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侃:一个非正派商人的忏悔
素材 788字 85人浏览 Eleven娇娇


曲径通幽的努力常常可以超越在阳光大道上奔跑的速度与效率,但曲径上的阴冷晦暗令人胆寒。

三年过去了。那一段经历仍然让我无法释怀,而且越来越有沉重之感。

姑且称那座城市为C市吧。出于私人感情以及种种顾虑,也请允许我隐去当事人的真实姓名和一些关键细节、数据。你只要记住,有一个“海归”,至今仍在为那段经历耿耿于怀,并且能够从中领悟点什么,就够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欠东风

当时我从国外回来不久,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运作过一两个规模不大的项目。扪心自问,学建筑的我对这一行有着异常的敏锐感觉,那两个小项目在圈内都引起了小型轰动。我所欠缺的,就是资金。我的实力不够雄厚,因此发展非常慢,我做梦都想把公司迅速做大。 那年C市有一个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面积近1000亩。这个项目太诱人了,20多个开发商蜂拥而至。最初我没有什么野心,但纪逢良说他可以帮我通通关系。老纪是我的朋友,是一个策划人,据说关系很多。

“有关系什么都好说。功夫在诗外嘛!”老纪开导我,“你以为那些做大事的都凭实力?那也太瞧得起他们了,其实很多都是靠‘技巧’,四两拨千斤。这是经商的最高境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仔细研究过所有竞争对手的材料,我胜算的把握最多只有四成。老纪说已经不错了,人家一成都没有还变成八成、九成、百分之百呢。听他这样说,我动了心,谁甘于永远小打小闹?谁不想把企业“做大做强”?谁想错失到手的良机?拿到这个项目,我就可以一飞冲天。于是我在老纪的协助下全力运作这个项目。前期铺垫走得比较顺利,最后一关卡在主管城建工作的徐副市长那里。 “这种关键时候,全凭徐副市长一句话,所以徐是必须攻克的堡垒。”老纪说。我听了一筹莫展。别说行贿送礼那一套我完全陌生,就算我能熟练应用,我又怎么近得了徐副市长?我只在电视上见过他,一个目光锐利的清瘦男人,常常白衬衣配深色西服,很少打领带,整洁利索,有个性。凭一种直感,我认为这种人不好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