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光荣为话题的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2043字 1575人浏览 memoryofsakura

以光荣为话题的作文 两朵大红花 暑假的第一天,一进家门,妈妈就说:“雪儿,放假了?太巧了!你外公刚打来电话,说有大喜事,让我们去喝喜酒。”不过年不过节的,会有什么喜事?我很纳闷。妈妈边收拾东西边说:“你外公也没说,说是要保密。”我很好奇。外公外婆今年都六十刚出头。他们不像别的老人儿孙满堂,而是连一个儿子也没有,更别说孙子了。在农村,这种家庭结构就是现在也是极少的,对于外公外婆那一辈人来说,更是非常罕见。我曾经问外婆:“我怎么没有舅舅呢?”外婆笑呵呵地说:“你舅舅嘛,就是你外公那辆‘大金鹿’啊!噢,还有一朵大红花哪。”舅舅怎么会是自行车和大红花呢? 原来,三十多年前,外公和外婆都是村上的民办教师。他们在有了我妈妈后,想间隔几年后再要个男孩儿。没有儿子,老了谁来养老呢?在他们那个年代,哪家不是生三个五个娃娃的?可就在外公刚想再要个孩子时,国家发出了计划生育的号召。外公外婆都是文化人,经常读书看报。两人一商量,决定给乡亲们做个榜样,带头执行计划生育。于是,外公不管别人的冷嘲热讽,不顾亲戚朋友的好言相劝,毅然做了绝育手术。这个“疯狂”的举动,在四里八乡轰动一时。外公也因此成了当年的风云人物,参加了县里的计划生育表彰大会,胸戴大红花,并领回了奖品——大金鹿牌的自行车一辆。 外公外婆虽然没有儿子,但是过得并不比别人差。恰恰相反,比同村的同龄人都要幸福。道理很明显,因为没有儿子,负担轻。外公外婆后来不当民办教师了,把一腔心血都花在了培养女儿身上。我妈妈很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有了很好的工作。如今,四邻八乡已经忘记了外公外婆当年的光荣史了,看到的只是他们幸福安逸的晚年生活。 我们不多时就到了外婆家。外公外婆笑得合不拢嘴,远远地迎了出来。妈妈急着问外公什么喜事。外公哈哈大笑:“天大的喜事!上级叫我到镇上参加计划生育扶助金发放仪式!还让我登台发言呢!”妈妈撇撇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是每个月才50块钱嘛!”看来妈妈知道怎么回事儿。外公不高兴了:“什么叫‘才50块钱’?这50块钱,对于那些贫困户来说是雪中送炭,很管用的。”妈妈乐了:“对对对,是大喜事!您二老快试试我买的衣服合身不。”于是大家都忙活起来:外公外婆试新衣,妈妈爸爸杀鸡宰鸭,我跑来跑去打下手。 一会儿,村委会干部领着几个人敲锣打鼓到家里来了。一帮人把外公“武装”起来了——外公胸戴大红花,身披红绶带‘,绶带上“计生奖扶光荣户”七个金黄色的大字熠熠生辉。外婆因为要照顾我们,就不去了。外公的村子离镇上不过一里多路,我蹦蹦跳跳地跟随着外公去看热闹。到村子另一头,又接了一个约七十岁的姓李的老人。李老汉对我外公说:“咱们农民也可以领政府给的养老金啦,真是想不到啊!每月50块钱,对你不算什么,可对我,可是解决了大问题啦!我儿媳妇不孝顺,别说每月50块了,5块她都不给!”这天正逢镇上集日,赶集的人三三两两,络绎不绝。有熟人大老远就喊:“王大爷,什么事这么热闹啊?接新娘子去吗?”外公自豪地亮开嗓门:“到镇上开会,领计划生育奖励扶助金!”路人纷纷驻足观看,目光里满是羡慕。 十多分钟就到了镇党委会议室。外公、李老汉还有其他几十位披红戴花的老人坐在第一排。我被挤得坐在了靠前的窗台上。只见主席台上方横幅写的是“平邑县蒙阳镇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金首发仪式”,主席台后红布上两行金字:“昨天实行计划生育光荣,今天享受奖励扶助幸福。” 10点整,仪式开始。县委书记和民政局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后,欢快的《喜洋洋》乐曲中,外公他们依次上台领取扶助金。每个人领到了一个光荣证和一个大红包,红包上大多数写着“600元”,我外公和其他几个老人的写着“1000元”。噢,原来,并不是每户每年600元,要是两个老人都符合条件,能领1000元呢! 老人们手捧光荣证、大红包,一个个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发放完后,领导们退席坐到了外公他们那些老人的后边,外公走上主席台,在麦克风后坐下。外公满面红光,激动地说:“乡亲们,三十多年前,我们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自觉实行计划生育。没想到三十多年后,党和政府还惦记着我们,在我们进入老年时及时给予奖励扶助,每月都可以从政府领取50元奖励扶助金,直到终年。党和政府解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让我们的晚年生活有了保障,能够幸福安度晚年。在这里我代表全县1338

名受益对象由衷地向党、向政府表示感谢,向各级计划生育部门的干部职工付出辛勤的劳动表示崇高的敬意。

(范文 )

同时我也向全县的青年同志们说一声,认真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听党的话,跟党走,决不会吃亏。”外公的发言激起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我兴奋得巴掌都拍红了。 没想到,暑假的第一天,就赶上了这么有意义的一次活动。仪式结束后,我和外公一行人又随着吹吹打打的队伍往回赶。我学着记者的样子,问外公:“请问您老人家现在有何感想?”外公说:“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戴红花的那次。如今老了,没想到又戴上大红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