杯里的酒好鲜红,好似心里正在淌着的玫瑰花泪。一个人的夜不寂寞,只是想起你时真的很寂寞,有很多话总是想说却总找不到有人可以来说,你是我想要的能来倾听的人,可你从来都是不会来的人。

苍白的脸上有哀伤挣扎中横过掠过,单薄瘦削的白色毛衣在这个白色深冬季节里,我有的现在只是一片雪的力量。有的人爱了会用了的全部,有的人爱了用了他一句甜言蜜语,有人笨得愿意总是呆在那看着某个人在导演,有人总是愿意把真心来失去。 有一些事有一些话,有些人可以忘记不再记得,有的人却还要在细细的揣摩中度过。好久不见的唯美幸福空间日志发布:指尖的星光,发尖的流荧我们之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又真的发生过。不想再分辨这段感情是真是假,只是总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人就已经开始在难过。明天的路在何方,今天的路在哪里?爱你是要我如何做才是对的,如何的做你才是真正的可以满意的? 有时明明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却还是在因为一首歌而深切,他,一直没有远离,她总是把他放在她心的隐蔽角落。不能够坚决隔绝思念,于是总是透过时间绵绵长河惦念。 眼神在面对的时候没有流动,骨头在寒天石壁打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阳光没有给我光耀时候,每一个阴霾是我一个人的角落。话语会刺痛了我,烟花会淹没了我,不要再责怪我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封锁在这一个密封的小屋里。爱在晚点的时候,你不知是要该辜负了爱情还是要辜负了自己,太善良的总是不对,暖心的抚慰抚平不了心堤的坚硬,我们不知是在为爱而放手,还是在因为懦弱而放开。爱很难,不爱也很难,在一起好疼,放了手会更疼。 有的人离开了会变得更快乐了,有的人离去了只会变得更忧郁,有的人能把离开当成了最后的解脱,有的人让离开了成为最深的愧疚。看着过去的字卷曲成了一把,有的人在坚持等着某个说不定的可能再次回眸。我们之间的爱或许只是我一个人的想像,想得更深一层是我一次为你输光了一生所有有关爱的勇气。你的从来不珍惜,我的从来徒劳无功,以前的人总是不懂,现在的人是已经有了的更很深体会了。

寻求不到真心拥抱,我从来的姿势都是一个人在不断的屈服。 两个曾经情深意浓的人在诚心诚意的说着陌生人的应酬式问候,还有什么必要?天上有要给我的心总是太模糊圈不住我幸福的味道,有的人总在自己的怀里继续痛苦的梦魇。很爱至深爱又如何,爱了之后全是一年四季的冰雪纷坠,笑得很美很美又如何,总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成了苦苦甜甜的交汇。感情是无法的两个人斯守终老,总要一个人熬过一个冬再一个没完没了的冰。无人怜惜表情,逃不掉别后的空茫茫,你说过曾经温暖胸口的话如今成了水下的凝咽。遇上你的那一刻起以为你会是一个很真心的人懂得心疼我不会伤害了我,结果却为我铺开了了更深更轰烈的魔鬼旅程。 有人不想看我这太哀痛的表情,有人笑着说和我有着无限的好像似曾相识,有人想刻意的靠近,有些人却要刻意的回避,是谁为爱犯了错,还在一错再错。你曾张了张口,想要跟我说点什么,我却在惶恐中不断的后退。不是我不想听,而是我已经不敢再听了。付出要几分才可以,用生命还应该用了心血的淋漓流尽。爱一直在-零度以下,不会告白不会索取,不会在乎你在不在乎。守着自己感情的灵柩是一个人的入睡,连梦中的人也是从来的不开口,如果,这样的渐行渐远,你以后可以不后悔,那么我也会这样服从指令。梦醒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困伤了自己。凄怆的眼里望着天空,一阵风吹过,身子莫名抖晃了一下好似就要瘫痪过去。最爱的人在哪里,爱我的人又要在哪里相拥。爱要如何才可以让谁知道我的真心,是不是要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口气?有一种爱不需要声音你就在一直的守候,有一个爱字却永远不能再说出口,有的人能狠着心让你难过,没有要来救赎你的心情。有一种情永远是这样没有被疼爱的感觉,有一种心情是你站在他的面前永远永远就是好疼。冬天总是不冷的,只是当某个人他总是要这样来来回回任意的穿越作弄伤害。曾经以为爱可以比天长,哭过,伤过,你会知有时真的不可以。你说过的话我怕会忘了总是写在了书里,你给过的每个片段在我眼前快速的飞逝,我怕会忘了总是把它提起。 曾经给你的每一个电话是在掐着心跳打的,响的每一个等待铃声混乱着我的心跳频率。 曾经病了的人不会想着要倔强,有时也真的好想得到你一句可能的问候。可当我想起你曾经的绝情不肯接听我的电话时候那天有我好像疯了的样子,想了会是我更深的心伤。 爱中的人不知要如何处置自己,牵挂是无声的企念,不管你走在何方,也不管你是否有收到我的问候,我都是一直在祝福着你。有的思念写在脸上,有些恋情刻在字里,有些事铭在生前的经过里,爱情如果到了剧终时,请原谅我不敢再说我还爱着你。 有人在谁的身边看不到一丝的外景,我只看到我与你之间的跌撞距离。 有人在谁的旁边看不得你任何一种表情,我总是不知你的心里到底是在想着些什么想要的到底又是什么,为什么离开了会回来,回来了又要离开。把爱赤裸了,你也可以无动于衷,相信这绝对不会是别人口中说的所谓的真爱。

冬雪的早晨暮色的白菊在零度下的飞雪中湮没,你是天上最后一抹的飘流,我是雨里最后的一丝悸动。我的一直放不下才在最后成全了我现在所有个人折磨,想起时泪滴落得无法控制。 爱你肯定是前世欠下太多的债务,情烧焚的青烟趁着斜阳虚虚而上,有人说她已经习惯了了这样痴心痴呆为了某一个人的经过。舍不得伤害你,于是总是伤害了自己,舍不得让你为难,于是总是不知要进还是退。有时候我也说我不明白你凭的是什么可以这样剥夺这样让我心伤,不敢埋怨也不敢张扬,还在一再的自我反省。如果失去可以不可惜,那么不会总在苦苦中挣扎挽留;如果失去可以真的无所谓,缘分不会还在你的天空;如果好多话可以说出口,那么不会这样总是一个人沉默太久。如果爱情可以热情似火,那么不会总是在寒极边界。枷锁是我还不想放弃,坟墓是我总是不懂得要如何放下,你给过我的一切全是那样的沉重,一丝呼吸也能把我压得粉碎。心剖开来全是伤,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留下。人们说过了就让它过了吧,那是没有爱过痛过的人才说的轻巧语言。 好久不见的唯美幸福空间日志发布:指尖的星光,发尖的流荧风把心掏走,浪把爱掏尽,擦不干伤过的泪痕,给不了自己一个可以开始的机会,控制不了的伤心总是这样一个人听着情歌流着眼泪。心与心总是有距离,从来不会有人来懂,也不会有人来珍惜。怕你会太彻底的烦了我,今后我不会再找你了;怕你更看不起我,我会在以后要把自己压得更是扁扁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走了,爱也走了,你变了,我也变了,从前我也相信曾经爱情真的有敲过我的门,可后来它走了我也相信了它真的已经走了。爱中一个好累缠绕的字,多情成为甜蜜酸楚的过多负荷,眼神埋有全是不完全的对白。 一个人的等待是一个人自己的无奈,爱总是没有永远的说法,风雪漉漉,沙路雪魂绕,一条藤径绿,万花成残。抱着你给我的冰点逆不了天命,你太无情,我太天真,难道今生上苍就是要我这样无言的憔悴独个到老?离开以后,找不到一个可以题写快乐的理由,等不到孤独离去,找不到一个真正开心来融化心内的寒冬,之后的过尽千帆皆不是。誓言是谁说过的永远相爱是一生相守,其实当爱只能无果时,追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沧海桑田。一生悲伤困情,多情不是黄昏的地平线,伤的总是悲伤秋月时圆时缺时晕时明,你不知我的期待,我总是在失望中度过直到最后在绝望中冷却。或许你对我就是从来的不曾在意想法,所有这一切的痛全是缘于我对情的痴心妄想。缘分尽了的时候,一直没有身,我不是一个冷漠的人,眼里却总有一种比海还要更深的东西。总是那个曾为爱你而逞强的人最后才把自己的回忆锁成了可怕的黑白闪光灯一幕一幕,闭上眼睛我不敢再记得我是谁,如果可以微笑入睡,我也不想总是这样任着往事寂。 眼中滑落伤心欲绝,心里的泪从来没有人看得见,曾经以为什么都可以忘记,结果却是什么都不可能的遗忘。埋藏不了的日日夜夜伤心痛彻心扉,谁人说的爱可以总是原谅,一个人累到了最后,你不要就放她走吧。 寂寞的城市编着伤感的编码,我在第一页的落寞旁注写着我一个人的云落从来就是只有我一个人的真正知道。寂寞的眼角总潮湿着我要给你的温柔,你不懂得要如何要,我不懂得要如何承受。激情过后是更深的寂寞,相逢之后更是平添伤感,有时人生真的但愿是从来没有有过这样的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