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在回家的小路上
初三 记叙文 1140字 46人浏览 故里贪欢何时遂

今年的春节,七天假期天气晴好。心情也正如晴好的天气,暖暖和和的。大年初二,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回泮水看望一直生活在老家的大哥一家,顺便走走亲戚、叙叙旧、看看年迈的长辈,同时也拜拜坟,向已故的亲人表达心里的敬意。春光明媚,有点象过六月的感觉,我脱掉了外衣,只穿一件短袖都觉得有点热。回老家的那条路已经全部硬化,比之前平整了很多,车可以一直开到家门口,两年前这儿的路连越野车通过都比较困难。我们这一辈共有四姊妹,大哥、二姐、我和小妹。现在大哥已经年过五旬,有儿子有女儿还有一对非常可爱的孙子孙女。二姐一家、小妹一家都有固定的工作,都有了孩子,家庭总体也不错,我已年过不惑之年又二,有一个可爱且非常懂事的儿子。这一家从全部在一起超过了二十口人。父亲已经年迈,母亲已经去世近二十年。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一大家人步行穿过山间的小路,去给已经去世了近二十年的母亲、去世了十年的祖母,还有我们只是在故事中听说的祖父和其他已故的祖先们拜坟。儿子今年十四岁,没有见过他的奶奶,我边走边和他聊他的奶奶,他只当是在听故事,就如我们年幼之时父母和我们说我们的爷爷和曾祖父等老祖先的事一样,我们也只当是听故事。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代代相传中,祖先们的高大形象、家族的种种故事,还有各种种样的家庭文化,就这样一代一代的流传了下来,祖先们就这样留在了一代又一代子孙的心里。儿时生活的寨子仍然还在,除了已经硬化的公路,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时光流逝,儿时一起的玩伴已已经渐渐老去,有的已经当了爷爷或外公,儿时生活里的那些中年汉子已已经垂垂老矣,儿时记忆中的那些老人了已经纷纷离开了这个世界。日子过得很快,时光穿过指间的缝隙,象阳光一样从东到西,来了去了。记忆中那些绿油油的麦田没有了,黄灿灿的油菜花没有了,放眼望去全是杂草丛生的土地,已经撂荒很久了,一种荒凉的感觉瞬间占据了我思维的全部空间。去母亲坟地的小路已经荒草全部占据,我们只能用镰刀边清理边行进,作为子女的我们只是去年清明节的时候去过了,土地撂荒了,路平时已经基本没有人走了,曾经的热闹和乡村的繁华已经无从寻觅,或许只是在心灵深处的某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些当年生活的影子罢了。今年去给祖先拜坟,我和全家商量换成了一种文明的方式,没有上香、没有点烛、没有烧纸钱、没有放鞭炮,只是一束鲜花放在已故老人的坟前,也算是表达活着的子孙对祖先的一种哀思吧。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思绪随着脚步飘得很远,儿时在老家生活那十多年的光阴故事,如电影般流连和纠缠于脑海,那些时光中的欢歌笑语、酸甜苦辣、喜乐伤悲,那些岁月里曾经有过的林林种种的事情,都已成为记忆深处的密码,需要的时候随时都可以破译。想想三十年就过去了,面对而今的苍凉,也只能长叹一口气,笑笑而已。这种思绪或许就叫做乡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