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雨人痴醉
初二 散文 802字 381人浏览 想取的名都没有

淫雨霏霏,这是否可看作是上苍的恩赐?在久经冬季的干燥下,倏然下起绵柔柔的春雨,难道你不会感到湿润润的快意?这春雨,似草尖,轻轻地挠你的心窝儿,难道你不会感到痒酥酥的?甚至有一种想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打滚儿的冲动?难道不能勾起你对它的爱意?

春雨撩拨着人的欲望。

“春雨贵如油”,庄稼是农人的命根子,很容易想象他们在漫长的冬季里是如何盼星星盼月亮,无数次地企盼春雨的到来——只为第一场春雨。他们在火炉旁想着播种的事情,赶集时想着播种的事情,在吃喝拉撒时想着收成时的欣喜,甚至睡觉时也过一把丰收情景时的瘾。醒来发现不过是一场梦,若有所失,想倒头回去再续梦,却发现怎么也续不上了。这时春雨乍然而至,终于浇灌了他们浮躁的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诗人则安然。他们会稳重地、静静地等待着春雨的到来。等春雨飘然而至的那一刻,他们宁静的心也禁不住诱惑了,僵滞的思维高速运起来,冻结的笔管也炽热起来——诗人绝不放过任何诗意。于是,孟浩然夜里闻雨声,写下“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杜甫入夜悟雨意,挥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韩愈京城看雨景,即兴“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他们把自己的得意之作载于汗青黄纸上,是想在后世找到忠实粉丝抑或是知己?

隐者山人对这春雨有何情趣?他们也许把春雨看作是寂寞里的一丝热闹?或者看作是红尘外的一丝清净?抑或是先哲临终前的缕缕哲思?谁说他们不可能在山麓下设一茶案,煮沸茶水,任雨水融进袅袅茶香,嘬一口甘甜?谁说他们不可能在榻上酣睡,却被从窗沿滑落的雨珠唤醒?谁说他们不可能在竹林间焚香抚琴,任雨声、琴声与灵魂的颤音融成天地间的绝响?他们也许要感激春雨,庆幸自己与春雨达成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那么才子佳人?他们也许会撑一把油纸伞,踏着青砖绿瓦上的雨痕,于嘻笑说逗中在这飘飘洒洒的,如绣花针、如草尖、如细线的春雨中渐渐淡去,留下他们的足迹与雨痕交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

春雨,醉人。醉者之意不在水,在乎春雨也。

一场春雨人痴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