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十五从军征》
初二 记叙文 709字 8578人浏览 499617907

原文: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

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羹饭一时熟,不知饴阿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改写: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年我已经是八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南征北战,辗流离,看花开花落,在刀山剑海中冲过,我已经记不清过了多少个年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记忆力全都是战争,有多少朝暮相处的战友在血泊中倒去,而上旁似乎还是眷顾我的,他让我一次次死里逃生。家,是什么的味道,有什么气息,我已经不记得了。是因为我年老了忘了?还是因为我太久时间没回家了?

沿着曲折的小路,踩着地上厚厚的落叶。一道黄昏的残阳洒在我身上,洒在路边的,老树上。这时我才发现,没有战争的黄昏原来是这么美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村里的,更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到那“松柏冢累累”的家。站在我的“家”前,周围的空气似乎已经凝结,黄昏不再美好。父亲、母亲、大哥、大姐,他们全部都在这里,但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他们被土壤囚禁了!垒起来的坟墓杂草丛生,家里的围墙已经倒塌,野兔从家里面探出头来,无解地用红眼盯着我。我打开摇摇欲坠的门。房梁上两只野鸡惊叫着扇动翅膀。扑起阵阵尘埃,几股臭味也扑鼻而来……我几乎要晕倒了,这就是我的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顿觉天旋地,无力地搀着木门,父亲、母亲、大哥、大姐的脸一时间涌上我的脑海,一切都不可挽回地走向了毁灭。

我从家里弄来些野生稻谷、葵菜,架起炉火,煮饭充饥。在袅袅炊烟中,我看到了晚霞在山的那边凝成了血块。饭菜熟了,我端起饭菜,心里又是一阵彷徨,还有谁能与我共进晚餐呢?

整个村庄死一般的沉寂听不到母亲的呼唤,也听不到战马的嘶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