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倾人间四月天
高一 散文 667字 1117人浏览 我的处女地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换。你是四月旱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林徽因

曾经山温水软的江南,透过氤氲的烟雨,依稀记得那一袭素衣的女子早已化身为莲,羽化百般牵绕的梦幻,倾倒人间四月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微凉,浸久了岁月的城池,本该一抹尘埃叹尽世间离合聚散,怎奈何,雨雾寒凉,弥散了几千世的轮回,只依稀记得雨雾伦敦下一场幻般的康桥之恋,那一抹许多人梦中期待的白莲依旧清幽独绽。

该是怎样的女子,让徐志摩想了一生,让梁思成宠爱了一世,让金岳霖默默记挂了一辈子。建筑学上有她的绰约身影,骨子里的诗意发酵成文学界醇厚的佳酿,亦被胡适誉为中国一代才女。她就是林徽因。

杭州,一个古老的字眼,一座如画的城,亘古千年不曾改变的烟水迷离似画,恰似水墨勾勒的情怀不曾改变。许是也只有这样韵味悠然的地方才生的出林徽因这样的女子吧,有浸骨的诗意与灵魂相随,倾城的容颜与白莲并蒂,绝代的风华与苍穹共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流年在罅隙间浮动,跳跃着翻飞林徽因用一生书写的曾经,曾经许过地老天荒的城,曾经在伦敦雨雾下迷离的风花雪月,曾经山间静养时的云淡风轻。林徽因的一生如一场戏,亦如一段梦,没有太多的风起云涌,淡雅的绽放为许多人心中的白莲,待到繁华褪尽时,也如纳兰词中歌咏的那样怀念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人们不曾忘记有那样一个如莲的女子笑响了人间四月天。

如若可以,做一名淡雅女子心若清莲,度过一个人的细水长流,或撑起熟悉的油纸伞走过印记着流年的石桥,或独坐老宅深院细数墙边覆满青痕的石台。只愿此生,捕一段时光,数一段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