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作文教学新课堂
高一 议论文 4296字 114人浏览 怪我投入i

走近作文教学新课堂

当人们还对“韩寒现象”众说纷纭的时候,一个无畏的挑战者——九岁男孩边金阳横空出世:因为创作的《时光魔匣》以15万美元的高价被美国国际财富联合投资集团买走国外版权,九岁的小学生边金阳引来了众多的目光,并且被《人民教育》写入《年终综述:从“一”到“十”,2003年看教育》一文。也许,像边金阳、韩寒这样的“少年作家”的出现,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随着中国基础教育改革的深入,学生拥有了更多的课余时间和更多的个性发展的机会,他们的成才和基础教育改革之间,无疑又会有着“必然”的联系。可是,作为 一名语文老师想到的却是:真正的写作能力竟然不是老师“教”出来的,当然,也不会是学生简单意义上的“学”有所成。《中学语文教学》第5期曾以《作文:是教出来的吗?》为题进行了专题大讨论,答案竟也是一致的:作文不是靠“教”出来的!真正的写作能力,它取决于学生表达欲望的强烈度和呈现这种表达欲望的个性化程度。现代语文教育一代宗师叶圣陶先生有一段这样的话—— 训练写作的人只须平心静气的问问自己:1、平时对学生的训练,是不是适应他们当前的积蓄,不但不阻遏他们,并且多方诱导他们,使他们尽量拿出来?

2、平时出给他们的题目是不是切近他们的生活?借此培植“立诚”的基础?3、学生对于作文的反映是不是作为非常自然的不做不快的事,而不认为是教师硬要他们去做的无谓之举?

况且, 当我们走进闪烁着生命光辉的人性时代,当我们走进全球都在关注生命发展质量的21世纪时,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细细观察,却存在着许多非人性现象。尽管这些现象在“新课改”倡导人文性教育潮流的冲击下,有了很多改观,但作文教学与阅读教学相比,似乎改观不大,总的说来,有以下几点:布置题目一言堂,不顾学生的认识水平和选择自由;作文指导一窝蜂,题目布置完后,教师忙着去“引路”,放提纲,认为这是让学生走捷径,容易上手,容易见效;批改作文一支笔,以教师的自身经历和阅历代替学生的经历和阅历,以教师的见解代替学生的想像和发挥,以致作文中刻板呆滞、故意拔高的口号层出不穷。作文少了灵性,少了创造,少了真知灼见,多了循规蹈矩,多了陈腐教条,多了千部一腔。

基于以上认识,我们对作文课堂教学进行了再思考,把我们对新课程作文教学的新理念的初步理解,诠释、物化为作文课堂教学“活动——探究式”型课,用人性化作文教学唤回学生的本我与个性,在放飞思想与情感的同时找回原来就存在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

就以我们学校周拥平老师执教的作文课《点燃作文灵感的火花》为例:(教学设计见附件)

《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第四学段(7-9年级)关于作文教学基本目标明确指出:“多角度观察生活,发现生活的丰富多彩”,“力求

有创意地表达”。而且著名心理学家林传鼎认为:创新思维是有规律的,可以通过学习和训练获得。虽然语文版语文教材七年级上学期七次作文中安排了一次编写童话和科幻故事的作文练习,七年级下学期中安排了一次续写童话,一次编写寓言,一次解读一篇寓言的作文练习,但大都是与本单元课文阅读、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等学习彼此关连,整体安排的,并且都在完成某种体裁的一篇文章的明确指向性。如何让学生更好地体验“有创意地表达”, 开拓学生的思路,我们打破教材的框架,设计了一组以学生实践为主线,自主发现为主体的“活动——探究”课:《点燃作文灵感的火花》让学生“异想天开”,敢想, 会想;《请毫不怯懦地讲出你的感觉》让学生寻找自己的某种独特感觉,并把它表达出来;《请竖牢文章的主柱》让学生学习如何有创意地表达;《来一点学生本色腔调,如何?》着重谈中学生作文的语言问题等等。

《点燃作文灵感的火花》虽然是“开篇”活动,但是它的作用举足轻重。为数不少的学生害怕写作文,甚至讨厌写作文,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没东西好写”,“没灵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灵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是纯个人化的,无法操作。也难怪传统作文教学会进入重结构、轻内容,重结果、轻过程,重模式、个性的误区。灵感虽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可不可以对它进行具体的阐发呢?我们何不换一个角度呢?不从作文本身入手,而从学生的生活实际出发,精心创设情境去激发学生的灵感,使学生有话可写、有感可发、有情可抒。写作灵感的产生常常是人的显意识和潜意识交互作用的结果,而心理学研究表明,某种特定的情景、环境,可以对人们的心理产生影响,唤起其潜在的意识,使其和显意识沟通,那么,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特点,创设某种能使学生心理亢奋、激动的情境,使他们在这种情境的感染和牵引下,唤起其已有的经验,不知不觉进入思维积极状态,从而产生表达的冲动和欲望,实现完成意义建构的目的。

在这一节观摩课中,课前引入时的小游戏,课中的拼图、完成生活中的一则小故事,课尾的看动画片续编、改编寓言,既是教师精心创设的情境,同时又是供学生自主发现、学习的材料。拼图主要用来体会“多向思维”,续故事则用来强化“逆向思维”意识,这种安排与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相契合:以学生为中心,在整个教学过程中,由教师起组织者、指导者、帮助者和促进者的作用,利用情境、协作、会话等学习环境要素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积极性和首创精神,最终达到使学生有效地实现对当前所学知识的意义建构的目的。在这里,教师要成为学生建构意义的帮助者,就要在教学过程中从以下几方面发挥指导作用:1、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帮助学生形成学习动机;2、通过创设符合教学内容的情境和提示新旧知识联系的线索,帮助学生建构当前所学知识的意义;3、为了使意义建构更有效,教师应在可能的条件下组织协作学习(如开展讨论与交流),并对协作学习过程进行引导,使之朝有利于意义建构的方向发展。

新一轮课改在喊出“以学论教”的响亮口号同时,基础教育新课程积极倡导“全人发展的课程价值取向”、“科学与人文整合的课程文化观”、“回归生活的课程生态观”,强调“学习应当以学习者能够做什么,而不是知道什么为重点”。新课程的新理念、语文新“课标”正引领我们走出山重水复的困境:

1、关于作文命题。新“课标”指出:提倡学生自主拟题,少写命题作文。由教师“命题”,学生“审题”,然后作文的方法,是一种始终把学生放到被动地位的方法,它不需要学生提出什么,只需要学生说明什么;它不需要学生创造什么,只需要学生证明什么;它不需要学生树立什么,只需要学生转达什么。“命题”作文,使学生始终停留在“审题”的思想阶段,对于开发学生潜力和培养创造性思维非常不利。从本质上说,“出题”行为是高于“审题”行为甚至于写作行为的,因为“审题”是应付的、被动的反应,“写作”则更往后一层,是思维更加顺从题意的条理化、逻辑化的产物。而“出题”则是出思想、出火花、出点子的行为,“出题”是提出“选题”,发现“问题”的思考,“出题”是更具有想像力、突破性、发散性、排他性的独立思考的创造性行为。怪不得老师总是将“出题”的行为留给自己,是因为害怕学生做不好,做不出。因此,可别小看周老师这节作文观摩课中让学生给自己拼出的图形取一个标题,写一段话说明它这一环节的意义,它把语文和作文的根本目的——表情达意和创造性的功能真正还给了学生,使学生有情可抒,有感即发,有问题即可“冒”出“选题”来或进行思考,或进行作文,或进行研究。

2、关于怎样教作文,新“课标”指出:“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其实,作文就是表达自己的思想,就是把自己要讲的话用文字进行书面表达,奇怪的是,会思想、会说话、会写字的人,却在写作上卡了壳!原因何在?首先,在作文教学上我们误将从事写作研究的专家们的理论当成了教学操作的指导方针,将一门实实在在的像教踢足球一样的具有充分创造性、实践性、技艺性的课程搞成了一门理论性课程。我们在进行作文指导的时候,给了学生太多的似是而非的“理论”,而那些貌似“理论”而实际却是束缚思维发散的“清规戒律”!如篇末一定要“点题”,似乎就是一项学生们奉行的规矩,几乎每一届、每一班的学生作文末尾一定会出现的“这是一次多么„„的„„啊!”“通过„„使我们明确了„„”之类的套话,就是这种“理论”催发的毒果!而我们的考试阅卷评分,则促进了这种“清规戒律”的“普及”与“提高”。其次,我们忽略了作文教学的特殊要求。毛泽东当年曾经对文学艺术家们提出一条真理,那就是:“生活是惟一的创作源泉。”连那么会写作的作家艺术家们尚且要“深入生活”,尚且要抽烟、喝酒来激发情绪,而我们的学生在写不出或者不会写的时候,必须在课堂上端坐不动,必须把老师的不关他们痛痒的“命题作文”写出来!这是不是有点不近情理?因此,新“课标”提出“易于动笔,乐于表达”,是从根本上解决学生怕写作文而寻找出的一条正确出路。我们只有在“易于动笔”和“乐于表达”的教学上下工夫,学生才有可能获得并且学会攫取鲜活的生活素材,激发且学会感受,体验创造性情绪。只要是能够获得生活素材和激动创造性情绪的教学,就必然能够使学生感到“易于动笔”和“乐于表达”。作文怎样“容易”起来,“快乐”起来呢?在作文课堂中引进经过设计的具有科学性、趣味性的游戏活动,就是方法之一。这也是我们构建“活动——探究”式作文课的基本动机。在今天的课中,“巧熄烛光”的游戏让课从生活中轻轻松松引入,拼图游戏利用几何图形初步抽象,让学生进行发散思维训练,学生的“思维产品”多种多样,显示了学生思维的活跃、创造力的丰富。而“为保安策划”的

游戏更让学生思维“激起千层浪”,课中的写“构思”则是收敛性思维的结果。由此可见,学生在游戏活动中可学会摄取素材,体会情绪激发,从而完成从思维到文字的转化。一旦学生愿意写,也就有东西可写了,更重要的是,它会让学生不由自主地爱上作文这门课程,热爱写作,享受作文。

在以上这个让学生充分活动、自主探究、体验的作文过程中,老师们可能会逐步产生一种担心:当写作知识在教学教程中完全被淡化,丰富复杂的情感是否都能如愿地充分地通过语言文字很好地传达出来?在各种游戏活动中怎样适时进行写作指导呢?写作是语文素养的综合运用,既是对生活观察体验、概括提炼的过程,也是运用知识与技能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的学习指导是很必要的。如何让情感、态度、价值观,过程与方法,知识与技能三个维度的教学目标并重,使学生真正写出闪烁着思想火花,涌动着情感波澜,放射出艺术光芒的好文章来?如何让我们的作文教学合上时代的步伐,走入作文课堂教学的最高境界?这些问题提出来,有待于我们作深一层次的研究和探讨,也供老师们思考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