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类作文
初一 其它 3617字 6747人浏览 想怎地怎地

支撑议论性应试作文获取高分的三要素分别是:结构、用例、文化(含思想)。结构提供穿透力;用例提供表现力;文化提供保障力。

大的外在结构是千字作文最大的逻辑外现,结构中坚实的布局,瞬时能够释放逻辑的理性框架所融注的思想,使文脉让阅读者,一目了然,清清爽爽。段与段、层与层之间的逻辑,及其内部的逻辑,也最终外化为一种结构。在这种认识下,结构即内容,所以,论证主题的材料,如若对比性比较强烈,那么,我们就可以采用“剪刀式”,即正反对比,或者前后对照;如果层层递进,或者正常的起承转合,那么就使用“金字塔式”,即在主体部分使用三大段,或者使用三个彼此有逻辑联系的三标题,或者使用三个大中心句。这种布局,容易增强文章的穿透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用逻辑严谨的小自然段,来解决主体部分分层所造成的“阿喀流斯的脚踵”问题,即主体部分彼此过于游离,显得不严谨不必然的问题。这个小自然段可以单独存在,也可以成为例证段的开首,或者结尾部分。如若稍长,必须单列,否则,它往往遮掩例证的光彩。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从大的例证的例子的角度去看,这个例证需要顶帽子,也需要双鞋子。帽子和鞋子的存在,如若营构好,一定可以解决困扰学生议论文上升的顽症,好多学生抱怨使用基本格式得分不高,实在是对问题思考不深,材料不充实,没有把握好主旨,分析好问题的原故。

文章主体部分,三个大例子,非常明了,论证有力,前后理性分析有力量。回到我们训练的结构:

如果采用“剪刀式”,主体两个大部分或者复合剪刀式(两大部分又可以各自分成两大部分)的各个部分,关键点在相反或者相承的结合部位,这个结合的部位,一定要用理性的句子阐释清楚。

可简洁地概括如下:

第一段(起):引入,提出观点;

第二段(承):简析,承接;

第三段:①中心句;

②大例(正)或者两个例子;

③针对性地理性分析;

第四段(转):理性地承接,分析;

第五段:①大例(反)或者两个例子;

②针对性地理性分析;

第六段(合):总体性地解决问题;

第七段:升华回扣。

笼统地讲,分为7大段,如果用复合剪刀式,则为9大段,或者更多。 其粘合的关键处,在于第三段的理性分析,和第四段的理性分析。

有了穿透力,再就是表现力、支撑力,其实就是一个以什么指导思想来选择材料的问题。

第一,扣中心主旨选材。中心是灵魂,材料是血肉,材料必须准确、正确地支撑观点,富有表现力。文中的例子,除了对分论点负责外,还必须对中心论点负责。在作文实践中,发现有些同学运用论据,切合分论点,而游离中心论点。或者表述的,与全文主旨不一致。皆不可,这是因为以偏概全了。

第二,广泛取材,有新意。老把玩使用一个领域,一组,甚至一个例子,就是捉襟见肘的“宿构”,风险太大,因为考题设计各不相同,不同题干中心,

需要的材料各有侧重,并不是一则材料可以千变万化地适用各种论点,这种守株待兔的办法,形而上地理解了“以不变应万变”的道理,是有害的。

第三,必须文化气韵足,文化底蕴行天下。文化中蕴涵着更多的信息,带有更多的智慧,而且富有可多层次的阐发的意义,这样文章就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不是脆弱的,而是有坚实的基础。文化材料运用恰切,不但可以使自己的思想有效释放,而且可以同时释放阅卷人的思想。

第四,避热,适当取生。大家都熟的材料,不断地使用到文章中,这不仅造成大规模地撞车,显得很单调。而且常识化的东西,点到为止,阅卷者或者读者,完全可以在心中形成完形效应,用不着你展开材料大规模地阐释,而在热中取生,或干脆使用新材料(相对而言),一方面开阔了认识的领域,一方面能引起阅卷人、读者的新奇感,“不觉令人一振”,这种感觉直接地释放分数。

如若采用一个大例子来表达,难度很大。但并不是不行。

因为,这一个例子是一个大的论据,用一个论据说明有层次的道理,而一个大例子的表述,它本身就有顺序,它在极其顽强地表达着自己。这两个顺序是否能和谐地搭配,这是一个大问题。

如果大例子本身的叙述占强势,这往往成了一个故事梗概,也就是成了缩写,缩写很难说有原创性。

如果说理的议论占强势,往往会割裂故事,出现零零星星论据,论据反而不能集中有效地发挥作用。

但必须把握准一个基本点,使用一个例子,其本质是议论文,而非记叙文,是为议论组织文章。

具体操作:

1、将一人或者一文,分割成有因果关系、承继关系、递进关系的三大部分,利用金字塔式结构行文。

2、将一人或一文分隔成对比明显的前后两个部分,正反两个部分,在比较中,利用剪刀式相反相成地行文。

3、利用人或者事件本身的逻辑,依循其散文式行文的文理,在行文的关键处,点明点透,写详主旨。

使用该种方式,是自由了,但往往“自由换低分”,反而是个陷阱,一定要有足够的戒备。使用该种方式,论述往往容易散漫,什么都有,等于什么都没有。而且,还容易在文章中搁置弄不清楚的问题。

因此,你一旦选择了这种结构方式行文,必须对主旨和大材料有个透彻的把握,以主旨的阐述为中心,材料该删则删,该留则留,让其处于第二位。

将理性的阐述,以提纲的形式表明,并明朗地出现在文章中,在骨架作用处显现。其他材料,因为需要而应用于其中。

这样,凭借逻辑的清晰,结构明了,打破故事或者人物给人的常识性的印象,相对而言,几乎是一次陌生化处理,因被重新组合,而出现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所有的材料,包括大家都熟识的材料,因为你的见识,重新走进阅卷人和阅读者的视野。沉睡的信息,因了你的见识而被激活。反而,富有创新意味在其中。从老材料中发现新角度、新知识,也是令人惊喜的。这需要学生广泛阅读,深入思考,胸中有丘壑。

真正的有文化的文化散文,就可以这样写成。

从这个意义上讲,学生若对主旨和材料,有两个准确把握,值得一试,反过来也会影响你对金字塔式和剪刀式的更灵活通脱地应用。

无论采用哪种方式,只要文从字顺,合乎高考应试要求,内在地消除阿喀流斯的脚踵问题,就是对观点有一个更深更广的把握,对观点的分析有了一个明晰的思路,只要逻辑主干见识明晰,思路不乱,就能够坚实稳妥地取胜。

在此温习“金字塔式”议论文一般性写作。再重复一遍,“无招”一定胜“有招”,但前提是曾经有过许多“高招”。这是针对“新给材料作文”(后话题时代,话题作文背景上的新一代给料作文)的。

下面是一篇学生落实这种思想的例文:

留一扇门(话题:拒绝与交流)

张强

拒绝,还是交流;这是一个人生大问题。

——题记

《无题》画的是,一个人为了抵御外界的攻击,拚命筑起堡垒,然而他却忘了为自己留一道交流的门。而另一个人,正在墙外张望。筑墙人,虽然成功地拒绝了外界的伤害,但他自己也被永远地困在没有交流的世界里。

走出困境,必须要在墙上做文章:留一扇门,要拒绝,也要交流。

拒绝是一种保护,虽然会让你错过许多风景,但有时也会创造更美丽的风景。

世界著名文学大师雨果,年青时曾经与出版商签订过一份合同,要在半年之内写出一部长篇小说。为遵守合同,雨果拒绝了朋友们所有的邀请,并把外衣都锁在橱子里,甚至把钥匙都沉入门前的湖里。他专心写作,终于在合同规定的日期前一个月交稿,这就是闻名于世的《巴黎圣母院》。

雨果选择的是拒绝,他虽然错过了五个月的美丽风景,但为人类创造了一片永恒的风景。

拒绝,既有保护,又有错过,其关键在于人自身的需求。

交流是一种开放,但它在开放的同时,可能会给你带来伤害。

孙膑与庞涓的故事妇孺皆知,他们同是鬼谷子的弟子。他们二人都认真研究兵法,不敢有丝毫懈怠,然而孙膑总是技高一筹,这便引起庞涓的嫉妒。后来庞涓做了魏国的大将,孙膑也逐渐为世人所知,妒心正炽的庞涓一心一意想加害孙膑,假意邀请孙膑到魏国切磋兵法,设计陷害他,挖掉了他的膝盖骨。

孙膑的选择是一种开放,他欣然前往,没有拒绝这种“善意”的邀请,最终遭受陷害。虽然马陵之战,公正降临人间,但孙庞的故事的确令人深思。

交流,如果是没有保障,没有条件,如同墙外的人,在阳光白云隐去后,独自面对荒原,无疑是危险的。但无交流,世界将一片死寂,连个悲剧都不会发生。

拒绝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交流可以向外界传达你的心声。单纯的拒绝,也可使人自我封闭;有效的交流,也可使人自我壮大。

关键是知道自己什么该拒绝,什么该交流,这是生存和发展的智慧。我们在未加入WTO 之前,虽然可以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但与我们寻求经济高速发展的欲求不相适应,我们寻求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交流。入关协议后,按照步骤,我们逐步放开市场,而不是一下子未有任何拒绝地放开。所以,未入关前大家都喊“狼来了”,但在发展过程中,虽然有这样那样问题,但不是狼在肆虐,而是

健康发展。

拒绝与交流,看起来是对立的,其实是彼此相通的,运用的好,创造财富,创造生活;运用不好,反受其害。

怎样运用好?我想,在交流面前应当竖起一道防卫的墙,在拒绝面前应当打开一方空间,两者要兼顾,是进是出,不能机械地理解,要辨证地看待,巧妙地应用。

所以,我要对漫画中砌墙的人说:“请为自己打开一扇门!”对遥望的人说:“不行,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