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火柴的小女孩续写
六年级 其它 1417字 5617人浏览 gwylhy

卖火柴的小女孩续写

小姑娘坐在那房子的犄角里,脸庞红红的,嘴角透出一丝微笑——她就要死去了,在旧的一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一阵打着卷的风雪袭来,她倒下了。新年的钟声正在悠扬地敲响,庆祝的人声在四处回响。雪越下越大,白雪覆盖过她幼小的身体······。

远处两层小楼的诊所的灯熄灭了。刚刚抢救完病人的老医生安特,关上了他的诊所的灯,锁上门匆匆往家里赶。

昏暗的灯光,满天的飞雪,踏上没脚积雪,他不禁打个寒噤。艰难的走了半里路,忽然他的身体趔欠了一下,差点滑倒。“石块,谁会放这?”当他再次迈步时似乎被什么又绊了一下,借着灯光,他弯下身子,“绊我的石块并不硬,脚上踩着的怎么会是布条?”他喃喃自语,好奇地蹲下来,用手拂去那层薄薄的雪,“啊,不是石块,是——是——人,”由于惊恐,他的声音断断续续颤抖着,“是小女孩!手里还抓着一把没燃尽的火柴,我的上帝呀!”在惊骇的叹息中,脚下不稳,他重重地滑倒在地,差一点倒在小女孩身上。

他把僵直的手指挨近小女孩的鼻孔,在风雪中,不能确定她是否还有气息。 风呼呼地吹着,雪却越下越大,街边的树枝不时发出“卡擦”的断裂声,安特老医生脱下外套,包裹着卖火柴的小女孩,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往诊所赶,厚厚的皮毛帽被吹掉,“呼”的一声在雪地上像被谁踢了一脚的球,飞出老远,消失在雪夜。

终于,他用颤颤巍巍的手打开了诊所的门,小女孩被平放在急救床上。老人长长的白胡须挂满雪花,口中呼出的热气已凝结成冰,分不清那是胡须哪是冰雪,他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的粗气,呼出的白气,犹如蒸汽机车。

夜深了,圣诞夜中浓浓的烤鹅香味已近散尽,刚才街上灯火通明的房间不少已经熄灯,人们在安睡的甜梦中想着上帝,接受着上帝新年的赐福。

现在,整条街上只有诊所的灯还亮着,安特医生把他平生最好的医术都用尽了,他不知道小女孩会不会死在这张他救助过多少危重病人的床上。他不住用低微的声音呼唤,“醒醒,我的孩子,看在上帝的份上,醒醒吧,我的孩子。”边说边在胸前划十字架。

屋中通红的炉火映得房间暖融融的,老医生安特在劳累中倚着床脚沉沉睡

去。

红红的炉火和白白的窗棂映出一幅美丽的图案。

“这——这是什么地方,没有风雪,这么温暖。”声音微弱,只有在静夜才依稀听得见。卖火柴的小女孩终于睁开水晶般清澈的眼,她很虚弱,又很兴奋,她记起自己是圣诞之夜出来的,她用新奇的目光,望着画有耶稣基督和飞翔小天使的美丽图案的天花板,喃喃自语,“我到天堂里来了吗?我是在做梦吗?是不是去世的老祖母就在这里救了我呢,是她把我带到这个温暖安静的地方来的吗?” 忽然,她扭动身体,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看个究竟,但却又无力地倒下,于是她用力叫喊着,“火柴,火柴,我卖的火柴呢?丢了火柴爸爸会打我的呀!” 喊声惊醒了伏在床脚睡梦中的安特老人,老人双眼泛着兴奋的光芒,连忙过来,“哦,我可怜的小天使,你活着,你活着!安静点,小姑娘,你很虚弱,你终于醒来了!我的上帝呀!感谢你提到万福!”他暖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湿湿的卷曲而美丽的金发

小女孩用惊异的眼神注视着老安特,“你不是天堂里的老祖母,你是圣诞老人?”

“哦,孩子,现在还不完全是。”老人微微一笑,转身拿起一顶红红的圣诞帽,又掏出一包糖果,“我的小天使,卖火柴的小姑娘,你看,现在就完完全全是圣诞老人啦!”小姑娘笑了,虽然她的眼中挂着泪水。当她知道刚才风雪中的生死经历后,她含着热泪依偎在床边的白胡子安特爷爷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