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腊梅
初二 散文 510字 671人浏览 半夏荒曼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翘。”万物在寂寥的寒冬里睡熟了,天空失去了光彩,乌云笼罩;大地萧条,银装素裹;河面结冰,冰冻三尺。北风在寂寥的大地上呼啸肆掠,冰雪无情的封冻了一切扎根于泥土的植物,无数生命用消极的冬眠躲避严寒。

这时候,还能隐约闻到一股清香,再漫天的雪中飘逸。远处有一株腊梅毫不畏惧地伸出枝干,在冰天雪地里做殊死搏斗。他把毕生的心血都凝集在这光秃秃的枝干上,凝结成无数的小蓓蕾。

走进一看,有的还是花骨朵儿,含苞待放;有的还是芝麻大的小红点,再装扮着这株树;有的冲出了包围,在刺骨的寒风中凌霜敖立在凛冽的天与地中独立风骚。一任寒风把它们摇撼,一任冰雪把他们震竦,没有一星瓣叶为你遮风挡雨!天地旁始终如一影子成为一副风景画。没有小草河流做掩衬,没有鸟儿花朵陪伴,只有肆无忌惮的寒风使其相得益彰。眼中所见的,只有它不畏严寒,一枝独秀,只有它甜美的笑容,温暖的关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时候,姹紫嫣红的牡丹已销声匿迹了,隐藏了它的行迹;亭亭玉立的荷花早已酷署难耐了,躲避了它的踪影;拈花惹草的月季也凋零枯萎,掩盖了它的身影。惟独腊梅,孤军奋战,用自己顽强的信念迎接明媚的春光。

我爱腊梅的“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