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初三 记叙文 1271字 881人浏览 可爱的酷酷草

天气日渐凉,街上的行人来往匆匆。一阵寒冷的秋风迎面袭来,想要钻进人们的每个毛孔,行人们也纷纷紧了紧衣领,不禁加快了向前的脚步。一张张被吹得面无表情的冷冰冰的脸在风中流逝,谁也无暇多看一眼路边的“风景”。那是一棵行道树,一棵再普通不过的黄桷树,并无多大观赏价值,高龄的它褪去了盛夏的生机,寥寥无几的树叶呈现出深秋的老态,苍黄而干枯。又一阵秋风掠过,三四片树叶似乎无力承受,在枝干上哆嗦了片刻,终于无奈地离开树,在空中盘旋翻了几圈后,降落在了尘埃之中。而剩下的两三片树叶也摇摇欲坠,看得人心里发紧……

树下,曾有一个乞丐。他的头发凌乱不堪,就如同荒上丛生的覆满灰尘的杂草。他的面容在脸上赃物或者自身的不幸下显得模糊而不真切。他裹着一件单薄、破旧而油腻的衣服,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似乎要与地面成堆的枯叶混为一体。再往下,是被一团黑色橡胶皮包裹着的东西,空荡荡的,刺痛我的双眼——他没有腿!乞丐面前的是一只锈迹斑斑的搪瓷盆,里面零零散散地有几枚硬币和从一角到五元不等的纸币,甚为扎眼。有一段时间,我每每经过,看见这日益老去的树、这无腿的乞丐和他面前日益变空的搪瓷盆,心中都不由得有种莫名的感觉。直到——

“小伙子,你怎么……唉,你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天地良心吗?!”一位老者扼腕叹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挨千刀的骗子、混账东西!真是碍眼!”心直口快的老大妈一针见血地怒喝道。

“哐啷——”一个怒气汹汹的中年人一脚踢翻了搪瓷盆,里面的纸币、硬币散落一地滚远点!你这种社会败类还敢出来行骗,找打是不是?”

“好,骂得好!哦呵,打他哟!打!”众人七嘴八舌,呵斥声、指责声、叹息声不绝于耳。只见,乞丐褪去了橡胶皮,竟然站了起来——他有一双完好无损的腿!这如同一粒灰尘,差点没弄疼我的双眼。最后,乞丐在匆忙中收起自己的一身行头,慌张地拾起几枚硬币,狼狈地钻出了越围越多的人群,灰色的背影灰尘般地消逝在了寒风之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人群渐渐地散去了,我怔怔地站在原地,寻找着一个个问题的答案:这样的乞丐到底有多少?人们那脆弱的恻隐之心该如何对抗如此残忍的现实?生活的重担真的可以把一个人逼成一个用自己的灵魂演“戏”的小丑?……

或许他不仅仅是“他”,还可能有“他们”。他们总是在城市的街边,找到一块自己的地盘,穿上一副虚伪的装扮,再捏造出一段感人肺腑的悲凉背景,以这种“高明”的方式博得人们的资助和同情、怜悯。他们总是混杂在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中,却一次次地被揭穿,让人们难能可贵的恻隐之心付诸东流……

如果某些人是迫不得已沦为乞丐,那么这些人在我看来只能称作需要帮助者,而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乞丐,终日乞求着他人的资助,妄想不劳而获;如果他们还可以称为“人”而不是行尸走肉,那么他们才是真正的可怜“人”,因为他们得成天戴着一张虚伪的人皮面具;如果他们有着完整的身体,却故意乔装成残障人士,那么他们才是真正的“残疾人”,因为他们的人格已经缺失在了欺骗的行为中;他们,只给这个秋天留下了一声叹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雾都灰蒙蒙的。刺骨的秋风一次又一次肆虐,带走了黄桷树上最后一片早已死去的树叶,留下了心中最深的寒冬……

他们3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