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彩
初二 记叙文 1437字 147人浏览 亲爱的老骨头

喝彩" 文化记忆" 重温民间艺术与历史

黄玮

2008年02月03日14:03 来源:《解放日报》

【字号 大 中 小】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 推荐:

不是在此时此刻,我们才郑重提起这个话题。我们从来都在民族的文化记忆之中,或深或浅地出没。只是,在迎接春节这个传统节日的此刻,它尤为浓墨重彩。 不是以这个方式,我们就能尽陈心中情愫。

文化记忆,从来都代表着我们对本民族独到文化属性或多或少的坚持。只是,喝彩这个激越奔放的动作,似乎更能渲染出民间文化曾经的繁花似锦、而今的期盼如许。置身于都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迫不及待融入时尚的表情,不加掩饰。但这并不是宣告了,任何宽阔的都市想像都吝于触及民间文化与民间状态。因为,民间文化忠实地折射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发展,每一块土地都承载了文化记忆的完整或琐碎、鲜艳或苍白、抽象或具象。记忆,不是狭隘的、封闭的,而是一种欢畅的律动,来自于它所积淀、融会的历史存在和未来想像。而现代人对待文化记忆的方式,却常常免不了一种沉重、哀怨、焦灼。看看那些词汇,当我们提到民族文化遗产问题的时候,夺目而至就是那些“抢救”、“危机”、“尴尬”等等。

但今天,我们且抛开民间文化的大喜大悲,超越民间传统的一技一艺,而是以“喝彩”的方式,来宏观地、昂扬地拥抱这个总是庄严的话题。

当然为曾经的花团锦簇,喝彩!彩印花布绚烂八百里沂蒙,皮影戏“一口唱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纸扎工艺历经千年风云„„

也为今天的戮力同心,喝彩!我们的采访实在有限,但在有限的采访中我们确凿无疑地知道一点:所有的民间文化传承人、民间艺人们,都在矢志不渝地向文化记忆致敬。

专家说,任何民族的文化都是由它的精英文化和民间文化共同组成的。我们有一个文字历史的传统,一个文人精英的传统。但我们长期忽略了生活中还有一个民间活态的传统,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两者都是民族精神的载体。

是的。文化的大树,总是在民间的土壤里埋藏根系,蕴涵着生命的古老基因。正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的,“对于许多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本民族基本的识别标志,是维系社区生存的生命线,是民族发展的源泉。”

我们知道,在民间的土壤上,储存着最朴素的思想和情感,呈现出生活的原本。在记忆

的出发点,以及绵延的进程中,人们不仅是用技巧、手艺,还将自己心中的诗意融会其中。后人遇见了,于是微笑、欢喜、珍重。但历史也总在异质的碰撞中获得创造性发展的契机,文化的传承也将于不同的时代面临迥异的挑战,显现出光阴流转、传统纷呈的态势。

挑战记忆的,远不止是时光。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人们生活的许多方面被改变已然是一个坚硬的事实。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本民族的东西变得容易迷失、容易面目模糊。因此,全社会需要提高对民间艺术、民族文化的认识和接受程度,而喝彩、由衷地喝彩也许正是最简洁也最毋庸置疑的方式。

无论时空怎样转换,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积淀,每一个阶层都需要一种传统文化作支点,这是一种心理习惯和生活习惯,也是一种文化的延续。在过去与未来、传统与摩登彼此的抵触又相偎中,我们依恋文化记忆的温暖,也渴慕文化憧憬的力量。有时,过去的并不真正过去,将发生的也未必准时发生。但我们民族的土壤上,正始终绵延着的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记忆,它需要消解时间与空间的焦虑,以积极的姿态来喝彩、致敬、传承、弘扬!

于是,此时此刻,我们喝彩“文化记忆”,是重温那些历史的思想和情感,也是眺望未来的可能与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