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还要品读经典
初一 散文 2380字 718人浏览 欣辉王

为何还要品读经典?

在古代,经典两个字是分开使用的。“经”字,在南朝刘勰的《文心雕龙》看来,是“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意思是说,“经”是永恒的道理。“典”字,从甲骨文字形看,上面是“册”字,下面是“大”,两者合一为大本大册的书。“经”与“典”合在一起,就是关于永恒道理的书籍。

被称之为经典的作品大多具有永久的价值和意义,它们经历了历史和时间的考验,并且大多与人类的基本问题有关,关注人的生存和尊严,追问人生价值,思考人类未来。如:西班牙作家费尔南多·萨瓦特尔的《哲学的邀请—生命的追问》;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以及一系列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同时经典的作品常常蕴涵着思维方式和观念体系的更新,还具有许多共性的宝贵品质——优雅、圣洁、悲悯、庄重等。阅读文化大师们的经典名篇,就如同我们自己在与大师们面对面交流,从而得到真正的启示和质朴的震撼,铸造自我的情感和内心世界。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前提是要修身,也就是做人。倡导读经典,主要不是为了学到知识,而是为了学做人,弘扬人文精神,培养人文素养。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也就是说,每一次品读经典,都有助于培育和提高人文素养。经典培育的人文素养,是一种植根于内心的素养,一种无需他人提醒的自觉,一种以承认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一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善良,一种带着

宽容来看待世界的心灵。很多人抱怨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享乐主义和金钱至上主义盛行,极少人能够静下心读一本书。也有不少人认为近年犯罪率的高涨和经典文化的缺失有一定的关联。

如果从做人的角度分析,读经典是为了培育人文素养,那么,从做事的角度分析,读经典是为了培育职业操守。每个人在社会结构中都有不同的角色定位和职责分工,就是做事。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一经典中告诉我们,国家机关有一项很重要的职能就是对社会公共事务的管理,无论那一类国家,都会提出公平正义的要求。领导干部执掌公共权力、管理公共事务应出以公心,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为民造福、为党分忧。读经典,能够帮助我们善于识人用人。领导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识人用人。而读诸葛亮的《出师表》,知道什么是“忠”;读李密的《陈情表》,知道什么是“孝”,就可以在选人用人中正确地研判一个人的品格,以便选好用准干部。

此外,经典还告诉我们如何探索和社会发展的规律,同时为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以近代中国取得反侵略斗争胜利为例。自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中华民族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正当先进知识分子苦于救国无路的时候,俄国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带来了福音。从中国共产党创建到国民革命的时期,毛泽东等先进领导人进行广泛调查研究,应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深刻分析了社会形态和阶级状况,逐步掌握中国社会的发展规律,并且形成了一套适用于中国国情的思想理论体系,最终夺取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就如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所说:“经典作品对读过并喜爱它们的

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对那些保留这个机会,等到享受它们的最佳状态来临时阅读的人,也仍然是一种丰富的体验。”那么,既然经典如此重要,我们应该如何品读它呢?

品读经典不是单纯地读那些注释经典的书,因为任何一本讨论另一本的书,永远比不上被讨论的书;有些注释不正确的书,还可能把我们引入歧途。而应该像余秋雨先生在其《现代阐释》一文中所说的那般:“当然,我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保存、注释、讲解、评论,而是指从现代意义上的重新大规模地寻找、选择、破解古典,挖掘出埋藏在那里的某个人种曾经有过的美学尊严。”品读经典是一个春风化雨的过程,这就要求我们细细品味,在品读中接受知识的熏陶。“好书不厌百回读,个中滋味只自知”。反复读经典,还能获得新的理解和认识。“红学泰斗”周汝昌少年时常听母亲讲《红楼梦》的故事,后来受著名学者胡适先生的启发走上“研红”之路。从那时起,周汝昌开始了长达60来年的“红楼”之旅。“五十六年一愿偿,为芹辛苦亦荣光。”是周汝昌老先生的真实写照。正是因为这年的辛苦研究,他才取得了后来的累累硕果: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以丰富翔实的内容,将《红楼梦》实证研究体系化、专门化,此书被誉为“红学史上一部划时代的著作”;另一部代表作《石头记会真》是他历经50余载潜心努力、对11种《红楼梦》古钞本的汇校勘本,堪称当今红学版本研究之最。红学家梁归智认为周先生是一个“解味道人”,是解曹雪芹味道的人。梁归智用“痴人”和“赤子”这两个词语形容周汝昌,他说周先生的一生全部投入到红学研究中,为红学发痴,为

人单纯。百读红楼百动心,哪知春夜尚寒侵。每从细笔惊新悟,重向高山愧旧琴。只有英雄能大勇,恨无才子效微忱。寻常言语终何济,不把真书换万金。”这便是这位泰斗级学者——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最值得骄傲的精神写照。

鲁迅先生说过:“只看一个人的著作,结果是不大好的,你就得不到多方面的优点。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这从一个侧面说明要经常读经典、广泛读经典。加深对经典中的精神和思想的理解,更好地指导我们做人做事。当然,除了常读经典,反复读经典之外,我们还需要经常交流经典。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读经典的体会也不尽相同,互相交流读经典,可以使我们学习得更加深入,理解得更加完整。交流切磋,既是品读经典的好习惯、好方法,也能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友谊,营造健康和谐的人文环境。

经典一直都凝结着语言文明最精华的部分。如果我们对经典避之不及,很可能带来阅读传统的断裂,更会被视为关于阅读整体的一种隐喻——如果穿越历史保留至今的文学经典都无法凝聚目光,那么昙花一现的现代文学又能给阅读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