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皮情
初一 记叙文 671字 302人浏览 毛子毛晨晨

应该是还住在平房的时候吧,每每一回家我都会从抽屉里翻出几块钱出来去巷头买凉皮吃,那时候住在巷头,所以离得特别近。

卖凉皮的是一位大妈,人很和蔼,我们那伙长辈们都叫她陈四娘,所以我们这些小屁孩们也跟着屁颠屁颠的左一口陈四娘,又一口陈四娘的。每次我一到那儿,陈四娘都会说“歆歆啊,来啦,放学啦。”接着就会聊起来,其实就是听着她抱怨,什么张三欠她几块,李四拿假钞给她……并不是她贪钱只是陈四娘家中确实没有那么多的钱,儿子读大学,丈夫也在外地,一个们在我们那儿租的小破房。生活也很冷清。陈四娘的凉皮其实特别好吃,但不知道为什么生意还是比较冷清,似乎只有我是常客,有时常看到她一个人倚在小摊旁。每次我来时她都笑笑,眼角的皱纹变逾变愈深了。还有时候叹几口气“这年头,生意也不好做啊”,我也会跟着她哼几口“这年头,学习不好学呀。”四娘“扑哧”一笑:“小滑头”

呼呼,凉皮上啦。陈四娘的功夫真不是“盖”的。我总是在上面涂上厚厚的辣油,洒上红红的花生米,这样吃起来才更美味。皮很爽口,吃在嘴里,滑溜溜的,好像随时都要逃出我的口中一般。而黄瓜很酥脆,咬在嘴里“咯嗒咯嗒”的响,像一名诗人“伊伊呀呀”地朗诵着一样。面筋则很柔软,沾一些辣油,又甜又辣的,味道没话说了!最后,花生米很香,那香在嘴中回味无穷,令人难以忘怀!我总是想象自己正在吃的是茴香豆,像孔乙己一样,感受那种气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搬进了楼房,原来那一带拆迁了,不知现在的陈四娘在哪儿卖她的凉皮,会不会有人会我一样听她抱怨呢?虽然现在小区门外的凉皮摊子也很多,但不知为什么我再也没吃过四娘做的那么好吃的凉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