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子戏子痞子》影评
高一 读后感 2952字 6638人浏览 逸云20129

《厨子·戏子·痞子》影评 应 方

影片以漫画式的场景为开头,整个事件发生在充满虎烈拉病毒的一家破败小镇中的日本料理饭馆里。影片讲述了中国共产党党员为取得虎烈拉病毒疫苗元素构成而与日本军官之间的斗争。其主要人物有:劫匪痞子、饭馆主人厨子、京剧戏子、聋哑老板娘以及日本生化部队小笠原五郎和菅井真一。

由于日本军队在中国实施生化试验,使得虎烈拉病毒得以扩散,造成成千上万华北地区民众受感染。日本军队中同样有人感染,病毒变异。所以,日本生化专家携带原菌液赴华北,打算研究出变异病毒疫苗。中国生化研究还未达到水平,所以将目光放在日本专家身上,希望能获得疫苗元素构成。在之后的暗战中,专家们用尽浑身解数,化妆为各种疯狂角色,将无知无耻无畏无赖演绎到极致,导出了一场场好戏,希望能从中骗取元素构成,但未取得成效。最后众人一身试毒,完美配合,终从小笠原五郎口中获取元素构成线索并成功实验出可解决病毒的疫苗,解决病毒危机,夺得了华北地区生化战场上的胜利。

不同于其他抗日斗争电影,该片以一种喜剧形式来展现斗争的激烈。在严峻的环境中,更突显了实际战斗的残酷与惨烈,同时,在沉闷的抗战影片中,划过一丝生机和活力。

以漫画式的场景做开头,将虎烈拉病毒的影响以整个地区背景展现,表现扩散范围之广。同时,其中一个画面是表现了血液中的情况,说明虎烈拉病毒对人体极具危害性。漫画场景中还出现了日本军队、装蓝色病菌液的瓶子以及劫匪痞子和其他三位主人公。

漫画式的场景让人感觉是虚构的,渲染故事的戏剧性。尽管暗色调的环境和沉闷的音乐渲染了极为压抑的死亡氛围,但在虚构画面中,却是弱化了几分,减轻了整个场面的残酷感。而影片中也有片段运用漫画式的方法,描述了痞子的行动,降低该行为的真实性,同时,将镜头过渡到正常拍摄场景。

夸张的手法突出了影片情节的荒唐幽默,诙谐喜剧的色彩。例如,痞子追丢了马车,在下一刻却准确地出现在马车前方。尽管有对整个环境的了解,但这样的效率却是比现在的GPS 还要高的。电影名字的出现前,以手枪来作为人物角度的转换,似人性般弯曲的枪杆也是存在着荒诞搞笑的味道。痞子的土枪实在是只能看做道具,但影片中它的威慑力却不可小觑,讽刺意味十足,增添了喜剧效果。

色调的运用也是整部影片亮点之一。电影的开头是黑白的画面。以默剧的形式进行对话,只有画面的变换,镜头的剪切和移动。漫画转现实镜头后,色调变得鲜活多彩了。尽管还是马车狂奔,但少了些许的压抑感,能将注意更多放在画面运动的物体上。电影名字蓝色的色彩也是暗合了虎烈拉病菌液的颜色。光亮的颜色,给整部电影奠定了轻松的基调。“第一日”等日期的颜色是红色,表明事情时间的紧迫。将镜头转向整个小镇,日本广播响起,画面变成了黑白,饭馆内鲜艳色彩与之形成对比,表现了饭馆是一个很好的避难所,更深层次表现了虎烈拉带来的灾难。

影片中,将镜头中画面疾缓、节奏快慢不断进行变换,也是该片的特色之一。例如,在马匹受惊慌忙狂奔时,镜头放在了马蹄上,并

且镜头变慢,暗示着在这个地方会出现状况,为之后马车后轮脱离轴承作铺垫。

还有,镜头的视角也是不断在改变。马车狂奔时,镜头都跟随在马车周围,接着便切换到周围街道的屋内视角来看马车。这个变化暗示着马车被拦截这件事是很蹊跷的。同时也暗示着,马车的出现也很蹊跷,马车中的人物是关键人物。再之后,对准痞子的镜头换到从饭馆向外,并且,承接着漫画中将画面定格在料理饭馆,明确了事件发生的地点。同时让我们注意到的是人数发生的改变。只有两个人出现在镜头中,另一个人呢?留下了疑问。

影片的名字也是电影中重要的元素。它的出现,明确了人物:厨子、戏子、痞子,以及他们的职业。而片中的劫匪就是痞子。片名出现后,就让人不由得想要了解其他两人究竟是怎样的人物,令人提起了兴致。

镜头多次给了一些物品和生物,它们的出现很多是伏笔,也是线索。比如,镜头多次瞄准了痞子手中的那把破枪,这戏剧化的物品是怎样威胁人的?!难以想象,这样装扮的抢所具有的杀伤力。但它确实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物品之一。这是导演刻意安排的,枪,是暴力威胁的凭借,同时它的残破简陋也是情节发所需展的物品之一。痞子手中的枪,菅井真一手中的枪,戴眼镜着黑衣的日本人手中的枪,威胁小笠原五郎的一排排枪等等。还有,小鸟和河豚。小鸟是传递信号的工具,口中的台词更是情节发展的必须。给河豚的镜头极多,表明它在影片中具有极重要的位置,事实证明,查案一天的日本军官所

需的食物和病毒疫苗所需的必须组成都是河豚的延伸。同时河豚数是二,而之后的两小时也暗暗与之合拍。

时间因素也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第一次出现的日期,就预示这接下在还会有关于它的事情发生。片中小笠原五郎自杀所需时间和柳田樱所报时间不同,也是之后影片解释做铺垫。

亮点之一是影片中还大量运用了镜头拉近后的面部特写。从近景一下切换到超近景。一开始就在默片阶段给了菅井真一面部特写,暗示了他身份的不一般。一个车夫穿着华贵,可想而知,里面的人的重要性。在饭馆中,又给了痞子,老板娘和厨子面部特写,面部多样的表情表现演员对整部影片的理解,对塑造角色性格有基奠作用。

影片新意的表现之一是大量运用了将多个镜头放置在同一画面中,让同一时间同一事件对角色的影响以及角色心里变化的表现,喜剧效果一下子弥漫到整个画面,让人记忆深刻。同时暗示着这是他们共同导演的一场戏。

影片新意表现之二是运用了倒序穿插。先将结果呈现给观众,之后再倒序回事件发生前某个时间,完整叙述出发生事件的原因。这样更能吸引观众,并且引发思考。

镜头和画面还有一些地方具有承接性。比如,当痞子说出:“„„爆个窟窿眼。”而接下来的画面则是以圆形展开;门打开时,接下的画面则是以开门的方式展开。

电影中音乐的变换也是一个特色。由于电影基调的原因,音乐更多的是轻松的。将不应该出现的音乐放在某个地方,音乐本身的含义

与情节发生冲突,由此带来的荒谬更具戏剧性。如:紧张的气氛中,音乐低沉而快速,紧凑得让人难以呼吸,但瞬间却转变轻快的舞曲,就像痞子戏子厨子三人争夺虎烈拉药瓶。本应该十分谨慎的事情,却被他们以娱乐的方式处理。但真的是轻松吗?并不是,越轻松的表面往往压抑着更多的情感,就如同刀尖上的华尔兹,谁会有享受的愉悦呢?所以,此处的音乐是一个巧妙的处理。

本片中的语言也是个值得注意的地方。黄渤操着一口纯正的山东口音和陈涵予操着一口京腔的对骂是剧情的丰富,笑点之一,推动喜剧效果,表现剧本本身的戏剧性。多种语言的认知与使用同样也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厨子会日语和德语,让密码流通于专家们,同时为之后获得疫苗元素构成提供了先驱条件。当然手语的运用也是个连接语言背后蕴含的意义的手段。

尽管影片中有不少亮点,但很可惜的是还有几分缺憾。得到的疫苗元素组成需要的实验,就可以直接将河豚吞食,就算是时间紧迫,但逻辑上仍不能让人完全信服。还有一点就是,戏子将河豚从门外捡起,向柳田樱点了点头的场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在如此举动,难不成别人都迷了心窍,短时失忆,看不出来也记不住?!这不应出现。

影片结尾,以文字说明的方式简单叙述了也是相对老套的结局,四人将棉絮抛向空中,暗示了战斗的胜利,人民终会反抗起身,获得民族的自由。画面再次化为漫画形式,正好对应着电影开头,完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