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笋记
初一 记叙文 1360字 292人浏览 请珍稀每一滴水

每年春天,当第一声春雷响起,大地为之震动,万物生发,同时复苏的,还有一种来自地底下的美食。那种在舌尖、唇齿间舞蹈的味道,只要在心里默念出,所有的味蕾便调动起来,从去年的菜单上,指认出那两个字:春笋!惊蛰一过,大荆智仁的农户们,便开始忙碌起来。后山的竹林里,正在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革命。晚上再下一场雨,是再好不过的。清晨踩着露珠上山去,笋宝宝们在黄土的摇篮里,渐渐苏醒,急不可待的要拱出地面,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世界。挖笋,是个体力活,更是个技术活。看似毫无异样的竹林,其实暗藏玄机。如果没有一双火眼金晴,你根本不知道哪里有笋。踩在松软的黄土上,用木棍、镰刀四处搜寻,仍是一无所获。而或许,就在你脚下,你所踩住的地方,有一个笋宝宝在窃笑。世代居住于此的农户,则仅凭一双肉眼,便能迅速锁定目标。勤劳朴实的农户们,每天早早上山去,从看似平常的黄土里,挖出大地昨晚的新生儿。而那些来不及挖出,便已经拱出地面的笋宝宝,它们将有机会长成参天修竹。这是大自然的奇妙!它分赠给我们美食,又给我们美的滋养。当春风舞动山上的数千修竹,和着山下的良田、溪涧里潺缓的流水,这些衣着素朴的农户,挑着满满的竹筐下山,夕阳将温柔的余光,洒在粘着黄土的笋宝宝身上。发现笋是个技术活,如何把它挖出来,则是个体力活。用长柄窄刃的锄头,从四面八方开火。这种农耕时代一直沿用至今的工具,仍有着现代机器无法代替的灵活与简便。一双握惯钢笔与书本的手,显然不懂得如何去驾驭一把锄头。当我费力提起它时,笨拙的姿势,引发了一阵善意的笑声。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老公公,使用起来却上下翻飞,灵活之极。当黄土向四边退去,亭亭玉立的笋宝宝出场了。只见它身着褐色贴身褂袄,头顶几片嫩黄的叶子。而已经拱出地面的笋宝宝,叶子是绿色的。最后的起土一环,至关重要。要知道最美味的部分,是底下几公分处。挖得太浅,则失矣。好了,深度可以了,全凭的是经验,用锄头轻轻一撬,笋开始晃动,继续,遂颓然倒向一边。这时须用手,轻轻抱起。哦,下面还有盘缠的根须,牵绊着,述说着对黄土地的依恋与不舍。用手指轻轻一掐,嫩白的纤维便裂了开来。抱着胖胖的笋宝宝下山,新翻过的黄坡很是松软,一踩一个脚印,仿佛弹性十足的棉被。这样山坡虽陡,也不用担心会打滑。看阳光在对面山头的竹林上跳跃,农田里新压的土豆在萌发新叶,溪水流过水步汀的欢畅,感觉自己像个凯旋的战士。劳动后的食欲,总是特别旺盛,尤其是美食当前。满满两大盘春笋烧咸肉,一抢而空。切成大块的笋,嚼在嘴里松脆有度,鲜甜可口。一口吃下,嫩嫩的纤维,毫无渣滓、涩味,更有一股奇鲜,停留在舌尖、唇齿。那种鲜,异于海产品,更不是味精,是植物特有的芬芳。刚摘下的笋,最好当天吃掉,老了就不好吃了。除了供应蜂涌而至的食客、游客,当地人有自己的保存方法。在大锅里煮熟了,切成笋片,太阳底下晒几天,便是美味又耐保存的笋干。或者煮熟,用盐腌上。短时间内吃的话,可切成大块,隔水蒸了,保存在冰箱冷冻室。想吃的话,取出几块,或炒咸菜,或炖猪蹄,皆是至味。提了两颗大大的春笋回家,剥好放在蒸锅上,特有的清香,便弥散在厨房。取一小片,在嘴里细细嚼着,觉一股鲜香,从两颊生发,以至于五脏六腑。哦,这就是春天的味道了!突然有

了一个念头,以后老了,一定要在后院种一大片竹。等春天来的时候,挖笋吃。

挖笋记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