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上的爱
初一 记叙文 959字 35人浏览 玖久社工year

在寒冷的北方,入冬总是有雪的,白雪时而如翩翩飞舞的粉蝶,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不肯轻易着地;时而又像飘零的落叶打着旋儿,优雅地翻着身子,时而又似纷纷扬扬的柳絮,辅天盖地。

我再次过身去,对妈妈说:“天冷,你回去吧!”妈妈只是理了理零乱的头发,笑着说:“天黑路滑,我再送你一段,等到了公路上,我就回。”我无言走在路上,而我的心却像起风的海面,久久不能平静。

曾几何时,我以为妈妈眼中只有小妹,我?!总是次要的?曾几何时,我以为我是家中可有可无的角色,从不被人重视,曾几何时,我以为我只是家中的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又曾几何时,我以为家只是给我生活费的地方。要放寒假了,面对一堆堆一撂撂的“家当”,我总是捷足先登,老早就开始一点一点往家里挪,直到放假,而同学们的行李却从来都是父母请假带回去的;每年的冬天,当天气看起来还很明媚时,我就早早预备了厚厚的棉衣,因为我知道,如果变天,没有人会给我送衣服,而我的同学们却从来都是轻装到校,冷了,一个电话,父母即刻就会从天边飞到学校,送衣送衫;我要学,茫茫人海之中,我举目无亲。到不到学校大门,是我自己问着、找着……从那时起,我的心就被冰雪封住,我的心被冻的冰冷、坚硬,可是,在今天这个寒冷的冬日里,我感觉心底吹过一阵春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了公路上,妈妈说:“你走吧。”我跳着“咯吱”响的积雪,迎着刺骨的寒风,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曾经,我以为这个世界永远是冬天的,永远都是刺眼的白,刺骨的风,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发现,我,错了。

我缺少爱吗?非也!我只是没有发现爱,没有发现身边一点一滴微小的爱,还是我无意一白,“我手冻了”,妈妈就又是烧水,让我汤手,又是深夜跑到诊所给我买冻伤膏吗?还是我说冻脚,妈妈连夜赶着给我做了一双厚厚的鞋垫吗?而后又赶着织出一双棉鞋,忙着给我送去吗?不是因为我晚十分钟回家,妈妈便急急忙忙地跑到学校去接我吗?不是因为今年冬天大雪封道,妈妈不放心我,遂站在冰山冷地的白色里等我吗?其实,爱就在我身边,而我,却至今才明白。

蓦然回首,却见妈妈还在纷飞的大雪中站着,呼啸的西北风吹打在妈妈弱小的身躯上,我的心是痛的,风雪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大声向妈妈说:“妈,鞋很暖和。”我知道妈妈一定会笑,对!我看见妈妈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穿在脚上的母爱,无论在多么大的风雪里都会温暖着你,无论你走多远,都不会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