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西湖作文大集
初一 记叙文 9672字 1616人浏览 zhehanruoshui

小学:

游西湖(六年级)

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之所以美是因为它独有西湖。西湖以它特有的魅力而蜚声海内外,让世界各地的游人为它如痴如醉、流连往返。去年暑假,我跟随妈妈单位组织的旅行团,来到了被称为“人间天堂”的杭州西湖。西湖位于杭州城西面,因此而得名。 西湖位于杭州城西面,因此而得名。传说,西湖是掉落在杭州城内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从游船向下俯视,只见湖水缓缓流过。西湖的水可真静啊!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它在流动;西湖的水可真绿啊!绿的像块无暇的翡翠。让我不由得想起苏东坡的名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再向前望去,三潭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西湖的水面上伫立在那里仿佛是三名守卫西湖的战士„„

“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看过西湖那美丽湖水,不能错过的就是西湖的十景了!

在西湖岸边的一个小公园内,就是那被中外游客称赞的花港观鱼景区。我们迫不及待的进入景区,我探头向水中一望,只见那些活泼可爱的金鱼成群结队地在水中嬉戏,我拿出手中的饲料向水中投去。哇,真美啊!它们一窝蜂似的聚在一起,争先恐后的来抢食。火红的身躯拍打着绿水,把平静的湖面激起一圈圈涟漪„„

然而,其中最有诗情画意的,就数曲院风荷了!

曲院风荷景区位于西湖西侧,走进景区大门,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鼻而来。傍水建筑有古朴典雅的廊、轩、亭、阁,与绿云、荷香相映成趣。尤以三十八亩的荷田令人瞩目,其中风荷主景区植有数十个品种的荷花,有红、白、粉红、洒金、金边等各种色彩,也有红莲、白莲、锦莲边、并蒂莲、品字莲、重台莲、千瓣莲、大王莲、碗莲等美丽的荷花。站在岸边观赏,和风徐来,荷香与酒香四处飘逸,令人不饮亦醉。南宋诗人王洧有诗赞道:“避暑人归自冷泉,埠头云锦晚凉天”的名诗。曲院风荷,最引人注目的仍是湖中美丽的荷花。公园内大小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个品种的荷花,其中特别迷人的要数风荷景区。这里以水面为主,分布着红莲,白莲,重台莲。洒金莲,并蒂莲等等名种荷花,莲叶田田,菡萏妖娆,令人不禁浮想联翩。水面上架设了造型各异的小桥,人从桥上过,如在荷中行,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花,人两相恋。

西湖是一个富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景区。这次的西湖之行,不仅陶冶了我的情操,还让我开阔了眼界,真是受益非浅啊!

游西湖(四年级)

俗话说得好,“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是号称“人间天

堂”的城市。所以,五月“黄金周”我们一家人就去杭州游玩。早就听说杭州的西湖风景如画,一下车,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了西湖了。

站在柳絮飞扬的西湖边放眼远眺,湖面犹如一面硕大的银镜。

西湖四面环山,层层叠叠,连绵起伏的山峦尽收眼底。“一山绿,一山青,一山浓,一山淡”,真像一幅优美的山水画。西湖又叫西子湖,正因为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而得名。围绕着西湖的是一圈树木织成的绿色花边。葱郁的孤山耸立在西湖边,显得格外秀美、典雅。孤山东边的白堤和西南的苏堤,仿佛是两条绿色的绸带,轻柔地漂浮在碧水之上。我站在西湖边,眺望着远处的白堤和苏堤,好像看到了古代劳动人民用鲜血和智慧建筑大堤的一幕幕。湖心的四个小岛,三潭映月、小赢洲、湖心亭、阮公墩掩迎在绿树丛中。湖面晃动着蓝天和白云的倒影,仿佛仙境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听妈妈讲,杭州是爱情之都,古代许多凄美的爱情故事都发

生在杭州。如,梁山伯和祝英台,苏沙沙、许仙与白娘子。正因为如此,杭州也深受外国友人的喜爱呢。

站在孤山的城隍阁上,饱览着如诗意般美丽的西湖,不由得

吟诵起《饮湖上初晴后雨》这首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泛舟湖上,观光着俊美奇秀的西湖,赞叹道:“毕竟西湖五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一天的游览很快就结束了。坐在返程的车上,望着渐渐远去

的西湖,心里真有点舍不得。

游西湖(二年级)

暑假里,我和爸爸妈妈到杭州的西湖去游玩。

一进大门,有一个金鱼池,里面有许多金鱼,有红的、黄的、黑的等等,十分美丽。

穿过幽静的小路,就来到了西湖。我们租了一条小船,准备坐着船游览西湖。

我登上小船,向远方眺望。远处有许多小岛,上面栽满了郁郁葱葱的大树。雷峰塔、保俶塔耸立在其中,好像两个巨人在守卫着西湖。断桥横跨在两个小岛之间,好像一条长龙横卧在西湖上,真是太美丽了!

下了船,我们又到了西湖之景之一“花港观鱼”去游玩。里面有许多鱼,有金鱼、鲫鱼、鲤鱼等,还有几条彩色的鱼呢!

我们又来到了孔雀园,里面有许多美丽的孔雀。我们正在欣赏孔雀的时候,突然一只孔雀开屏了,好像彩色的扇子,我们都被陶醉了!

西湖真美丽呀!

游西湖(三年级)

人们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今天我和奶奶,妈妈,姑姑去杭州西湖游玩。 我们来到西湖边,那里的人可真多啊,看来西湖真是名不虚传。我看了看地图,西湖的主要景点有:苏堤春晓、柳浪闻莺、双峰插云、花港观鱼、曲院风荷、平湖秋月、三潭印月、南屏晚钟、雷锋夕照、等,他们号称“西湖十景”。我和妈妈他们上了游船,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我边看风景边坐船,看见湖中央有三个小潭子,那就是三潭印月,据说在中秋节的晚上,圆月照在三潭中心。这时在三个石塔的中心点上火,在三个石塔的小圆洞上蒙上纸。这样,灯光映在水中,像一个个圆月。每个石塔都有五个圆洞,再加上月亮的倒影,就有六个“月亮”了。下了船我们来到了花港观鱼,那里水池里鱼红水翠,像碧玉与玛瑙的交融。火红火红的鱼密密集集挤在一起,宛若蛟龙绮凤,卧赏岸上繁花争艳。然后我们又在西湖边走了走,去了断桥,平湖秋月等地方。可是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要回家了,在火车上我想起了一首诗:“水光潋滟晴放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墨总相宜。”

游西湖(中学作文)

西湖的荷花也很美。夏日,湖的边际,有着荷花的妩媚,带着荷叶的清香。荷花是淡粉的,由深到浅的粉色,渐变着,在荷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好看。更多关于游西湖的游记作文尽在巨人作文网。 苏轼曾写: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而我今天要去的就是这独一无二的湖泊——西湖!

西湖,果然名不虚传!湖边垂着的柳枝,柔软的茎,细腻的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着,摆动着,似一位翩翩起舞的少女,扭着她婀娜的腰。柳枝翠色欲滴,嫩绿的柳叶,春意盎然,宛若一片片小花瓣,把垂柳点缀地美不胜收。 西湖里,湖水波光粼粼,闪闪发光,在阳光的映射中,好像一块熠熠生辉的五彩石,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交相辉映,很是好看。湖水清澈见底,一湾碧水,映照着我们的脸庞。乘着小舟,行驶在纯净的湖上,一切烦恼,被抛在九霄云外。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西湖中,轻轻用指尖一弹水,啊,真凉爽!水面,荡起了阵阵涟漪,仿佛女孩脸上深深的酒窝,煞是美丽。西湖水冰凉舒畅,我此时真想扑向水面,感受西湖水无与伦比的魅力。湖水似乎是静止的,又好像在淳淳流动,缓缓地流进我的心田,用静谧把我包裹,我感受到了无限的美好。远远望去,湖面,就如与天际相交汇,水天相接,融为一体,天与湖,简直是天衣无缝般接着。孩子们在小舟上戏水,水洒在西湖,清脆至极,像弹奏一首激昂的交响曲。此时的小舟,上下起伏,让我飘飘似仙,如同步入仙境般,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西子湖畔,也恍如仙境。各色的花,五彩斑斓,散发着迷人的气味,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泥土散发着独特的清香,与雨后的清新相混合,真香!两边,绿树浓荫,即使是烈日骄阳,也奈何不了荫凉。树木郁郁葱葱,层层叠叠,像一个翠绿的屏障,躲在下面,聚凉爽于一身,占阴凉为己有。鸟儿在头顶盘旋,蝴蝶在身边飞舞,真叫人惬意! 西湖的荷花也很美。夏日,湖的边际,有着荷花的妩媚,带着荷叶的清香。荷花是淡粉的,由深到浅的粉色,渐变着,在荷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好看。

怪不得古人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西湖,是杭州最美的风景线!

游西湖(成人作文)

年六月,有缘去了一趟杭州。

正如到了长安,满眼都是秦韵唐风一样,到了杭州,一切主题就都成了西湖。虽因有更重要的事情,无缘到诸多名胜逐一造访,但对于初次来到杭州的我来说,一亲西湖芳泽,则是计划中必须要做的事情。

江南多雨,六月的杭州正是梅雨季节,我滞留几日更是淫雨霏霏,但想去湖边走一走的念头,反因这雨而更加强烈。忽一日偷得半天空闲,喜大普奔后出门径直朝湖而去。

雷峰塔是我去的第一站。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听了那么多年,鲁迅先生的《论雷峰塔的倒掉》也是如雷贯耳,不去登临实在说不过去。

乘车到湖边购票入园,长而陡的一段台阶高处,雷峰塔赫然闯入眼帘,五面八层,巍峨耸峙。靠近塔身细观,是2002年完工的一极新建筑。略感失望后入塔,却有老雷峰塔的遗址藏在新塔之中,玻璃罩内的夯土散发着久远的气息,硕果仅存的青砖残缺不全,一眼观尽沧海桑田。

登塔向北而望,大半个西湖呈现于眼前。烟雨当中,远处的三潭印月依稀可见,间或几叶扁舟,从雨雾中划将过来,虽无暖风,却也足以“熏得游人醉”了。想那压在雷锋塔下的白娘子,守着一湖画样山水却不得相见,怎不叫人惺惺相惜?

离开雷峰塔,穿过船家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沿着苏堤一路向北。苏东坡当年第二次来杭州任职,见西湖“草长水涸,葑田已占西湖之半”,遂上书朝廷,率二十余万民夫疏浚湖泊,并用淤泥和杂草筑起一道长堤,为这西湖增添了一道风景。“我来钱塘拓湖绿,大堤士女争昌丰。六桥横绝天汉上,北山始与南屏通”,便是苏公对这一往事的追忆,今日读来,不乏小小的得意。

走在堤上,虽不是初春,无缘体会“苏堤春晓”的美景,但堤旁硕大的柳树遮天蔽日,一株一株长得生气磅礴。堤上的柏油马路干净整洁,黝黑明亮,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六座拱桥小巧古朴,雅致有境,无愧命名者的锦心绣口。

行至苏堤尽头右拐,向白堤而去,一大片荷花分开雨幕闯入眼帘,不由心中一喜——关于西湖的诗不下千万,但张口即来的,却一直是幼时所读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虽然天公不做美,见不到映日荷花,但能融入前一句的意境,也算是得偿所愿。

下到湖畔石栏旁,俯身望去,雨中的荷花风情万种。未开的饱满茁壮,初开的粉嫩娇羞,盛开的妩媚旖旎。雨滴打在荷叶上,若玉珠跌落翠盘,眼见得刚刚颤颤巍巍停到中央,忽被风一吹,又巍巍颤颤移到一旁,流连往复,恍若星辰斗转。

带着满身荷香继续前行,左手侧小牌楼下一座孤坟,靠近了细看,居然是“宋义士武松之墓”。水浒中的武二哥,缘何在此有这么个青冢?讨教旁边的老先生才知,这武松原是浪迹江湖的卖艺人,相貌奇伟,武艺不俗,杭州知府爱其才,招入府中做了提辖,后又当了都头。可惜那有伯乐之才的知府后被奸人陷害,武松也受株连失了公职。继任的知府系奸臣蔡京之子,上任后虐政殃民,百姓怨声载道,武松决心为民除害,手持利刃血溅七步,将蔡知府杀于府门之前,后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所擒死于狱中,杭州百姓深感其德,葬于西湖之畔。

听完先生之言,方明白此武松并非彼武松。是不是有了这样的忠魂守护,西湖的美才这般恣意,这般多情?

再往前走,过一桥,雨稍稍大了些。驻足远望,湖上苍茫一片。蓦一回首,竟发现桥头刚刚路过的六角攒尖顶亭中,赫然立着一座墓碑。移步回到亭中,碑上七个隶书大字“钱塘苏小小之墓”。当下心中一惊:这难道就是“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的苏小小

之墓?若不是方才的一回头,真可能就这样错过了!

提到才女,有名有号的倒也颇多。卓文君蔡文姬也好,李清照班昭也罢,都是那些饱读诗书却不入江湖的“砖家”们评出来的。我以为,风流倜傥的江南才俊们,对于这些才女,更多的是“尊”,再近一些,也就是“敬”,尊其高洁,敬其才情。无论如何,中间,是有距离的。

但对于小小,才子们却是真真实实的爱慕。最初的亭子,是曾受苏小小资助的滑州刺史鲍仁所建,取名“慕才亭”。现在的亭子虽是后来所复原,但亭中幅幅楹联,莫不把这爱慕之情写得清清楚楚——“灯火疏帘尽有佳人居北里,笙歌画舫独教芳冢占西泠”、“几辈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抔土垄中”、“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着西泠”┅┅

有这些才子泪湿罗帕牵肠挂肚的念想,有这一湖山水朝暮相伴,苏小小“生在西泠,死在西泠,葬在西泠,不负一生爱好山水”的遗愿,也算终归圆满。

看了小小墓上的楹联,也知道此刻自己站的这座桥,便是著名的西泠桥了,西泠印社应该近在咫尺。我对金石没有涉猎,不准备造访,但沿着一道粉墙徐行数十步后,站在上书“西泠印社”四个大字的拱门之外,还是忍不住向门缝里偷窥了几眼。院内静雅犹绝,虽不见一人,却透着“天下第一名社”的肃穆威严。都说精诚所至,金石方能为开,那能开金石之的高人,一定是隐在这烟雨当中,吸纳天地精华去了。

过西泠印社,大步朝东便是白堤。白堤左侧是一小小内湖,远处山上须陀寺尖塔隐约可见。白堤虽年代较苏堤久远,但堤上的树木却没有苏堤来得茂密。曾经读过一篇文章,说白居易所修的“白堤”其实在西湖另一处,沧海桑田后早已不见踪影。这里的白堤,其实是白公“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中的“白沙堤”,而并非原来的“白堤“。

为何会有这样的移花接木?据考原因有三;一是白居易主政杭州时造福一方,当地百姓念念不忘;二是白公大名鼎鼎,当地人说着自豪,外地人听着神往,两厢情愿;三是白公留下了不少赞咏西湖的诗篇,若不把“白堤”这个名留下来,似乎对不住这个西湖的“大粉丝”,但无论如何,杭州人对于白居易的爱戴由此可见一斑。

白堤尽头即是大名鼎鼎的断桥。断桥何以命名为“断桥”,说法颇多。明《西湖游览志》说,由孤山延伸来的白堤,到此“逢桥而断”故名之“断桥”。又说元代时候,桥畔住着一对段姓夫妻,酿的酒甘冽香醇,引得半个杭州城的人都闻香而至,故又称为段家桥,简称段桥,以讹传讹变成了断桥。也有人说,是酸文人们暗讽南宋朝廷偏安一隅,守着残山剩水“直把杭州作汴州”,故意把好好的一座桥叫成“断桥”。至于到底哪一种说法最有道理,估计连那些老杭州也道不明白。

虽然大名在外,但断桥本身并无特别之处,古朴简洁的一座桥,将西湖的外湖和北里湖分隔开来。桥上道路很是宽阔,在雨中闪闪发亮,不多的行人匆匆而过。

合上雨伞,站在桥头仰望长空,细密的雨滴浸润脸庞。夜色渐浓,远处的画舫灯火辉煌,富丽堂皇,恍惚之间,一个纯净的女声缓缓唱起:

西湖山水还依旧

憔悴难对满眼秋

山边枫叶红如染

不堪回首忆旧游——

这声音,像是吴侬软语,又似秦地声韵;一会远,一会近;仿佛有,又仿佛无。但我知道,我从雷峰塔下而来,沐斜风细雨,穿苏白两堤,终是为了到这断桥之畔,替已经阖然长逝的母亲,听一听她最喜爱的《断桥》,看一眼她从不曾到过的西湖。此刻这飘飘而来的音

韵,一定是来自天国,满湖的云霭氤氲之上,也一定有一双眼睛,默默将我注视„„

不知站了多久,一切重归安宁,寂静的,能听见湖水的呼吸。看看手表,已是晚间八点二十。拦下一辆车,沿着北山街缓行,左侧的湖面隐入夜色,间或几点灯火闪烁,或是这西湖尚未睡去的眼睛。

从北山街过岳庙,再沿龙井路稍行片刻,车子拐上了蜿蜒在山间的梅灵路。路虽不宽,但极为平整,几乎听不到胎噪。周围的灯红酒绿一瞬间全部消失,间或几声悠扬的钟声,让山中的夜晚更显静谧空灵,洇出一点脉脉的乡愁。

又过了几个隧道,窗外的雨终于不再拘谨,开始滂沱而下。雨幕从天而降,被两侧路灯切割成一道光的长廊。千万条光线随着雨水滚落地上,又在平滑的路面上倒映、流淌,再度反射到空中,与夜幕重新交织,让这道光的长廊更加明亮,仿佛眼前的路,正通往一个金黄而辽阔的崭新世界„„

而在那个世界,母亲挽着父亲,和春暖花开的西湖一道笑意盈盈。

游西湖(美文)

我从寒风凛冽的北方赶来,只为了能够在烟雨江南的茶楼里沏茶品尝,听一段白娘子与许仙的传说。可是,我却忘了,这只是一个传说。

我在柔和的晨光中醒来,阳光跳跃在窗台上,抬眼望去,湖面荡漾,水光潋滟。我想,你是否也见过了这湛蓝的天空?浅妆的西湖,淡淡地在笑。

在盘绕蜿蜒的小路上,来来往往的游客,踏着破碎的夕阳,沿时光溯游而上,恍惚间走进了那段人蛇之恋。从时光深处走来一个青衫落魄的书生,只为白娘子而来。断桥的雨沾湿了他们相遇的衣襟,白色的油纸伞遮不住牵手的温柔。雨中,荷香萦绕在我的身边,是白娘子举世无双的芳华。桥上行人行走匆匆,溅起归心似箭的点点水珠。过断桥,离别泪如断了线的珍珠,牵绊住许仙目送白娘子的背影。白娘子弯腰拾起,捧在掌心,珍藏许仙回眸一笑的眷恋。最初的相遇,最后的重逢,都在这里完成。因为我不懂爱情,所以我的断桥,没有许仙。

此刻的断桥,没有温婉可人的白娘子,也没有温润少年许仙,我撑起紫罗兰浸染的伞,纤柔的伞骨,写上昙花一现的邂逅,绘出凄凉唯美的离别,刻上刻骨铭心的痴迷。记忆的雨珠零落一地,潮湿西子的美眸。镶嵌在雨珠里的回眸笑靥,如凋零的落叶,尘埃落定。

轻轻的推开那斑驳而青葱的心门,雕花的老窗,悠悠流水,千年往事都随着空气中弥漫的暗香入心来。

秋天的红叶在飘落,气势宏伟,震撼人心。

曾有人对我说过,落叶不像初放成长时那样的无忧,爱却不因花的凋零,叶的飘逝,果的蒂落而丧失。落叶并不是生命颓败的结果,而是生命的复归与起点。而只有在这不断的开落中,才有着它的重生,才有着它的永恒,才能看到那一份不灭的精神与顽强的生命力。

我一直都相信,在捧掬、拾捡、探读人生的过程中,人当艳红吐翠时,自己也会慷慨大度,一旦凋残飘零却又悲凉不堪;而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当面对风雨时不屈不挠,而当实满果红回报滋育时常不免患得患失?

天忽然飘起了毛毛细雨,凉丝丝的沁人心俾。温一壶清酒,驱散身上的寒意,也驱散这淡淡的哀愁。诗仙写过“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生活态度。

秋天的西湖山水依旧,早晨的清新,午后的惬意,夜晚的妩媚,如同一个江南女子般的多愁善感,阴晴不定。

黄昏落日的时分,天边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颜色,像是一场巨大的盛宴。湖水从高处涌向一处,如王母娘娘举办聚餐一样的热闹非凡。我的心感到莫明的雀跃,隐隐地期待着玉龙金凤的出现。而我又忘了,这只是一个传说。

可是我本就是为传说而来,却无故让这西湖引发了我的思维,不是吗?

读西湖(一):梦幻的西湖

這一次來得正是時候,看的是濃妝的西湖,陽光之下、春光之中、波光蕩漾、花光輝映的西湖。

我已游過三次西湖。第一次見西湖,有些像四百年前的袁中郎初到西湖:「一舉頭,已不覺目酣神醉,此時欲下一語描寫不得,大約如東阿王夢中之初遇洛神時也。」遺憾的是時當六月,炎陽如火,動動感情都出汗。第二次去是在冬季,天又太冷了。明末清初的張岱有篇小品文《湖心亭賞雪》,可說是中國古代描寫雪景最令人叫絕的文字,但我所見的杭州雪是夜裡飄飄洒洒,太陽一出就無影無蹤,倒讓我想起白居易的《花非花》:「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江南地气暖,雪化得快,而白居易少年時代在江南生活過,後來又做過杭州刺史和蘇州刺史,因此我很怀疑他的這首沒有「喻本」的詩所詠的正是江南雪。都說西湖的雪景尤其好,我是差一點兒看上,不免大為悵然,正應了《花非花》的情調。第三次去是2004年春天一個下著細雨的日子,春天的西湖是袁中郎的「綠煙紅霧,彌漫二十餘里」,雨中的西湖是郁達夫的「樓頭樓處雨如酥」。美是美极了,卻又因為桃花已落而讓我若有所失。西湖自明代以來就是一棵桃樹一株柳,袁中郎的「綠煙紅霧」指的就是柳綠桃紅,但2004年的杭州春天來得早,我到西湖時桃花已落,眾花絢爛的「紅霧」裡少了桃花。

這一次是第四次,時為2006年3月25日。江南的春天總是細雨纏綿,連畫家所畫的江南少女都總是站在細雨淡煙中眉鎖輕愁,但這一天是雨後放晴,天藍云白,桃紅柳綠。走在三月的蘇堤上,無論人在哪裡,都在畫圖之中。此時的柳樹準确說不是綠,是嫩青嫩青的,鮮活鮮活的,而桃樹也不獨是深紅色的,還有淡紅,還有乳白。玉蘭花或紅或白或黃,都已鼓起了碩大的花蕾,郁積著美麗蓄勢待發。櫻花則已把全身的美麗爆炸開來,密集得幾乎看不到樹枝,靜如雪,動如蝶。隔岸看柳,青煙如帶,如帶的青煙中夾雜著桃花,紅霧團團。西湖的大小恰到好處,太大太寬了看不到對岸,如夢如幻的遠景就沒了;太小太窄了一覽無餘,容不下湖裡湖外的萬千景象。西湖週圍的山也是恰到好處,太低太平就沒有參差錯落,少了 氣韻,太高太險就與西湖柔媚的情調難以和諧。湖外有湖,湖中有島,山外有山,山中有塔,從湖裡到山裡還有數百個亭台樓閣。

西湖讓杭州魅力四射,卻也有賴於杭州的興盛。隋文帝改錢塘郡為杭州,楊素在鳳凰山建城,但杭州真正的興起與大運河息息相關。隋煬帝的運河工程讓隋朝人不胜其苦,卻讓唐朝人享盡其利,而杭州就崛起在大運河的最南端,成為東南大都。唐之後是五代十國時期,北方戰亂不休,南方相對穩定,建都於杭州的吳越國尤為繁榮太平。北宋時杭州的興盛已超過了蘇州,南宋時更成了國家的都城和漢人的中心,元朝時是馬可波羅所說的「世界上最美麗最華貴的城市」。從隋朝至今上千年了,建筑師和園藝師把靈感留在了西湖,能工巧匠把手藝留在了西湖,詩人畫家把筆墨留在了西湖,才子佳人把韻事留在了西湖。自從北宋的柳永寫了那首《望海潮》,誰不知道杭州是「東南形勝,三吳都會」,西湖「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而在柳永之後,又有多少風流人物在這裡「醉聽簫鼓,吟賞煙霞」,有多少男男女女在這裡「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句話從北宋一直傳到今天,有關風景名勝的贊語,大概沒有比這句話更為中國人熟知的了。蘇州也是物華天寶、人杰地靈,許多方面不在杭州之下,但只說風景之美,我更喜歡杭州。杭州是個山水城市,花園城市,城在山水裡,城在花園裡;而蘇州的山水和花園幾乎都在富貴人家的後院裡。蘇州是小家碧玉,以小巧玲瓏取胜,山水

大都是人工的,是自然山水千百倍的縮小,而比這小山小水還小千百倍的是蘇州人家到處可見的盆景,比盆景還要小無數倍的是蘇州的微雕。或許,對精致玲瓏之美情有所鍾的人會更喜歡蘇州吧。

西湖的山水是大手筆的畫卷,卻又處處嫵媚,很少有人說他不喜歡西湖。如果說她太嫵媚了而被嗅出女人氣和脂粉氣,那也是來自文人們的感覺,而相當多的文人正因為有這種感覺才加倍地迷戀西湖。蘇東坡把西湖比作西子,從此西湖也叫西子湖。張岱干脆把西湖比作名妓,「若西湖則為曲中名妓,聲色俱麗,然倚門獻笑,人人得而褻之矣」。他愛西湖愛得著迷,寫了一大部頭的《西湖夢尋》,卻又嫌西湖來者不拒,粉臉笑迎天下來客。這多少有些像愛得發狂的人因為戀人的笑迎他人就無端生出了醋意和怒氣。到了1923年的徐志摩,比張岱好像還要走火入魔。他的《西湖記》裡有許多篇游西湖的日記,其中一則寫道:

昨夜二更時分與適之遠眺著靜偃的湖與堤與印在波光裡的堤影,清絕秀絕媚絕,真是理想的美人,隨她怎樣的姿態妙,也比擬不得的絕色。我們便想出率舟玩月;拿一支輕如秋葉的小舟,悄悄的滑上了夜湖的柔胸,拿一支輕如蘆梗的小槳,幽幽的拍著她光潤、蜜糯的芳容;挑破她霧觳似的夢殼,扁著身子偷偷的挨了進去,也好分嘗她貪她飲月光醉了的妙趣!但昨夜卻為太戈兒的事纏住了,辜負了月色,辜負了湖光,不曾去拿舟,也不曾去偷嘗「西子」的夢情;且待今夜月來時吧!

到了這種程度,真把西子湖當作西子了。徐志摩的游西湖,簡直就是與西施偷情。

許多人游西湖,游的是天然的真實的西湖,也游的是人文的夢幻的西湖。回到前邊所說的袁中郎,他之所以第一眼看西湖就想到了「東阿王夢中之初遇洛神」,不但因為西湖特別美,而且因為西湖早已存在於他的夢幻之中。唯其如此,他才為了游西湖而辭官,裝病六個月,七上辭呈,最後掛印而去。他還這樣形容第一眼看到的西湖:「山色如蛾,花光如頰,溫風如酒,波紋如綾。」所謂「蛾」,所謂「頰」,當然是美人的蛾眉和面頰。西湖早已是夢中洛神,見到她就處處想到仙女佳人。而他之所以從春風裡聞到了酒香,從波紋裡看到了綾緞,想來也不只是因為西湖的美麗吧!西湖的春風吹了千年,吹出了濃郁醇厚的酒香。西湖的波紋織了千年,織出了光滑柔軟的綾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