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白雪(350字)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527字 148人浏览 fzw1985730

精选作文:纷纷白雪(350字) 作文

白代表纯洁,雪是无污染的象征,白雪代表干净纯洁。 茫茫大雪,洁净,美丽。覆盖了整个世界,仿佛进了一个优雅的世界,又仿佛进了一个白雪王国,处处晶莹剔透,如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冬姑娘踏着片片雪花,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们走来,瞧,那飞舞的雪花便是她的脚步,小巧玲珑,冬姑娘掠过草的,翻过大山,飞过大河,给世界盖上一层轻薄的纱衣,魅力无限! 那雪真密呀,像是从天到地扯起了一个宽大的雪帘。那雪花有多好看哪!就像白蝴蝶轻轻地扇动着翅膀飞落下来。 此刻,我正置身于白雪皑皑的美景之中。冬天的清晨,四周一切都显得那么静,没有了流水声,也没有了悦耳的鸟鸣,只有静谧似乎在我记忆的深处,也曾有过这样的雪景。四周是那么静。 看,朵朵冷艳,缕缕幽芳的梅花盛开了,一片片雪花落到花片上,显得梅花更艳丽了! 恬静的雪,i love 雪。五年级:刘婕

篇一:白雪纷纷何所似

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 - 谢安 (东晋) - 《咏雪联句》 ? 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 李世民 (唐) - 《饮马长城窟行》 ?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 - 李白 (唐) - 《嘲王历阳不肯饮酒》 ? 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 - 毛滂 (宋) - 《上林春令》 ? 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 - 张孜 (唐) - 《雪诗》

? 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 唐代 - 《南秦雪》

?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 岑参 (唐) -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 江南江北雪漫漫,遥知易水寒 - 向子諲 (宋) - 《阮郎归·绍兴乙卯大雪行鄱阳道中》

?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 卢纶 (唐) - 《塞下曲·其三》 ?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 韩愈 (唐) - 《春雪》

1.草枯鹰眼急,雪尽马蹄轻。(王维:《观猎》)

2.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卢纶:《塞下曲》)

3.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 查看详情>>

篇二:白雪夜 白雪夜

音符无数, 悠曲一支,

笔墨书香的渲染, 哪寻得纷纷白雪, 何处消逝? 望云端, 浩瀚亦妖娆; 月琐碎, 轻盈若寒脆, 双眼遗泪似翡翠。 沉沦暗夜, 为谁长醉?

作者:断桥残月 篇三:小学作文:白雪

雪,来得突然。毫无预兆地,就这么来了。轻轻地,慢慢地,静静地飘落下来。这根本不像是雪,这么轻而软,就这样降落人间。她们就像一个个小精灵,纷纷跳下来,成群结队地来到我们的面前。 雪,如絮一般,不,比柳絮要小很多,但跟柳絮一样,那么轻,轻得吹一口气就能飘得很高。她们从天上落下来,又被北风打着卷吹上去,再轻轻地落在地上、房顶上、植物上、人们的头上、肩上。 雪,柔得如一位冰清玉洁的花季少女。她柔软的身躯,随风而行。她在冬天的空气里尽情地舞蹈,自由、奔放,飞翔到每一个角落。她穿着雪白的舞衣,轻轻地,带起漫天飞花。

雪,有一双细嫩如笋的巧手,上下翻飞。寂静的草地上,如银缎子,如光滑的白毯子,如无言的织锦般,那没有一丝皱纹,但巧夺天工地连绵起伏,那如丝绸般的雪毯,就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礼物,那么自然,没有一丝加工的痕迹。

雪,有那种冰凉而温暖的温度。一蓬蓬松软的雪花在梅木乌黑的枝上,在梧桐树多彩的叶上,在桂树挺拔的根上。拾一撮雪,凉凉的,但融化的水从指尖划过,却又带来一丝温暖。这雪有梅木、梧桐树、桂树的清香,有大自然的味道。

------------------------☆★☆-------------------------

雪从门进入,柔柔地掉落在地板上。我的视线忽的从窗外的雪移开,看着窗上的雪花,她们幸福而满足地融化了,融成了一颗颗水珠,互相交汇,交汇成一道道河流。

篇四:关于雪的作文:白雪的过往

关于雪的作文:白雪的过往

摘要: 我喜欢着的男孩。温柔细腻,浩大俊朗。屏蔽着我的血管和神经,毫无预兆地沉溺沦陷。他在主宰这场荒唐的艳羡。嵌入的手指尖在冰冷的麻木中渗出汗水……

这个冬天开始苍老,衰败。

一片一片柔软而晶透的雪花,像天使一样纷纷散落到肮脏的地面。覆盖,再覆盖,然后重叠。咯吱咯吱清脆的声响,是依稀记得的往事渐渐萦绕在洁白的空气中。

然然。他轻轻唤着。 哥。我仰头认真地望着他似笑非笑的英俊的脸。柔美的线条被那一层白色反射得竟有些许的不真实。雪地中只有两个人清晰的脚印一路深刻地印下来,整整齐齐,没有杂质。

我喜欢着的男孩。温柔细腻,浩大俊朗。屏蔽着我的血管和神经,毫无预兆地沉溺沦陷。他在主宰这场荒唐的艳羡。嵌入的手指尖在冰冷的麻木中渗出汗水。

拥抱。最后一次。仍旧暧昧地叫着哥哥。孜孜不倦地呼唤。

哥?我的眼中已经

溢满了模糊的液体,在眼眶里不停地画着丑陋的班驳的圈圈。

他定睛看我。仿佛要看穿。

踮起脚尖,看清他美丽的微笑和舒展开的眉梢。深邃的瞳仁在扩张,无数的不舍和眷恋像莽撞的毒蛇般吞噬着彼此。

我缓缓地闭上眼睛。那片白色瞬间被黑暗疯狂地替代。一股熟悉的温度缓慢小心地逼近。

突兀地被打断。姐姐愤怒的脸在扭曲狰狞。

我抬头看见他茫然的表情深深陷在一大片荒芜中。

啪。涩辣辣的疼痛瞬间流星般打在脸颊上。含着泪对着他们两个鞠躬,然后,转身。

然然。他再次唤道。无助的声音仿佛穿透了空气的阻挠,频频的扩张愈合。滴答滴答。是眼泪吗?多残酷的腥咸,是感动还是委屈?我扯了扯肿起来的脸,笑笑说,姐,我没有爱的权利吗?

姐姐严厉的眼神笔挺地扎进了我热泪盈眶的双眼。它在哭,被扎得感到了疼痛,于是没命地哭。

奔驰过的轿车划破了静谧的气氛,一张落寞的脸消融于白茫茫一片的公路。他的笑容倔强却又牵强,像锋利的匕首一样穿透了我单薄的内脏。

别了。我对着自己痛苦地说。

他仍旧是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