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母亲
初二 散文 824字 4977人浏览 爱上长长碎花裙

在我7岁之前,我对父亲的记忆是零零散散的,知道的只有我的父亲在日本;母亲几乎每个星期都和父亲打越洋电话,每个月两人也会相互通信;父亲每年都会回来一次,每次都会给我带来好吃的巧克力……

父亲是在我三岁时离开我母亲,只身一人前往日本的。我不知道我母亲这样一个看离谱的过分的电视剧都能哭成泪人的人,在当时是有怎样的反应,我不知道,我也记不起,我没有任何当时的记忆。有可能,我永远都不会了解母亲当时的心情。我只知道在我有记忆以来,母亲从未因这件事情哭过,至少,不曾在我的面前哭过。令我惊讶的是,我从没想要主动问母亲关于父亲的事。

小时候的美好时光在我看来就是由每天到幼儿园来接我的外婆、幼儿园、幼儿园旁的小摊、让我感到神圣却又矮小的外公、工作很忙,只能每天早早地送我上学,却几乎没能来接我放学的母亲、没怎么见过面,但每次见面都会给我带好吃的巧克力的父亲构成的。就是这样的时光,让我感到了满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因为父亲的关系,我小时候的生活过得还算富足——母亲能满足我的每一个愿望。但这却没有让我变得任性或是娇弱——母亲懂得怎样拒绝我不切实际的愿望,我会变娇弱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就这样,我和母亲过着简单而又幸福的生活,有时母亲也会在双休日的时候带着我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出去游玩,我很奇怪我竟然没有一点坐公交车的记忆,有的只有是母亲带我去吃好吃的记忆。所以我很好奇,好奇人是不是会选择记忆的,毕竟我对很多不想回忆的事没有半点记忆。

在父亲去日本的三年里,我好像并没有感受到到母亲强烈的思念之情,其给父亲的信里也只是写着让他当心身体。每年春节父亲回来后,母亲从来都没有对父亲说过“我想你。”之类的话,父亲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两人只是告诉对方自己这一年里过的怎么样,当然,还包括我。不过我想他们没必要说这样的话,毕竟他们互相了解,心灵相通不是吗。

据说记忆是大脑中的蛋白质,随着年龄的增长,蛋白质会慢慢流逝,记忆也会慢慢消失,但我想我们是不会忘记彼此的,因为我们都在彼此的心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