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的前天晚上
六年级 记叙文 651字 81人浏览 林旭阴

现在是秋游的前天晚上,大家都很兴奋,有的背书背好了就玩起了滑板,一个接一个的都是“滑板精英”,最差的都可以自己上板划一段路了呢!申澳在空地上玩起了花样,一个“漂移”一声惊叫。搞的班里“民生大乱”,不过,最终还是败在了一个小弯上。出于好奇,我也上了,原来“上板”也很难呀!必须得让一个人帮我,在板上呆了没几秒钟,我就滑了下来,只好“自愧不如”地退下了场。

滑板仍在进行,不过我的视线移了方向,只见朱智豪拿起照相机使劲拍,我才看到我被录进去了,我赶紧“威胁”他清除了过了一会儿,他兴奋地叫我们看录象:只见一堆男生过来了,瞄准对象是——何俊康!他们似乎以为是拍照,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变。忽然一对兔耳朵“飘”过来,罩在何俊康的头上。不一会儿,这些男生又摆了一些耍皮的动作,仔细一看,原来那对兔耳朵是成熹弄的。

接着,又是一个录象:对象还是何俊康,他在跟申澳谈话,突然,镜头往下一对——申澳可真邋遢,裤子都穿不好,一弯腰,短裤边都露了出来。接着徐奇星那双故做迷茫的眼睛在镜头前越晃越近,直至一片模糊。陈正浩那副明摆着的假笑在镜头前闪现了出来,这表情就像套在脸上的面具,摘也摘不下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成熹看了就像朱同学借了照相机,只看见朱琪妻跑道镜头里来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见她把头发甩来甩去,好象在找什么似的,头发像一把小扫把,“啪嗒、啪嗒”扫着肩膀上的灰子。接着,她又拿了一把真扫帚和叶逸朋同台共计,只见她把扫把举起来,对着他说了些话,然后用刁难的眼神看他,他也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她,被活生生的淋了“口水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