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忆录
初一 记叙文 3013字 2528人浏览 友456789

那些往事—我的童年回忆录

前言:这些往事皆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不过,我在描写一个事实的过程中不免添加了一些修饰,但整体上这都是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当我把他们一一发掘,我的心跳加速,内心激动。自今天我才发现,我也有一个不寻常的童年啊,只是我以前不懂得和没有能力把他们挖掘出来罢了,今天我把他们发掘出来,心情百感交集。加上今天的雷雨天气,更加在我的内心注入丝丝奇妙的情感,有辛酸,有遗憾,有感动,有真情。

几年前,附近一人家有位长辈猝死,留下妻子,三个女儿和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一个因偷窃罪锒铛入狱,另一个则年纪轻轻学人耍流氓,赌博,夜不归宿。我的姐姐得知这些消息时,刚开始眼眶泛红,随即便抽泣起来,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但我知道那一刻她的内心是和那家人紧紧地连在一起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每当我对别人的不幸遭遇不动声色时,姐姐那天的真情流露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渐渐地,这成为了一种警醒,在我心头扎下了根。

大概十年前,警察同志将在镇子附近的刑场对一个死刑犯进行枪决。当那天如期到来时,许多人骑着摩托车浩浩荡荡地奔赴刑场,我的姑丈也是许多人中的一员。在今天的我看来,怀着这种看热闹的心情,去观察一个人在死前,死后的表情,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却自然而然地在人与人之间筑起了一层隔膜。这种隔膜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将给整个社会营造一种疏离感和麻木不仁的气氛。

在我还很小时候,大概那时的我还穿着开裆裤呢。公路上时不时会出现一批批黑压压和白茫茫的“大军”。说是“大

军”,其实是一群数目过百的山羊。因为不远处的山坡草源充足,牧羊人把羊赶到山坡上吃草,我们村子旁的公路是必经之地。我们对猪,鸡等家禽熟悉得很,现实中却很少目睹过羊的样子,尚为孩子的我们对这类事情总是充满着近乎狂热的好奇心,我们天天翘首以待,在石墩上观望,在楼顶上驻足凝视。我们很少成为第一个发现羊群的孩子,要知道如果你能第一个发现,你就能跑遍街巷去宣言,那种感觉比宣读圣旨还要叫人骄傲呢。这种消息总能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全村。霎时间,村子上下的人便冲往村口像观看演出般的看着牧羊人和他们的羊群。滑稽的是,妇女们可能左拿菜刀,右持铁锅,脸上还留着一片黑炭灰呢。至于停留在脑海中的记忆,除了那一幕幕滑稽的场面,还有牧羊人手上的鞭子,山羊的“咩咩”叫声,和为为数不少的羊粪便。有一次,住在我家附近的一户人家在羊群经过一个公厕时,真的做到了成语中所表达的“顺手牵羊”,我不知道这个成语的来源是否真是这样。他们趁着两个牧羊人不注意之制,用尼龙袋把一只羊套住并往厕所里逼,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一头羊。随后他们叫来一大群亲戚朋友,高高兴兴地把这头羊给宰了,羊肉大餐吃得不亦乐乎。我不清楚是居于羊的失窃还是山坡里的青草不长了。不久之后,牧羊人和羊群怎么等也等不来了,这些景象永远永远只能成为我记忆里的一部分。 孩童时期,有个人家的小孩经常和我们一起玩,他生

性顽劣,被他娘亲毫不客气地称为“拐眼鬼”,天下母亲,还真有如此恶毒的。但我们玩的很投机,他从不欺负我们,还带有点男子气概。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村子的池塘里抓蝌蚪,那时正值初春,细雨蒙蒙,鸟儿啁啾,池塘的水位尚浅。我们,还有村子里几个小屁孩脱光鞋子下水,感受这种冰凉的惬意,心情好不畅快。忽然间,“拐眼”陷入一个深度足可没过他个头的猪粪坑里不能自拔。他大呼救命,声音时断时续,把我们吓得乱了方寸。多亏他那精明的奶奶,把他从死亡沟里拉了回来。光阴荏苒,岁月蹉跎,他没有读完初中就辍学了,很不成器(在很多人眼里),抽烟,喝酒,赌博样样在行。后来,他在一次和朋友聚会的归途中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他的娘亲在他的怀里哭肿了双眼。那时正值大年初四,我想,他是在鞭炮声中离开人世的。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心头一震。我们差不多有十年没了联系,彼此间的感情由亲近变得生疏,碰面时只是客气地点了点头。今天他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却勾起了孩童时期他的清晰轮廓。那时,他是我多么在乎的一位好朋友啊....如果童年的交情不值一提,那么童年时我们天真认为的“要永远做好哥们”该有多么可笑和可悲呵。

在我居住的镇子里有大大小小几家砖厂,满足了镇里大部分人的建房需砖量。有砖厂,自然会有高耸入云的烟囱。小时候,我常常站在烟囱的脚下,怀着虔诚的心去仰望,这

是一座多么宏伟的建筑呵。很久很久以前,便听说爸爸谈起的一件往事。那时他和我的爷爷在烟囱附近的庄稼地里“掘红薯”,倏地一般只会发生在电影银幕里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建烟囱的师傅从几十米的烟囱上径直地掉了下来,没有预兆,没有心理准备,这个小不点一声呼叫后便一命呜呼。所以说这座烟囱是经过流血才建成的。还有一次,超强台风袭击我们城市,吹倒了这座烟囱的囱顶十几米,后来工厂请了师傅修补完整。近几天,这座近百米的烟囱彻底倒下了。某天清晨,一群技术人员开着小汽车安安静静地进了村子,用技术性爆破安安静静地把这座烟囱炸毁,甚至没有惊醒一位附近的村民。其他几座烟囱也同样难逃一劫。刚开始,我对炸烟囱的事情只是充满好奇,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两会过后,国家对地方提出了治霾新要求,地方抓得很严。我心底对这种做法顶了一个赞,认为这样对治霾有很大好处,这无需质疑。但细细一想,内心又蹦出了一个遗憾,一个忧虑。遗憾的是这座历经流血,台风肆虐,炸药轰炸的“历史性建筑”倒下了,将会没收我对故乡部分的回忆,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乡情剥夺啊。忧虑的是地方政府是否妥善处理砖厂工人的失业问题。这种情况和近来东莞“扫黄”差不多,东莞“扫黄”如果不考虑这一行业相关人士以后将何去何从,不为他们的利益着想,无疑有违我们党“一切为了人民”的执政初衷。

我不知你们在七八岁年纪的时候是否学会爱慕一个人了,反正在我少不更事的童年时期便悄悄暗恋上班上的一位短发女生。在我经历的童年,少年,甚至在现在所处的青年时期,我都未曾间断地暗恋着某位女生,暗恋的对象当然不是一成不变,有时还傻乎乎地暗恋上两位。这种现象曾经困扰过我。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为自己持有这样的思想而面带赧色。在我暗恋的对象里,我曾对一位充满浪漫主义情操,我疯狂地用诗歌表达我对她强烈的爱与憎。比如那句“没有你,春天该如何结束; 有了你,黑夜漫漫无期”抒发对爱人的思念。还有那句“清秀的眼睑,等待的不再是宽慰,而是绝望。”抒发自己的失望情感。后来她成了上班一族,彼此间断了联系,她便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不见了。还有一位女生,我喜欢她美丽的容貌和芳香的秀发,后来她和我的班主任老师结为连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真心地祝福这两位我所关心的人,即使由“爱”变成“敬重”的滋味不大好受。其他女孩子的情况也非此即彼,皆因在我的生活里扮演过一定的角色而存在一定的交集,后来又因各自所走的路不同而擦肩而过,越走越远。正如某位文人所言:“你的一生都在寻在适合你的那个人,那个人并非只是一个,而是一群。你不断地更换着恋爱对象,因为你还没有找到属于你的她,你只好继续前行,直至真正遇见,两个人一辈子的生活才会开始。”不过,对于爱情,我会一直坚持着“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饮”,信不信由你。

每当我脑海中童年回忆一个紧跟一个蹦出来时,内心的陶醉感真的可以用图画上的美女呼之欲出来形容。那种感觉很美,因为当你用另外一种视角来展现,剖析和领悟时,这些记忆重新恢复了生命力,他们变成一个个活生生的灵魂,成为我们宝贵的珍藏,沁人心脾。

作者:蒲公英下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