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游思
六年级 记叙文 2054字 13人浏览 man5852338

青城天下幽。没去过青城山时,早已听过这句话。虽然我在四川生活了多年,但总是被这样或那样的事情羁绊,游访青城山也成了我多年未曾实现的梦。这期间也有过几次探亲休假的机会,因故乡遥远,通常是回到老家后便开始享受那份与亲人难得的团聚,早已将游访青城山的梦想抛到九霄云外了。

或许是故乡多山的缘由,对于山水,我总是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和向往,总是固执地认为,一座山应有一座山的灵魂。譬如,张家界群峰的神秘,峨嵋风景的秀丽,桂林山水的奇绝,当然还有青城的幽深。用脚步亲吻它的身体,用眼睛阅读它的容颜,用心灵与它的灵魂对话,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是惊诧于她的美丽与多姿,或者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某处感动,再或者,是体味到尘世喧哗之中的恬适与淡定。因此,有事无事时,我便在心中设想青城的山,想象她到底是什么样子。也偷偷地查过字典,对幽的解释是:深远、隐蔽和安静。仍不明白,便想方设法向去过的人打听:究竟是怎样的幽?到过的人告诉我的,大都是环境幽美、树木葱茂,青翠满目,奇妙之极,人间少有。前段时间探亲,遂将游访青城山定在了行程中。

本想约成都几个友人一同前往,但因为不是周末,大家都在为生活奔波,我也不便于勉强,便一个人踏上了从成都开往都江堰的汽车。到都江堰的时候,已是下午,等游访完造福千秋万代的都江堰,太阳已经偏西。此时都江堰的战友打来电话,执意要尽地主之宜。盛情难却,杯盏交错间,讲定明日一早上青城山。

等我睁开惺忪的双眼,醉眼朦胧中拿出手机查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已是早上八点多钟了。于是匆忙穿衣下床,简单洗漱后便急急向青城山的方向奔去。

天气很好,坐在都江堰开往青城山的汽车上,竟然感到内心深处有一丝恐慌。此去能否寻觅到心中想要的东西?或者说那样的道教圣地是否欢迎我这浮华闹市里讨生活而突然来访的粗俗之人?

当我通过验票口,向青城山腹地迈步时,一阵轻柔典雅的古典音乐在耳旁响了起来,我感觉全身一阵震颤。那声音仿佛从地底传出,待我东张西望,欲寻找它的确切位置时,又感觉它从天上飘来,让我无处寻觅。桥下的小溪流水淙淙,我不知道它从什么地方而来,又即将流向何方,但它们定是日夜不停地向前奔去,过去的一切也都随着它们流入了历史的长河。正当我感叹那优美的声音和那永不停歇的小溪,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清脆欢快的鸟鸣,那份自由与愉悦竟让我向往了。此时我才发觉,原来自己原来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青城山正似一位温柔慈祥且多情的母亲,正将每一个向她款款走来的人深情地拥入怀中。

行走在山间的林荫小道,完全感觉不到一丝酷热,尽管山外的天气已使狗们伸出长长的舌头,肚皮紧贴地面作无奈的喘息。太阳透过粗大的树叶,将缕缕金光落在陆续下山的人们的脸上,那些笑容便越发灿烂了。我猜想,它们定是早起的人们,在鸟儿醒来歌唱花儿尽情绽放的时刻,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爬上了山顶,在尽情领略了山的幽静,观看了日出和云海

之后下山而来的。否则,他们的步子何以这般悠散,笑容何以这般迷人呢?我现在倒开始后悔起来,如果昨夜不吃那么多酒,我也能与他们一样感受那番良辰美景,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呵!

石梯越来越高,林子越来越深,步子也越来越艰难了。好几次我都想坐上索道直上山顶,却又不甘心,我不是要用脚步亲吻它的身体么?怎能轻易放弃?正思忖间,一个吹笛人吸引了我的目光,他身上挂满了笛子,边吹边向我走来,悠扬的笛声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优美抒情,在山谷里形成无数回音,引人无限遐思。旁边有人告诉我,吹笛人是一个瞎子,已在这里卖了二十多年的笛子了,尽管双眼看不见,但仍能准确地找到上山和下山的路。我惊呆了!望着已经走近且双眼紧闭的吹笛人,看着山上那弯弯曲曲的小道,我不敢相信吹笛人拥有这般神奇的力量,但看着他稳实的步子,又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突然之间让我想起了土耳其作家奥尔罕笔下的细密画大师们,在失明之后看到了安拉眼中的精美图画。莫不是吹笛人已拥有了静谧的心湖,淡泊了尘世的喧嚣,冥冥之中张天师已向他指明了方向和道路?那该是怎样一种境界啊!

当我沿着石梯一路登去,看着那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树,回味于惊心动魄的传说故事中,惊叹大自然的神工鬼斧时,不知不觉已到了上清宫。宫内香火鼎盛,游人如织,问道的烧香的抽签的忙得不亦乐乎,时而响起几声令人颤栗的钟声,向四周传去。穿过大厅,我向侧门走去,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眯着眼睛喝茶,桌上摆着一幅写好的书法,字迹未干,该是刚写好不久。因我也是书画爱好之人,走到老人的跟前时,竟向老人讨起了字,本以为没有结果,不料老人家竟爽快地答应了。只见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展纸、磨墨、提笔,动作潇洒从容,静心淡欲四字瞬间跃然纸上,看着那幅老人家一气呵成的书法,我欲给钱,他笑了起来:不收钱,不收钱,送你作个纪念吧。说完又坐了回去,端起茶杯旁若无人地继续喝茶。收好书法作品,我谢过了老人,心里充满了感动。60多年前,国画大师张大千在此寻幽探胜,泼墨弄清彩时,所拥有的应该也是这份与世无争的心境吧。

坐在回程的车上,心思仍被那份醉人的幽牵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