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抚头的温柔
初二 记叙文 533字 43人浏览 十三月国度

平静之后总会有暴风雨来临,令人紧张的期末考试终于来临了。

在家的几天真是快活,没有作业,没有束缚,灌透全身只有自由,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美景也总是不长。我从云端一直跌落到谷地,我的心差点摔得粉碎,是生长于峭壁的那棵瘦小而坚强的树感动了我。

回到家,家里人急忙询问我,我默不作声,他们似乎都懂了,一个个停下拍手,每一个动作都如此地缓慢,知道一切都静止。他们只是呆呆地看着我,我紧张到了极点,也伤心到了极点。我试图躲过他们的眼神,无意中发现父亲低着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头垂得很低很低,头发倚在惨黄的脸上,多年劳累的腰也似成了一张弓,他的双手紧握,一动也不动,我有些后悔与惭愧了。

接着父亲站了起来,我连忙过头来,将即将涌出的泪水又硬让它回流,只见父亲停顿了一会儿,又向我这边缓缓走来。

“咚咚,咚咚咚……”我的心跳在加速,父亲到这边站在这里停了很久,我从余光中发现父亲将右手抬起,我立刻紧闭双眼。我心想:“打就打吧,反正也是我不对!”却感到有一股暖流,是,是父亲的手,父亲温暖的大手从头顶划到发梢,我跳动的心也安静下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的一抚头,似阳光融化了我冻结的心灵,似春风,给了我新的生机。

寻寻觅觅,才慢慢发现,原来父亲就是那峭壁上那棵瘦弱而坚强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