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时节又逢君 白诗羽
初三 散文 3410字 1167人浏览 惜花童

花落时节又逢君

杜甫诗《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阴历三月,落花时节,此时的杜甫在安史之乱后,漂泊到江南一带,和流落的宫廷歌唱家李龟年重逢,回忆起在岐王和崔九的府第频繁相见和听歌的情景而感慨万千写下这首诗。世间离乱,物是人非,人情聚散,时代沧桑,当年红极一时的李龟年,与诗人再次相遇时,年老衰残,贫病缠身,眼前的落花全然是一幅衰败凄怆的哀景。

相遇相聚再分离,这或许就是一种缘,每个人都是《滚滚红尘》里的一粒沙,沙和风的相遇相聚别离,并非是我们的刻意,就像那句歌词:“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世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分易分 /聚难聚„„”缘深缘浅就像这首歌词写得一样。我一直相信,缘分是非常重要的,谁和谁相遇,谁又与谁相恋,总是会与缘分纠缠不清。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千万里,总会因缘分而走到一起,终于相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总是近在咫尺,也形同陌路,无缘相识。

一阵春飞风吹落了桃树的几朵桃花,茶糜花事了,时光流转,每一分,每一秒,都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的故事上演,每一座城,每一个灯塔下,总会有着一段飞蛾扑火的爱情,每一颗夜幕下落的泪,都温暖了每一个季节的开端,我以为那只是一场虚幻的爱情,却不知风月情浓,让人一生心疼,这或许就是一种相遇,或许是一种缘分吧!

窗前的水仙花悄然绽开了笑脸,绿色的羽衣在碧绿的叶间翩跹。听窗外的风呢喃私语着春天到来的欢畅,我仿佛看见,春姑娘已穿着绿色的长裙,从南方小岛迈着步伐走来,一路上,可以看到油菜花已经满山遍野尽情地开,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绿色的新衣,春姑娘轻盈的嘹亮的歌声叫醒了大地上沉睡的万物,鱼儿已经再水里自由自在地追逐喜戏,田里的蝌蚪也在寻找它的青蛙妈妈,燕子也在屋檐上啄泥土建房„„

一切都是欣欣然的样子,如今回想着我在北上的火车上读到的文章看到的风景,心在转,为着春的到来而喜,也为那些在春天里相遇的恋人喜,一篇《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让我走进了你那一位民国传奇女子张爱玲的一生,她在那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演绎了一场凄美苍凉的尘世悲歌,留下了一段倾城之恋。

从白天到黑夜,从寒冷的冬季到温暖的春天,如今面对静夜星空,月色如银,心动如海水般起伏翻滚。一盏灯照亮书桌,任思绪在键盘上飞扬。一直在情感的边缘徘徊,及时春已到,

却无法克制因那倾城绝恋的爱情中,心伤,落笔处处斑。不道离愁却把愁种,不话凄凉却更凄凉,好一个月夜,云漫漫、风轻轻,此时寂无声。

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安静而孤独。而那个传奇女子张爱玲也有这样的一个世界,她的世界里因为胡兰成这一片多情的云点染了,不再是一个安静的世界,那一片云,再也不能轻易地挥去。

那是1944年的立春,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伫立在张爱玲所住公寓的门外,他是多么的渴望见那个《封锁》文章的作者,他爱慕她的文字每回读她的文章都会:“一回又一回傻里傻气地高兴”,两人未相逢却相识,他在门外的等候,可最后还是不能见到那个奇女子,胡兰成开始有些悔意,这样一位文思敏捷,才情超绝,样貌端正的女子真得是那样高傲与世隔绝吗?

似乎一切都是注定的,张爱玲何尝不着急见这位素昧平生的胡兰成呢?当落日的余晖从她的公寓的窗户里斜射进来,这时她才注定,再不去见这个男子,就来不及了,故事的开始似乎都是这样让人心急如焚,她犹豫着、徘徊着、思考着,为了心里的那份爱的执着,她主动迈出那一步,当胡兰成魂牵梦萦之时,张爱玲的一通电话拉开了两人爱情的序幕!

其实两人的初见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可是这一次的相逢,两人都已几乎将对方做为知己了!花开花落,是一个季节走过的声音;云卷云舒,是一份情感路过的身影;所有的相遇都需要耐心的等待。于千万人之中的等待,张爱玲遇见了那个令她一生都为他牵肠挂肚的中年男子。

一次,他向她要一张她的照片。那照片的背面上写着:“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曾经似水流年的记忆,有过他的年华里,他虽然没有给过她真正意义上的告白,她却爱上这样一个花心的男子,时局的动荡让她和他走上了分离的道路,她想无论如何跨越万水千山也要找到他,而这个男子最终还是辜负了她,一路颠婆的胡兰成在乡下和斯家小娘范秀美生活在了一起,可怜了那个一心一意要到天涯海角寻她的爱玲!然而当她到乡下找到他时,换来的是一句:“你来做什么?还不快回去”此时的天空里,那一朵白云已经飘到了别处,她心中的世界已是一片暴雨,前方的路已被大雨冲垮,留下了一地的泪水。

所谓的海枯石烂,原来只是一场虚幻,不乱是胡兰成还是后来的桑弧,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当云开雾散的时候,当花落的时候,所有的过往都埋藏在时光的隧道里,我很痛心向她这样一位多么有勇气的女子却没有遇到一个真正一心一意对他的男子,她走过了流言蜚语的人生,过往的爱恨像天边飘散的云朵,洗尽铅华之后,在岁月尘世里,洒脱地成长。

花落时节又逢君,谁为情种?从满城风雨中走出来的她遇到了65岁的赖雅。如果说张爱玲的前生,同胡兰成的相遇是一场躲不过去的劫,那么和赖雅的相遇,便是上天注定给她的一场细水长流的爱。赖雅是一位温柔风趣的男人,他用他半生的睿智阅历来细心呵护她,令她的一生得以圆满。经过尘世的喧嚣洗礼,也许你会更珍惜那一个可以给你一段天长地久的爱情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就是赖雅,像她这样一个把爱情当做生命全部赌注的女子,最后上天可怜这样一位才女,让她遇见了她生命里的白玫瑰。她和赖雅在一起才感觉自己有了一个家,说好的天长地久的爱情还是抵不住岁月的洗礼,年迈的赖雅完全瘫痪了,终日与床为伴,而作为妻子的她细心地照料着他,她卸掉了身上所有的光环,用她的温柔陪伴她走完人生中最后的一天,那一天,赖雅在她的读书声中慢慢地睡去了,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窗照在这两个相爱的人身上,她看着沉睡的丈夫,她轻轻地亲了他的额头,眼泪落在了冰冷的尸体上。 失去了爱人,带着一个女人的心,从冬走到了春,爱情没有早晚,赖雅是她生命中可以和他相亲相爱地过一辈子的人,虽然他来得比较晚,但是她拥有过他的爱,世界上疼爱她的人走了,于是她又拾回了曾经的孤独„„

金凤玉露恨相逢,那一场倾城绝恋已成过往,情未走远,岁月静好,听身边的故事,最美韶华里的相遇又在这个春季上演。漂洋过海,一路向北,只因花开时节又逢君!

B姐,是我的一个文友,认识她快两年了吧!偶尔听她说起了她和他男友的爱情故事!她说,她是在贴吧里认识他的,他和她不是一个学校的,但他每天晚上都会骑自行车去陪她学习,她告诉我,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很简单,她想谈一场恋爱,而他也许谈一场恋爱,两个人见面也算是一见倾心,就开始了一场恋爱,现在的B 姐老是给我说他的男友对他多么的好,每天都她一个拥抱!对很多情侣来说,拥抱、接吻都是必不可少的亲密动作吧!我对她说,一个拥抱就把你卖给他了,你确定他是一个真心喜欢你的男生吗?林芯说,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难到爱情真得像B 姐说得那样吗?爱情其实很简单,只不过开始于一个拥抱或者接吻,只不过一句诚心实意的“我爱你”。如果当初的胡兰成对张爱玲这样那该多好啊!那样传奇女子的背后将不是一场心酸的爱,更不是一首凄凉的歌!爱情或许是你对有的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那一个人。

锦瑟流年品芬芳,繁华落尽梦落空!

轮回的缘,终究在岁月里沾染了沉香。指尖的青词,温婉在暮春的眉梢。千里之外,穿越红尘,与你相依,就像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白流苏与范柳原在动乱年代的爱情一样,俩人从不相识到相识相聚离,这也是缘分。小说最后,张爱玲写道:“她只是笑吟吟地站起来,

将蚊帐烟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抵如此”这里张爱玲是在说白流苏,也许是所有女子——一种无法把握命运的女子,既然无法把握命运,有何不相信缘分呢? 作家三毛将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爱情故事写道剧本《滚滚红尘》里,若沈韶华没有遇到章能才,她会不会一辈子都被父亲锁于家中,沈韶华和章能才一见倾心。这就是缘分,沈韶华与余老板无缘,所以即使他一心一意喜欢韶华,他也无缘和韶华相爱,而缘分,让沈韶华死心塌地的爱着汉奸章能才。

花开落节你是否会遇那一个她或者他?每一座城,是否有着一个等你的人,每一颗落下的泪,都包含着深沉的爱!谁在年少轻狂时,不曾爱错过一场缘分!愿你花落时节又逢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