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忆往昔
初一 记叙文 885字 31人浏览 马路1205526423

晚风忆往昔

晚风不知从何处侵袭而来。

当我的皮肤又一次感受到它。嗅到这湿润、新鲜,又带着一丝丝甜味的晚风,看到车窗正上方那仅及学校课桌的局限天空。身上本应被风刮来的冰丝缠绕着,本应被它带来的寂寞之石重压着,但我的心却没有屈服,不冷,也没有寂寞,而是一种家的温暖,一种被爱的甜蜜,一种美之宁静。

那一年,我刚满八岁。

爷爷骑着电动车,后面载着我和奶奶。那个车子小啊,我便站起来,扶着爷爷的肩膀,让这晚风轻抚我的面颊。奶奶在后面拦着我的腰,一面念叨:“快点坐下!危险,别掉下去要咯!冷!”,一面给任性的我披上她暖热的褂子。不懂事的我死活不愿意穿,但她不罢休,抓起我的胳膊就往里套。爷爷护着我,坚持他的观点——“捂春晾秋”。就因为这,他两人差点发生口角。 我抱着一种胜利的喜悦,用力掰开奶奶那粗糙龟裂的手,踮起脚尖,一面让爷爷加速,让这“正值壮年”的三轮车在旷野公路上朝月驰骋,一面享受这扑面而来的秋香之风,让这清凉的空气灌入鼻腔,清凉一下疲劳的肺。对着星空欢快地唱着刚学过的童歌,爷爷奶奶和我一起放声笑着,在这快乐的我们仨。 那时我还小,不明白什么叫做珍惜,不懂得珍惜奶奶鬓角那最后一撮黑发,不懂得珍惜这幅画,更不懂得珍惜他们和我在一起那充满笑语的童年。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由于各种原因,爷爷奶奶搬到了二叔工作的那座大城市,离开了他们朝夕相处的家与我。我也长大了,从一个不懂事的小毛孩,长成了一个明事理的热血少年。到现在,我才明白叔叔思念父母的滋味——酸酸的,甜甜的,浓浓的锁在心头。

每当来到车库,看到那落满灰尘,锈迹斑驳,车座磨烂的落伍三轮车,每当感觉到那凉爽的晚风,我就会想起那幅画,那个童年的盖章,那个童年的证书。

当然,这个车子上不可能再有慈祥的爷爷,“不罢休”的奶奶,不可能再有童年时那个任性的、调皮的我。

唯有一点还在,那就是爷爷奶奶对我的爱。电动车可以落伍,汽车可以落伍,但长辈对子女的爱不会落伍。我坚信,只要有人类在,它就会在,永远都会闪耀“爱之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山东省汶上县第一实验中学初一:张乐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