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伞
初二 散文 834字 90人浏览 月亮在戈壁

伞与雨的世纪情缘,谁会读懂?答:只有彼此…。。

题记

江南的雨细细的,密密的,像江南的女子般柔美,多情。细雨蒙蒙下的江南更显柔情,如开在雨巷中的伞花,诉说着这个小镇几个世纪的纯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伞该是雨的魂,守候着雨几个世纪的寂寞。寂寞的雨巷,潮湿的青石板路,以及来来往往撑着油纸伞的人们,这才是江南的全部,而伞是雨的全部。只有伞才听得懂雨的吟唱,只有伞才能看穿雨的寂寞,也只有雨最懂伞,懂它斑斓花纹下的单纯,懂它旋舞步下的宁静。

伞和雨又仿佛是天生的宿敌,因为伞的出生就是为了阻止雨的肆虐。微凉的雨滴敲打在伞面上,轻柔且动听。伞见证了雨的一生,雨的历史便是伞的历史,他们共同缅怀过去,期待未来。不知从哪儿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有敌人才最了解自己。”是啊,朋友有时可能并不了解自己,但是敌人了解,就像伞和雨,天生的宿敌,却彼此看透。

伞和雨的邂逅该是一场传奇。沉默的伞与飘摇的雨见证了这个小镇几个世纪的兴衰。江南女子温婉娇美,似水柔情,江南人骨子里浸透的都是雨,伞挡住了雨,却挡不住雨对江南人灵魂的浸透,伞该是沉默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得第一次读戴望舒的《雨巷》,内心抑制不住地悲愁,像诗中的词句一样,浸着伤痛。丁香姑娘从他身边走过,静默地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而雨亦如此,从伞的生命中走过,匆匆,就再也不回头,只留给伞一段水迹,过后便消散,伞孤独地在雨巷中打,可雨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场雨了。有些失去的东西即使一模一样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却不会快乐,因为他们跟从前的已经不一样了,那些美好的时光已经溜走,再也不会回头了,即使出现,也不会如曾经的那般美好。伞就会这样等待着,期盼着一个永远也不会到来的将来,一个只属于伞和雨的将来。

雨该是伞的知音,像子期与伯牙那般默契。伯牙鼓琴遇知音,子期领会琴曲志在高山流水。当子期逝去,伯牙摔琴谢知音,音乐只为懂它的人而存在,就如伞只为雨而存在。伞读懂了雨的沉默,雨看穿了伞的悲哀。如果天空从此晴空万里,那伞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不过是徒添凄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