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版例文
初三 记叙文 3852字 61人浏览 1122hamei

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记叙文的文体规范

生活告诉我凡事没有一帆风顺

⑴我看过一组漫画,讲的是一个人自他出生以来就十分幸运:刮台风掉下来的花盆差一步就砸到他;一次海上旅游,船身不幸进水,有只剩下他一个人存活下来;一次多年没有额外你买中的彩票,被他买中,一举成为百万富翁,那些钱是他一辈子都花不完;但最后,他死了,他是因为拥有了这笔钱后笑死的。这说明了,好运不会一直跟着你,凡事没有一帆风顺。

⑵记得每次测验的时候,总少不了几个“乐于”作弊的人,他们拿着一张张比手掌心还小的小纸条,打开课本,把老师上课所讲的重点和难点统统往纸上抄……抄得密密麻麻的小纸条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一些“老手”会很谨慎地提防老师,但有一些“菜鸟”并不以为然,光明正大地放在桌面上抄,抄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老师就该发现了,之后就少不了一顿臭骂,老师和家长围着不停的对他说教。此刻,“老手”们就开始嘲笑作弊被抓的人,那笑得多么地甜啊!但殊不知,“老手”们已经被出卖了,他们也该见家长去了。

⑶所以,做人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因为凡事没有一帆风顺。 ⑷再说一些开车的司机们。有些司机可能开了几年或几十年的车,大概把一些驾驶规则都忘光了,或者也会倚老卖老,说自己开了几十年车,喝了一两杯酒也照样能上路!但他们可能没想过,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我们一定要谨记,凡事没有一帆风顺。

⑸人的一生跌宕起伏,遇到挫折也在所难免,但我们只有经过挫折才能认识自己的过错,这样才能进步;当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我们不妨逆来顺受,也许会好过一点。重要的是,发生那是没有一帆风顺。

两进小区(节选)

前年夏天。我随父母第一次走进了大姨居住的居民小区。大姨家住的是一栋紧幸铁路的居民楼,据说这座楼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楼前是个不大的街心绿地,几十探大树下本应是居民休息的好去处,可是。入口处立着两个脏兮兮的垃级箱,盖子早不知跑到何处,垃圾外流,堆积一地,坟绳乱每自不必说。进入绿地,已看不到青青的绿草、鲜艳的花朵。一块块被人们践路后裸东的地皮上满是构龚和成片的瓜皮、果核。“怎么无人打扫呢?”我诧异极了。姚妈告诉我:“唉!这里的居民素质低,成天打架、斗殴,居委会忙着调解,哪儿还顾得上社区建设?”果然,当天夜里,我就被一阵杂乱的叫笃声吵醒了。原来是几个人深夜在楼前路灯下打麻将,闹出了乱子。‘’我再也不

来您这儿住了!”临走,我向块妈发誓说。

事隔两年,还是盛夏,我不情愿地随妈妈又一次瑞进了那个曹让我恶心的居民小区。“咐,摆上花了!”我站在小区进口处自言自语道。一面砖砌的萦红色琦壁上“xx小区”的金字闪闪放光,堵角下是一排盛开的迎春花。走进入口,楼体左右两侧的琦面十分整洁。明亮的橱窗里贴肴“八荣八耻”宣传画、丈明居民排行榜、民牛提示语、社区党员职责肉。这真让我喜出望外。“垃坡箱呢?”我四下手找。“那不是吗广块妈用手一指。啊!这是谁的发明。两个机器人模样的箱子立在存车处倒面。我走进绿地,这里千净、清新。凉亭、石桌旁,几位阿姨在闲谈,不时传来阵阵笑声。“这多像一支和谐的奏鸣曲呀!”“你说什么呢?。,姨妈问。“以后我在您家常住啦!”我大声地说。

宽容

⑴记得法国作家雨果曾说过: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宽阔的是人的胸怀。它可以包容人间万物,可以与人为善,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我真正明白这些却是缘于一次偶然。

⑵那是星期一的早晨,我匆匆地去洗涮饭盒。要知道,时间就是生命!赢得时间就能提前完成作业,有更多的时间看看书。教室里还有一大堆作业在等着我赶去与它们“约会”呢。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水池边的人比平日里不知多了多少倍。难道布置作业都是全校统一的吗?我开始烦躁起来,怒火也一点一点地升了起来,整个人成了一座一触即发的火山。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焦急,我找起了空子,准备往里钻。过五关斩六将,历经千辛万苦,我总算挤到了水池边,心中长吁一口气( )——马上就可以摆脱这非人的折磨了。( )顾不上得意,更无暇考虑身后那挤作一团粥的人群,我开始了洗涮。三下五除二,大功告成!转身……只觉身体往左一歪,一脚踏进了池前的污水中,左手也按到了水池里,( )更可恶的是脸上被溅上了脏兮兮的油水,我成了不折不扣的落汤鸡!( )怒火冲上头顶,我立马回头寻找那可恶的“肇事者”,是一个初一年级的小男孩。我狠狠地瞪着他,真恨不得把他大骂一顿,可我怕违反纪律,没敢大吼,就那样凶凶地盯着他。也许是我的样子有点吓人吧,那个小男孩竟有些不知所措了,两只手紧紧抱住饭盒,怯怯地瞅着我。见我不作声,他知道大事不妙了,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我……我不……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眼里泛起了点点泪花,亮晶晶的。( )

⑶突然,我好像从这点亮光里看到了我自己。

那是我刚入学时,也是在水池旁,碰到了一个三年级的大姐姐。那个大姐姐比我现在还惨,那身漂亮的衣服被池中的污水染成了大花脸。

我吓坏了,一时间连句对不起的话也忘了说,只是愣愣地站着,等着挨一顿披头盖脸的的臭骂。可她并没有骂我,而是冲我笑笑,问我有没有磕到。那一刻,我是多么感激那个大姐姐呀,甚至还觉得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学校真幸福。

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有点儿可恶呢?我不自觉地眨了眨眼,让笑容绽在脸上,虽然有点勉强。

⑷“没关系。”我脱口而出,这下轮到小男孩诧异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看到他这副模样,我不由得笑了,真心的。“真的没关系,刚才我是吓唬你的,逗你玩呢!”他似乎相信了,也冲我笑了笑,两个小酒窝也跳了出来,真可爱!我不由得又想到了自己家里的弟弟。“来,我帮你洗吧!”,我温和地对他说。“不用了。你还是先把脚……”他似乎有点逗,顽皮地看着我那只还泡在水里的脚。“啊!”我立刻抬起了脚。虽有点儿尴尬,但我仍然很开心。回到教室,作业做得出奇的顺利。

⑸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但是想起来我就充满感慨: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我们只要拥有一颗宽容的心,厚德载物,雅量容人,宽容处事,人生就会更精彩!

手 帕

⑴母亲有个习惯,在春夏更替的时候总会把一家大小的衣服分门别类地叠好。5月份了,她照例收拾着衣物。我躺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旧杂志,茶几上一束纯白的栀子花发出浓郁的香。… …

⑵我承认,我是彻底地将手帕的故事忘了,很随意地扔在了记忆的角落。况且,现在也不时兴手帕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纸巾,薄如纱,白若雪,香似兰,装在一个很精致的塑料口袋中。当我流汗了,取出一张,轻轻一擦,质感很好,且还有一阵隐约的香气,然后随手扔掉,多方便。于是很自然地,手帕便不常被人记得了。我的书包中全是柠檬香型的纸巾,手帕的概念变得淡然了,甚至要忘却。若不是母亲无意中提起,我实在无法忆起这些手帕曾属于我。

⑶我的思想很容易接受新的东西,也很轻易地会忘记一些什么,即便是最基本、最真实的爱。而母亲则不同,她是岁月的收藏者,永远地走在我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拾起我遗漏的心情和初始的纯真。

⑷我感到眼中有些潮湿,低着头,轻声说:“妈,您怎么还记得这么多呢?”

⑸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说:“怎么会不记得呢?”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的泪悄然落下,是啊,怎么会不记得呢?

不肯死去的心

⑴或许,在血脉亲情之上,爱永远都是倾斜的。也正是有了倾斜才看到了不死的希望,才有了不破的梦,才有了爱的延续。在我的一生之中,青年时是精彩亮丽的,中年时是充实丰富的,可又有多少人注意到老年时的响亮有力呢?

⑵朋友告诉我:他的外婆得了老年痴呆症。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共同走了50年的老伴只好叹着气睡到了客厅里。然后有这么一天,外婆走出家门就不见了踪影,好在有派出所的帮助才将老人家找回。原来,她一心一意地想着童年时的家,不肯承认与现在的家有什么联系。家人哄着骗着,才终于将外婆留了下来,但她又忘了她一手带大的外孙外孙女,以为他们是群野孩子,要来抢她的饭。她用手护住饭碗,一边用拐杖打他们:“走开,走开,不许抢我的饭。”弄得一家人哭笑不得。

⑶幸亏外婆还认识一个人——自己的女儿。每次看到她,外婆脸上都会露出异样的笑容,叫她“欣欣,欣欣”。傍晚的时候,外婆就会拿个凳子坐到楼下,唠叨着:“欣欣怎么还没有放学呢?”其实欣欣的儿子都大学毕业了。家里人看准了这一点,每当外婆闹着要回自己家的时候,就恫吓她:“再闹,再闹欣欣就不要你了。”外婆便会立刻安静下来。

⑷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母亲亲自下厨。这时外婆的动作十分怪异:她朝四周看了又看,就像一个正要准备偷糖的孩子。当她确定没有人注意她的时候,大大方方地夹了一大筷子菜放在口袋里,主客见了顿时大惊失色,却又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一个人兴高采烈,似乎自己的手法十分高明。那顿饭吃得很艰苦。当上完最后一道菜,母亲(外婆之女)也坐了下来,一边同客人客套,一边顺手从盘中捡菜吃。这时,外婆忽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把抓住母亲的手往外拉。母亲莫名其妙,只好顺从地起身……一到厨房门口,外婆便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掏啊掏地,从口袋中掏出刚才的菜,放到母亲的手上:“欣欣,你快吃呀,快吃呀。”母亲愣住了,看着那还冒热气的菜,半晌,抬起头,使劲儿盯着外婆异样的笑脸。哇的一声,她大哭了。

⑸我想,外婆的“结尾”是响亮有力的。虽然,她的灵魂已在疾病折磨中慢慢死去;但永远强健的,是那颗不肯死去的母亲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