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雨潇潇时
初一 记叙文 899字 159人浏览 HSM1056175926

又是春雨潇潇时,虽说雨点不大雨意不急,但满天满地都被雨帘朦胧着,像是一个轻弹得破的凄凉梦境。

昨天从乡下风尘仆仆归来,一路上春雨缠绵,满目是萧条的很有些荒凉的连绵群山,真是“红搂隔雨相望冷,珠箔灯飘独自归”。

如果是唐朝时节,瘦瘦的李商隐孑然走在路上,也是一场恍恍惚惚的春雨,雨点落在他的油纸伞上,便生出许许多多的诗意来,那些诗句至今仍然脍炙着我们。但是到了如今,车窗外移动着的城镇或者乡村的行人,都是撑着五颜六色的钢骨伞,稍微用一点力气就可以把灰蒙蒙的天空低档在自己的世界之外,那落在唐朝本来是诗的雨,是诗的意境丰富的雨,于今已不再是诗了,甚至连些许的一些诗意也杳无痕迹。诗应该是充满感情的,但现在的世界感情仿佛已经成为一种职业;既然是职业,即可以雇佣别人,也可以被别人解雇。

更有些人在这样雨的世界里,独自坐在开着空调机的窗前,在她的眼前街道是凄凉的,雨是凄凉的,就连人的心里也是凄凉的。隔着朦朦胧胧的雨帘,我看不清她抵在窗户玻璃上的头在想些什么,她的眼睛在看些什么,她笑的是什么,又在愁些什么。

回来的路是顺着渭河一路而下的,在唐朝时应该是波涛涟滟的河流如今河床裸露如尚未收拾的古战场,一条混浊的溪流曲折的蹒跚着,两岸光秃秃连绵不绝的群山像是一个个憔悴而又无奈的曾经辉煌过的壮士,只能仰天长啸。而我坐在舒适的车厢里,也应该是惬意享受现代文明的时候,却因为“绵绵思远道”“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的思念而愁意顿生、挥之难去。

列车很有节奏的蠕动着,窗外的雨意也很有节奏。这种雨的节奏只有在崔莺莺“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楚楚中方能感悟和体会,而在让这种雨的节奏融入在现代化列车的节奏中,是多么地不合时宜呀。雨的节奏永远跟不上时代的节奏,而高山流水的韵律却依旧有人用一生弹奏着,尽管在这样不合时宜的弹奏中已经夹杂了高山的颤抖和流水的失意,毕竟有瘦瘦的身影在天地间仍然坚持着自己酸酸的一种情趣,其中必不可少地有了那种无可奈何的味道,让人品尝到一种酸楚韵律中的更加凄苦的美。美是固然美的,但仍是些不合时宜的东西。

是因为现代太重,而雨意太薄,只能发一声“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的感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