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寒山寺作文
三年级 记叙文 1610字 1764人浏览 信丶强哥

游寒山寺作文

寒山寺

作者:于冬梅

我去枫桥,当然也是因为那首诗。

幼时初读,以为寺在一座叫寒山的山上,也以为寺距离桥会有那么一段遥遥的路程,那夜半钟声,悠悠地传到倦泊在河埠的客船上,传到了落第诗人张继的耳中。及至岁长,知道了寒山,拾得,知道了点儿隐士,禅宗,或者“道”„„还有西湖孤山曲园堂内,看到的那块曲园先生书写的《枫桥夜泊》诗碑的拓印。所以,不亲自去看一趟,教我如何能释然?

而其实,我去枫桥,去寒山寺,更因为了寒山。

我尚未能去浙东的天台山,谒拜国清寺,找寒岩洞,在寒岩洞外坐一坐,吟诵他写的:“独回上寒岩,无人话合同。寻究无源水,源穷水不穷。”那么就先到枫桥,这个他并未来到过的原名妙利普明塔院的寺庙,却以他之名改为“寒山寺”,一睹他与拾得的雕像,看一看寒拾殿,还有和合泉。

晚唐,台州刺史闾丘胤在他的《天台三圣诗集序并赞》一文中,写寒山子者,“不知何许人也„„或长廊徐行,叫唤快活,独言独笑„„形貌枯悴,一言一偈,理合其意,沉而思之,隐況道情;凡所启言,洞该去默。乃桦皮为冠,皮裘破弊,木屐履地„„”一个在当时世人甚至僧众眼中疯疯癫癫的像是和尚却又不曾真正剃度出家的隐士,在身后名声鹊起,被誉为“诗僧”,诗作与其行事之风备受推崇。寒山,到底是怎样一个隐士?

我徘徊于寒山寺里,普明塔高高矗立。寺院的墙壁上到处挂着寒山子的诗。我寻找寒拾殿,当走到殿前,却看到令我倍感失望的现象——寒拾殿正在维修之中。想必心向往之的事物总是会有些曲折,有些多磨的意思,也就劝慰自己了——以后还可以再来一趟,这便是理由。

在三十而立的年龄,寒山迁隐天台山,在这之前他已有家室,饱读诗书,多次应举不第,彼时正逢安史之乱,而禅宗在中国开始兴盛,六祖慧能的“南宗禅”大兴天下。也许原因还有很多,寒山,从此开始隐居并皈依了佛。

寒山的隐居,是彻底的隐居。他从趋名逐利的士子生涯中解脱出来,成为一名禅师,这种角色的转换,是寒山的觉醒。他写道:

众星罗列夜深明,岩点孤灯月未沉。

圆满光华不磨莹,挂在青天是我心。

心如青天的明月,外界的一切影响只是虚妄,明月才是永远不腐不败的光辉。

所以当闾丘胤仰慕他的名声派人来天台山找他时,寒山大声疾呼:“贼!贼!”跑进岩穴不出来了。

但是后人应该感谢这位刺史大人,正因为他对寒山的崇敬,寻寻觅觅收集了寒山的诗作,世人才能在《全唐诗》中读到寒山的诗。而我手头那部中华书局出版的一千多页的《寒山诗注 附拾得诗注》,繁体竖排,要多久才能读完?

寺门前行不远,是铁铃关。挨着关墙的,便是枫桥了。登过铁铃关,缓步走上枫桥,心里颇为感慨——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与很多人一样,脑海里记着那首从小便会背诵的唐诗,想象着“月落乌啼霜满天”的景象,必得来看一看这里,这个念想才似乎有了着落。

这座建于前唐的石桥下,悠然流过运河之水——它的上游,是尽藏铅华的西湖杭州,下游,则是曾经纸醉金迷的瘦西湖扬州。往昔,航行其上的一定有千金买笑的巨贾,有倚红偎翠的达官。而在深秋之夜,能够独自一人伫立船头,披冷霜,听乌啼,伴枫叶,看渔火的,大约也只有远离富贵的诗人了。

枫桥与寒山寺的闻名当然不是因为寒山,它为普通人所熟知的,是因为张继的那首诗。一首诗造就千古风景,当以此为最了。

张继与寒山,是同时代的诗人,张继夜泊在寒山寺前,肯定也会想到寒山,不知道他写《枫桥夜泊》的时候,有没有听到过寒山的这首诗: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

诚然,寒山有什么可说的呢?你,又如何向另一个人描述自己的心境呢?张继当时听到的乌啼与钟声,又是如何的一番愁呢?„„

我便如此想着,在河边静静地坐着。秋阳当照,温煦可人。但我等不到夜半的钟声了,我要走了。初次读到这首诗的年纪忘了是几岁,多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坐在桥的旁边,寺的对面,季节对了,只是时辰不对。但这无妨,寒山寺的钟声,已经在我的意识中撞响,并一程程发散,一圈圈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