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出口
初一 散文 1257字 184人浏览 yr292844026

生命的出口

这已经是矿难发生的第二天了。洞口的褪色而布满煤灰的条幅上“安全如山,责任如天”的标语依稀可辨。在这个小小的山头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穿白衣的、蓝衣的、黑衣的各色人员奔走与现场,尽可能的为还在矿井下的生命打开一条出口。

九号那天,高常青如往常正带领工友们在一号区作业,突然五米高的水头就向他们扑了过来。大家慌了阵脚,被水头冲的晕头转向。水势稍有缓和一点时,高常青就大喊道:“大家抓住墙上的安全网!”于是,工友们才于恍惚间才意识到,赶忙设法把自己“固定”在墙上。就这样工友们以蜘蛛人的姿态在墙上趴了大约两天,可毕竟没有蜘蛛侠的蛛丝,这样的姿态耗费了他们大量的体力,接下来如何是好。

离这里100米的地面之上,市、县级领导不断地回复着媒体记者的采访,神情焦灼而凝重。此次透水事件共有52人被困于井下。可这不仅仅是52个生命啊,还有这生命背后的52个家庭,他们的悲伤,他们的损失又由谁去担负呢?看着一车车抽水泵、泥浆泵被紧急调到救援现场,谁的心里都没底----到底还有多少希望。矿主已携巨款潜逃,至今去向不明。井下的具体情况只能请专家边调查边研究指挥救援。让人欣慰的是,矿井下的水位明显下降。 100米以下,随着矿井水位下降,高常青经过这几天的反复观察周围环境,向工友们提议到:“我们可以用仅有的一点炸药炸开一个高于水位的废弃矿道。”工友们纷纷同意,毕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体力也将透支。于是众人行动了起来。测瓦斯,放炸药,很快便炸开了一个5米深的巷道。高常青与工友们纷纷进到这个避难所,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着未来。巷道中,漆黑一片。猴子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俺在这里每天辛苦干活,只是为了能娶个老婆回家过日子。可如今,小命都不保了。”猴子这么一说,整个巷道更静了,黑暗中只有漏水声,好似钟声是的。半晌,老王头开口了:“外面的人一定会想着还在井下的我们的,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挺下去。”“对,没错,就算吃煤块,喝尿我们也要熬下去,家里人还等着我们呢。你们看看下降的水位,就是我们能活着出去的希望。”众人同意到对!对!对! 日历掀到了11号,令人兴奋的消息不断传来,35人已获救,8人遇难,九人至今下落不明。一号矿井渗水最为严重,救援工作仍然未有大的进展。县长听闻,当机立断道:“难度再大也不能放弃,救援工作必须进行到底。必须为每一个受难的矿工打开出口。

巷道中只能听到地下水滴落的声音,矿工们饿到了极限。猴子站起身,只觉得下半身轻飘飘的,头晕乎乎的,他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过的那种幸福生活。而死神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巷道中空气稀薄,所有人体力都已透支,无边的黑暗吞噬着他们,一口口咬掉他们的希望。黑暗延伸到远处,无尽而无法预知。

虚脱的高常青看到了一丝亮光,那是幻觉吗? 不,不是,是救援队!他们连忙打开了矿灯,向远处传递着这信息。终于等来了。

高常青醒了,混沌中他听到猴子,老王头,老刘还有大李都遇难了,矿主被刑拘了。他闭上眼,偏过头,为他,为自己,还有此次事件的所有经历者都流下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