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 编 王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2307字 599人浏览 zsuxxy

北桥市场一大堆的进城农民的小摊档,真是把世界上全部的生意都做齐了。鸡鸭鱼肉蛋豆虫兽,吃的喝的用的洗的涮的„„无所不有,也是无奇不有。有人说就在北桥市场,买到过一只小蟒,回家煲汤一喝,味道还真不错。当然,那卖东西的人们也是奇形怪状,美的,丑的,高的,矮的,肥的,瘦的„„象一个大观园一样。这里还是声音的世界:高低起伏,此起彼落。

但有一人却实在是北桥里的一怪人。他,长得并不特殊,黑瘦,因为经常是蹲在地上,看不出高低;不像别的人那样,差不多要喊破喉咙来推销自己眼前的那点土货,他却不怎么开声,只是目光定定地盯着眼前那几个草编的篮子。仿佛不是卖东西的,好象是专门来保护好这几个篮子不给人买走似的。

即使是靠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那几个宝贝篮子有人买过。于是,卖生鸡蛋的小五子抽空儿就逗他:“草叔,您老是家里闷得慌,来这里听声的吧。” 草叔不开声,只是吧嗒吧嗒抽他的烟。

卖野山药的张中是个经常跑山里的人,觉着草叔可能有什么绝活。就说:“草叔,俺们可都没开过大眼,您老有什么绝招,给俺们露露?”

草叔的眼里轻轻地有个小小的火花闪了一下,却很快就平静下下去了。

旁边卖烧猪肉的王砍刀不愿意把草叔当回事儿。特别这几年那发了之后,看着草叔每天闲得象个神仙似的,一天,就忍不住说,“爷们,您要是没事儿,还有点小钱的话,就买二两烧酒回去喝喝,在这儿摆啥谱啊,穷不是穷样,富不是富样。”

草叔斜了他一眼。王砍刀不舒服,说:“爷们,不愿意是咋地?不服气?我看你是穷的,这样,算我奉献爱心,五毛钱一个,我全包了你的鸟篮,给我的老客户装烧猪肉。你赚钱,老子赚个环保卖肉佬的名声,两全齐美。怎么样?”

草叔好象入了定似的,没反应。旁边的小五子听了,忍不住替草叔高兴:“草叔,这是好事啊。五毛钱,一天就是十个的话,您老一天的酒钱可就有着落了,可是比这么蹲着好多了。”

草叔轻轻地只吐了两个字:“不行。”

小五子说,“草叔,您老不是吧?见天这么蹲着,别哪一天心里蹲出火来,可就糟了。” 张中听了,也觉得不错,就对王砍刀说:“大砍刀,你小子说话可不能不算数啊,五毛一个,别坑草叔。”

“你看他那玩艺,五毛钱一个,真的便宜死他了。”

草叔的篮子是乌拉草编的。这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乌拉草在本地虽被称为“三宝”之一,可也就是塞到鞋里,防个寒之类的,保暖和。草叔就把这种贱东西来编成篮子,干什么用呢?老太太们买菜、鸡蛋用用吧。不过,这东西可有可无,有它也行,没它也不缺。所以,草叔的生意也就变成了今天这种受人奚落和同情的东西。

草叔对张中笑了笑,“小伙子,我这玩艺还真不卖给他。”

“草叔„„”张中想劝劝他。可是,草叔却已经没一点想听的意思了,他只好闭了嘴。

王砍刀眼睛瞪得象牛卵:“老子可怜你,你倒不知好歹。”

说话间就到了年关。

王砍刀当然没有时间理会草叔了。他一整天都在“血肉横飞”中渡过。小五子的鸡蛋也很受人欢迎。他不怎么太在意草叔。于是,草叔就成了人山人海的北桥市场里的闲人一个。张中和平时差不多,看一眼草叔摇一下头。这天,人群中来了一位,相貌也与常人没什么不同。他蹲到草叔的摊子前时张中扫了他一眼,没在意。可是,过了一会儿,张中再看,那个人竟然还在,并且,兴致勃勃地把篮子举过了头,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半天。这就让张中觉得有点意思。他看了一眼草叔,认为草叔应该对这位难得的热心客人热情一些。可是,草

叔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张中看不过去了,说“草叔啊,您老昨晚吉星高照。有客人上门,还不赶快招呼招呼。”

草叔淡然一笑:“识货的,自个儿看。”

张中听了差点跳起来: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草叔就这样做生意。那客人倒不太在意,兴致好象愈发浓了。末了,那位先生道:“老先生,您老这篮儿怎么卖?”

“识货的,自个儿给价儿。我没价儿。”草叔说。

那人就再次将篮子举起,细细地打量起来,然后,他轻轻地放篮子,深深一礼,说,“老先生,我知道自己冒昧,可是今天我只带了一万块钱,这样,我先付这一万块,算订金„„” 旁边的张中听了,差点跳起来:“什么?值一万块?”他几乎喊起来:“草叔的篮子值一万块钱!”

王砍刀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人。听了张中的话,大笑起来:“一万块?卖什么,你那篮子是金线编的?老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那位先生看了一眼王砍刀,不屑地说:“您老那把刀,砍一辈子的肉也砍不出这位先生的境界来。”这时,周围的多起来,那个人就站起来,说,我虽然不知道这篮子是否老先生亲编,但是,各位,这篮子除李天祥后人外,无人能编出。

李天祥,在这一带声名不小。他素有草编王之称,专用乌拉草编各种精美篮子,传说当年渤海王进京晋见万岁爷,装贡品的家伙式,就是李老先生编的篮子„„

这位先生道出草叔眼前这几个篮子的来历,直惊得众人眼都直了。

那个人举起篮子说:“各位请看,这篮子的妙处就在于收口。这收口虽然是一个尾巴,但是,李天祥老先生从来不把它当成是尾巴,他把它处理成重中之重,把收口摆在正面中间位置。各位,这草编和做人一样,讲究个光明磊落。李老先生临走前曾经对他的后辈学徒说过,他编了一辈子乌拉草,才悟出做人也得象这草编一样,要光明磊落„„”

“草叔,您老„„我们得罪您了。”

草叔微微一笑,“好货只送识货人。先生,这篮子我送您。走,我们叙叙„„” “草叔,能卖一个给我们吗?”张中等人吭哧了半天,才说出了震惊之后的一个心愿。

草叔说:“这篮子不是俗物,你们有它不觉多出什么,无它也觉不出缺什么。我看就免了。各位,后会有期吧。”一拱手,出了人流攘攘的市场。

后来,草叔再也没有来过北桥市场。但北桥市场在本城的名气却如日中升。人们都知道草编王曾现身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