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绽放
初一 记叙文 974字 317人浏览 天域星空传媒

这是小城里夏季最燥热的时候。连掠过嘴角的一丝丝如棉花糖般的风都裹藏着暖烘烘的热气,流过人的嗓子眼。全城多数的人,不管是学生、农民工还是小职员,都一头栽进了这所全城唯一的图书馆。与外面的大千世界可谓天地之差的冷空调,吹得人心舒坦,也吹来了令作为义务管理员的我苦恼的工作量。

我埋头不语,紧紧抿着嘴唇,像一只被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在弄堂里抽了几鞭的陀螺,个不停,手上也如织布的梭子,闲不下来。手在一本本厚重的书籍中淘洗,完全不顾外界,似乎嘈杂忙乱的世界与这个正加大马力的机器无关,四周仿佛静悄悄的。天晓得过了多久,我才感受到身后有种微妙的感觉,我的眉眼微微把被打扰的嗔怒上挑15度,原来有一个女人一直站在我身后!

我细细地打量着她,瞠目结舌,伫立在前台旁,一手倚着冰冷的瓷砖。她的双眸宽厚地笑了笑,被深深陷下去的眼眶承载着,裹着一张如被水浸泡已久的茶叶似的脸,憔悴而苍老,酱紫的嘴唇微微抿着,被门牙轻轻触碰了一下。我的目光自上,而下,凝固在了她的手上,她半天不说一句话,只是紧张地攥着那部老旧甚至有些磨损的手机,没有一点烦乱,好像她紧紧攥着的不是一部手机,而是她所有希望与梦的所在。屏幕上发亮的字刺痛了我的眼睛,那是她用短信打的:“请问,英语类书在哪个架子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心里的怒气一扫而光,反倒涌起了一股悯怜、惊愕、惭愧交汇的河流,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大概是暑假为不“志于学”的孩子借书的母亲吧。“在第四排语言G类,那边都是!”我脱口而出。

她无奈地眨了一下眼睛,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和耳朵,没有一丝悲怆,坦白地摆了摆手。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心被一团不知名的东西堵住了似的,我像一阵风似的飞奔到查书电脑前,心急火燎地打开里面的“写字板”,脑海里一个小角落告诉我贝多芬就是用这种“笔谈”方式交流的。手指敲击键盘的每个声音都叩在我的心坎,问道:“您是要大人的还是小孩的呀?”她连忙用手在“大人的”三个字上指了指,又一次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自豪。我也抿嘴一笑,屏幕上轻轻出现了三个字:“在楼上。”她的唇微微一动,没有声音的说了一句:“谢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静静地向她渐行渐远的身影行着注目礼,许久缄默。不知不觉,一枝杏黄色的嫩芽爬上窗棂,昨夜的暴风雨蹂躏了满树的花儿,一夜间香消玉殒,不想今日,这枝嫩芽含着一颗露珠,那是她奋斗的泪水,即将绽放在小城夏日的舞台上,起舞,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