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泥土
初三 记叙文 693字 902人浏览 wuhanmengjun

庭前本是一块空地,如今已植满了一畹一畹的花木。于是,它们的枯荣盛败共同架构了我的四季。在我踯躅于古典主义的庭园,研习着艰深的歌德的时候,这块泥土质的空地给了我人性的蕴藉,那是超乎精深哲理的通透的关怀,一如春雨初霁抖落一地凄冷的阳光,长照着这片土地的暖煦。这在于我,犹如一个守夜人初见寒星的辉芒,护定这方心灵的暖处。

我喜欢在雨后的空地中徜徉。经过洗练的泥土勃郁着更坚韧的生存气息,娟然而又明丽。这是一片暮春的大地,迟回江山的这方泥土征验着季候的迁移,流年暗,很容易令人陡生闲愁。于是宋词中有了贺铸的一阙:

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以为这词是宋词最美。它隐隐然地褒赞了我的泥土:满城烟雨,一地空落得狼藉,而唯有泥土容纳了一切,吞吐了万物,是洒落的不凡气度。于是凭依泥尘而生的绚丽的红叶黄花间也弥漫酝酿着这种大气,于是春寒瘦不了这泥土孕发的树木的精魂,瘦不了这浩然大气中的生命,瘦不了这诗人词人广博的情思。于是他们有了愈加顿挫抑扬的勇气,去书写“镌刻山河,永不漫漶”的诗篇与华章。于是,泥土成了广厚的文化积淀,包蕴广褒深重的文化肌体,成为人类通过文化探索并解释自身的不竭泉源。我发现人类对泥土始终有一种广博的爱,他们认为自我是出自于泥土,并要复归到泥土的。于是希腊有了普罗米修斯造人的神话,中国有了女娲造人的传说,即便这只是吾辈从蜗角兔毛中的一瞥,但这一瞥委实折射出人类文化的一个棱面。

对于泥土的信仰可能是人类的首次信仰,人便和泥铸土为神,顶礼膜拜,这泥土里竞是有了太多的寄托与抚慰了;人类经过信仰的洗练之后更加坚实地屹立于这方土地之上,因而文明也有了脱于铸模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