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1153字 166人浏览 活宝我我我我是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彭柏塔】

口述以恩,因心而爱。“嗯”,意味深长;“嗯”,是我爱你。——题记

燕嘶鸣,是在对春天言谢;树摇曳,是在向春天示恩;花绽放,是在给春天献心;大地颤动,是在为春天颂爱。春天的颂歌在我耳边回荡,心灵深处,一首父爱的颂歌悠然响起。

因为生活境况所迫,所以父亲在我四五岁时便外出深圳打工,以致漫长的一年里他仅是两次归家。清明的忧愁,碎裂不了我厚厚的情谊;春节的喜庆,遮掩不了我深深地爱意。每当父亲归家过节时,年幼的我总会第一时间奔到他跟前竭力喊叫道:“爸爸!”我曾幻想着他会紧紧地抱着我,疯狂地亲吻着我的额头,然后温柔地说:“乖儿子!让爸爸好好看看!”然而,事与愿违。父亲竟愣住无以言对,许久才挤出一个字,“嗯。”父亲这般回答,然后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脑勺。他不仅拍去了我头上的灰,也拍去了我脑海里的爱意。“为何!为何你不懂我的心呢?”

渐渐地,我成长了。不复儿时的稚嫩多言,也不再重复质问你究竟爱我多深。我收敛了我对你的爱意。直到小学四年级时,才打破了这种静寂。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叫做“我的爸爸”,瞬间唤醒了沉睡在我内心的对父亲的爱,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文笔,毫不吝惜地发泄内心胀满的爱意。爱如流水,淌过我心尖,从未拥有过的温暖溢满心房。文章倾泻了我满满的爱意,因此大获好评。我满怀信心地像父亲

递上我的得意之作,期望的,是父亲的肯定与自豪。他仔细阅读着,仍旧一言不发,一遍又一遍地浏览。“爸爸!你觉得怎么样?”他又是愣住半晌吐不出一句话,许久应道:“嗯!很不错!”仅此而已?没错!仅此而已!父亲不再回应,只是盲目地一遍遍翻弄着我的文章。也许是他根本察觉不到和文字融合一体的情感,所以才会如此冷淡吧!

父亲一直保持的沉默,终于是在病痛折磨下封不住口了。他就像是一只蜗牛,尽管倔强,可在失去了坚硬的外壳后就是软趴趴的身子。拥有刚强的外表,却持有一颗柔弱的内心。一〇年六月炎炎夏日,父亲因多年应酬的烟酒的侵蚀而入住医院。静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脸色是那般苍白。那种凄凉的白,蔓延到我心底,一点点地侵蚀我的心。它狠狠地刺激我的泪腺,催使那泪儿不由自主地落下。我很想冲到你跟前紧紧地握住你的手,用我的炽热的温度温暖你,想要说很多一直想说却没说的话……可是恐惧击垮了我,我竟愣在原地动弹不得。“儿子,你们过来一下。”父亲低语却响亮,我和哥哥立马冲到了父亲跟前,“爸……”我欲言,却被泪水淹没无法吐露。“没事!我不是很严重。爸爸不在家的这些日子里,你们要乖乖的。记得要吃好睡好,别老是惦记着我的病情…还有,我爱你们!”我再一次愣住了,醉在父亲的言语里,我积蓄已久的串串言语竟消逝在迎面吹来的暖风里。不知所措的我,雷同地应答道:“嗯!”。

“嗯”,是父亲对我所有的爱意;“嗯”,是我对父亲所有的爱意。原来,一字万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