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第一场雪
初一 记叙文 1874字 722人浏览 aabc110120

2009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

前几天,只是听见天气预报在一惊一乍地说什么天气要有变化。对于那些鸟人的所谓的预报,我是再也没心思去关注。又一次明明预报西安下雨,可那天太阳明晃晃地挂在空中。我说高科技真邪乎,忽悠人起来不含糊。

2009年的冬天一直没有下雪,这让我想起2008年的冬天的时候就无比惆怅。那个冬天,好家伙,那个雪下得呀,那叫一个美!在我看来,那就好像一个积累了十八年怨愤的女人,一朝爆发了所有的不满与愤恨,对着他那个可气的男人!那雪一场接一场,一片连一片地从空中洒落,就好比那女人一声接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哭声!这还不够,等下着北方最勤劳的老人再也没心思打扫门前雪的时候,等下到北方最敏捷的狗卧到窝里不出来的时候,等下到北方最早起的鸡再也不打鸣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没有告诉你最后的答案。而这个女人的倾诉似乎还没有完结。于是,江南人民一下子领略了雪花带来的无比的幸福感。而这幸福感没过多少时间就变成了灾难。那些爬满电线的冰疙瘩,那些粘在告诉上的雪,顽固而执拗地想给自古江南少雪花的江南人民一个彻底的惊喜。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从江南来北方的孩子再也不会追着天空中飞舞的雪花跑了。因为他们已经受够了那飞舞的幸福所带来的崩溃感!

然而,2009年的冬天,仿佛女人离家出走,再也没了信息。好比村子里一个最能折腾的女人外出打工,村头只剩余下了老头老太太还有几只狗自娱自乐,再也没有过去的热闹。09年的冬天我行走的冬季,西安的街头被阴霾和尘土所笼罩。我看不到雪花的季节,我就看不到幸福的样子。我在冬天里看不到雪花,就感觉结婚没生孩子一样地悲苦。09年下过雪吗?答案是貌似下过,答案又确实是没有。只有那此去白鹿原,漫天阴霾,风从原上很深的地方吹过,冷得连那些枯黄的草都发抖。只有那么一会的功夫,有些雪花从天空飞舞下来,但是那么地不成型,好像孩子没怀够日子而降临人间。看起来都是些发育不成熟的形态,只不过把我冻得够呛!

我从白鹿原下来,就一直2009年的雪。然而,雪花一直没有来临,就好像这个经济危机裹挟下的社会太多的人看不希望一样。那个时候我想起一句不知道谁说的话:我走进你糊涂地爱上你,我远离你却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当我在2009年真正地远离了雪花,一个没有了雪花的冬季,我真的发现我和冬天或者这个年代的冬天和冬天的区别,但我又不能不爱上她。

春节的时候,经济危机在加剧,更多的人在奔波中丧失斗志。而更多的人则在丧失斗志中奔波,我也是。然而冬天依然遥遥无期,因为雪花遥遥无期。伴随着这样状况的是,一场罕见的干旱悄然袭击北方大部分地方。雪花虽然晶莹美丽,但也是滋润大地的水,没有了她一切美丽的传说都将是饥饿的眼神。这下,北方的旱区从上到下,纷纷要催雨,仿佛一个多年不孕的女人不停地奔波在大医院,吃各种各样的药物,喝各种各样的水,希望能生出来个活蹦乱跳的东西,哪怕缺一条腿也行。所以,当有一天我看到西安要在一天之内发射N 多火箭弹用来催雨的时候,我并不感到震惊,而且我也没有想起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打到以色列的那些火箭弹,只是随后落下来的仪式性的降雨很具有讽刺性。你说下雨了吗?你说下雪了吗? 我说下了,可雨在哪里?在空中吗?我说没下,可分明眼睫毛被打湿了!难道是天使的涎水吗?还是王母娘娘大小便失禁?

我终于要绝望,在正月十五最后一声炮响告别了2009年的冬天。雪没有下下来,春天要来临了。《诗经》说,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春天是个亢奋的季节,春天是个撒欢的季节,春天是个发青和发情的季节,我在春天里希望有场雨。就好像孟奇的电子音乐《清明雨》所演绎的那样轻盈而欢快并且带有快感的雨,就好像老杜《春夜喜雨》所描绘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图景一样。

还好,终于有要下雨的迹象。天空从前天开始变得阴霾,貌似沙尘暴要来,但分明更湿润一些。昨天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我也不打伞,就走在那雨中,那雨很长时间才能打湿我的衣服。我感觉很舒服,很享受。我看见路边的草坪水黄颜色,我看见松柏苍翠无比,我看见枝头有鸟儿飞过,我看见那雨水似乎牛毛一样点点星星„„

今天从那个地窖一样的房子醒来,打开手机看到一个消息,是二炒发来的,凌晨三点多发的。我就很奇怪,打开一看说你期望过下雪吗?恭喜你你圆梦了!

我一个激灵,拉开窗帘!哇靠,哇塞!窗外雪花纷飞,那雪下得正紧!哇靠,我仿佛回到2008年的冬天!哇靠,好大的雪!

我敢确定,今天肯定不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而是“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早安,2009年的第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