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唠叨
初二 散文 772字 3301人浏览 爱西部的猫

漫漫人生中,令人铭记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回忆中的一幕幕,总是少不了母亲的唠叨。

小时候,对母亲的唠叨并不敌意,反而很敬畏。幼小之年没有所谓的主见,对母亲便是百依百顺。家中,母亲是天,是皇上,母亲的言语便是圣旨,自然听从,没有违背的意思,何况那时年幼。在我看来,母亲的唠叨是平常极了。倒是有些时候,听着母亲的唠叨,心中反而有些慰藉。

开始对母亲的唠叨心生不满,是念四年级的时候。都说女大十八变,男的也是如此。从顺从到判逆,由自律到不羁,只是在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中形成的。那时,我确实变化很大,而且是不良的方向,迅疾的趋势,至少在母亲看来是如此。于时,母亲的唠叨出现了一个巅峰期。或许母亲每天都在担心我的成绩,因为各种唠叨大致都与我的学习有关。我不曾关心下滑的成绩,因判逆所致。也是由于判逆的性格,开始以生于母的口嘴用受于母的言语去顶撞发于母的满含关怀的我不屑的唠叨。然而,不得不说,母亲的唠叨对我确切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用旁人的话说,是浪子回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母亲却呼唤得来。在某种角度上,在母亲的唠叨胜于千金。可我那时不曾体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来,又迎来母亲唠叨的另一巅峰期。人,真的是时常变化的,而且很快,叫人惊疑。母亲开始关注我的视力,自然伴随着唠叨。读书好,可也有副作用,书读了,便要戴上另一双亮丽的眼睛。每当我一回家,母亲总是变着法地逼我去户外走走。尝尽一切方法后,唠叨竟是唯一得以逼迫我的。因为,我渐渐感到母亲唠叨的背后是爱子情深。外走走。尝尽一切方法后,唠叨竟是唯一得以逼迫我的。因为,我渐渐感到母亲唠叨的背后是爱子情深。

如今,总是很想念母亲的唠叨,怀念那令人倍感亲切的语调。繁琐、劳累的中学学习生涯,迫使我不得不忘却许多事情。该忘记的,不该忘的,都一并随风而去。唯有母亲的唠叨,却始终在我已储满的脑子里占据着一部分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