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易冷
初一 散文 0字 52人浏览 沉吟Liyuan

窗外燃起了烟花,年的味道越来越浓厚,不知不觉,我已经18了。时间犹如流水一般,从自己身旁流走,想抓又抓不到。我最爱的人,我的青春,还有我那颗曾经天真的心,都被它带走,剩下的只是回忆。有喜、有忧、有苦,也有悲。记得那天听陈校长给我们讲那些震撼的口号,突然有一种泪涌眼眶的冲动,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18年,或许是因为连目标都不知道而伤心。终日在那一小片天地中偏安一隅,就如同井底之蛙,永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宽广,就算考了第一又能怎么样?还有130多天就是高考,是离成功越来越近?还是在走向原本已经注定的失败?距离130多天才终于明白自己从前做的是多么的不堪,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其实有些事是在自己透不过气的时候才会真正明白。正如仓央嘉措所说:“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青春不一定需要经历炼狱般的高三,但一定需要炼狱般的高三来磨炼自己。在磨炼之后,才会真正算的上是无憾了吧。正如凤凰在浴火后才会涅盘。望不穿灰色的天幕,猜不到最后的结局。不知,再回首,已是何年。在这恍惚如梦的18年中,我学会了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太多。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在医院与爷爷的永别,我明白,爷爷对我的希望有多大。我曾在爷爷离去之后,无数次的问自己,问苍天:爷爷,我是你的骄傲么?那是我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痛。那彻心的苦与切肤的痛,是我一次都不愿再次回顾的。悲莫悲兮生离别,那些没有因失去挚亲而彻夜痛哭的人,或许不会明白的。已经尝过一次永别的“苦杯”,我分外明白真正失去时后悔的痛彻心扉。爷爷陪伴了我短暂的17年,那么奶奶,姥爷,姥姥呢?他们能否再陪我17年呢?父母又能陪我几个17年?我自知不是圣人,在面对生死不可能心静如水。即使旷达如苏东坡,也有“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时。18岁,意味着我成年,也意味着我将担负更多。童真,或许我已经不适合这个名词了。总有人说我成熟,可能我真的长大了。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不如踏踏实实。18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回首过去,似乎还沉浸在童年的快乐中,一眨眼,18年过去了,18年中的点点滴滴,失去的与得到的,都会飘在眼前。时光是永远抓不到的,我只希望,我可以永远陪着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我关心的人与关心我的人。仅此而已。走过了才明白,往事是用来回忆的,幸福是用来感受的,伤痛是用来成长的。让心在繁华过尽依然温润如初。带上最美的笑容且行且珍惜所有的繁华,都有落败时。物是人非,实在是一个太过残忍的词。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烟花易冷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