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絮语
初一 记叙文 2249字 17人浏览 冯荣橫路敬二

【导读】我忽然觉得好羞愧,好内疚,我怎么只顾自己大吃特吃,却没注意到妈妈为了解我馋肠一点没动筷子呢?这么好的妈妈,为何我竟会疏忽了对她爱的回报?

年轻时的妈妈是天底下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女性,相夫睦邻,里里外外一把手,对儿女的爱更是无微不至。在儿提时,我少吃一口饭,妈妈也会悄悄地把眉头皱起;我少添一件衣,妈妈就会不停地嘘寒问暖。那时觉得妈妈未免有些小题大做,长大以后,才明白妈妈为了我们的成长付出了多少爱心与深情呵!

少女时期,妈妈对我最大的爱护就是信任,无条件的信任。有时会有搬弄是非的人在妈妈面前告我的状,妈妈听了,总是说:谢谢你告诉我,但是我相信我的女儿不会做那样的事!待我回家,妈妈会温和地问一下事情的原委,只要我说别人是胡说,妈妈就绝对相信此事纯属谣言。我也从不欺瞒妈妈,有什么心事都会向妈妈倾诉,母女俩就像知心的朋友无话不谈。少女时的我在妈妈信任的目光下,生活得很快乐,是妈妈给了我一个晴朗的天空。

妈妈当时唯一的缺点是从不让我干活,只要求我好好学习,所以我一直都是笨手笨脚的,缺乏自理能力。妈妈为了补偿我们年幼丧父的不幸,很多时候对我百依百顺,我于是有了任性和娇气。我爱妈妈,却并不懂得体贴照顾妈妈。高兴时,我会偎依在妈妈怀里撒娇,有好吃的东西也会惦着妈妈;心烦时,却会朝妈妈发脾气,和她顶嘴。妈妈偶尔说我两句,我就委屈得什么似的,把自己反锁在房里不出去。用不了多久,消了气的我又无比后悔,费尽心思去讨好妈妈,使她重开笑颜。妈妈说,我这样的怪脾气乃是得自爸爸的遗传,从不和我计较。

有一天,看到妈妈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织着毛衣,我突然发觉妈妈以往平滑的额头竟出现了水波痕一样的纹路了,一条一条,显得特别扎眼。我不喜欢那些皱纹,恨不得用手把她的额头用力抹一抹,将那几条皱纹抹平去。我的妈妈哟,用青春交织着慈爱抚育我们兄妹长大,为了儿女,她付出了太多太多,自己却在逐渐老去。

二十四岁时,妈妈送给我一只用红丝绳系着的玉兔坠饰,要我随身佩戴,盼望我平安度过本命年。我娇嗔道:妈,你何必破费为我买这个呢?我自己有啊。妈妈却微微地笑着,轻声说:你有那是自己买的,妈给你买一个又有什么关系?不要噘着嘴巴了,快戴上吧。这么大的孩子了,还这么娇气,真是的。看着妈妈那慈爱中透着关切的脸,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竟没来由地一酸。我的妈妈呀,那时还不到五十岁,脸上却已密布皱纹,容颜憔悴。还有她的那双手,因为操劳过度,粗糙得就像枯树皮,那是妈妈历经沧桑的印迹啊!

自从爸爸英年早逝,妈妈就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育儿女,家境的困难,生活的艰辛,妈妈身兼两职真是身心倶疲心力交瘁呵。贤惠能干的妈妈,年轻守寡,不是没有过再嫁的想法和机会,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唯一的理由是担心我们不会受到继父的善待。与其那样,还不如独自抚养孩子长大!这是妈妈朴素的想法,但她却真的一天天、一年年这么坚持下来了,真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为了我们兄妹,妈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我已经数不清了,但永远难以忘记妈妈那始终牵肠挂肚的心思!

因为爸爸的去世,哥哥刚念完初中就得顶职上班。哥哥天资聪明,如果不是爸爸撒手人寰,他应该会成为大学校园的骄子,而不是为了家庭生计过早地结束学生生涯。妈妈对此深感遗憾,然而当年一贫如洗的她,又有什么法子可想呢?妈妈只有加倍地对我们好,尽心尽力地照顾一双儿女。哥哥刚倒班时年少贪睡,妈妈怕他迟到,每次都要提早一点叫醒他,为他准备好一切。哥哥后来去开车,妈妈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时刻不忘提醒哥哥小心驾驶。即便如此,哥哥出车她还是悬着一颗心,直到哥哥平安回家,她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天天这样牵挂着,妈妈怎能不累不憔悴呢?何况还有一个我,也让她的那颗慈母之心倍受煎熬。我在上初中时,寄宿在水厂宿舍,从小被娇惯的女孩,除了读书几乎什么都不会,可以算是懒笨如小猪了。妈妈那时每周至少要从江边过来两次,带些她亲手弄的小炒菜给我打打牙祭,顺便帮我清理换洗衣服。有什么美食,妈妈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我,因为我是小女儿,又是小馋猫。有一次妈妈带来一瓶榨菜炒肉,对于当年的我们来说这可是一种奢侈,她一点也没舍得吃,全部堆到我的碗里。等我狼吞虎咽地干完,才发现妈妈正用无比怜爱的目光痴痴地瞧着我。她心里一定在想,我的宝贝女儿一定饿坏了,看她那馋相!

我忽然觉得好羞愧,好内疚,我怎么只顾自己大吃特吃,却没注意到妈妈为了解我馋肠一点没动筷子呢?这么好的妈妈,为何我竟会疏忽了对她爱的回报?可妈妈没有一丝半毫的责怪之意,看着我吃得饱饱的,她就自然而然地开心。母爱是那样伟大,她不思索取,不求回报,她只是默默地付出,用她的青春和一生!后来,我参加了工作,每天总要听到妈妈那一声熟悉而亲切的注意安全,宝贝,我才能踏踏实实地走出家门。偶尔心情不好对妈妈的啰嗦感到腻烦,我就会没好气地说:知道了。你都说过几千遍了!而心窝里却分明感到一股暖暖的细流,向上弥漫,直到填满了整个胸膛。

再后来,我也做了妈妈,妈妈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她除了照顾女儿,还得帮着带外孙。仔仔小时候不好带,妈妈被磨得有了脾气,不再温柔如昔。我知道她实在是太累了呵,带了一代管二代,又碰上这么一个磨人的孩子,已经上了年纪的妈妈怎能不发泄一下自己的辛苦?我有时还是会任性地和妈妈顶嘴,当妈妈一遍遍的唠叨让我烦闷时,我也会口不择言地惹她生气,其实我早已懂得了妈妈的执着和牺牲,她的爱就算气过骂过,依然不改那一片为儿女奉献一生的痴心!

妈妈呀,请你原谅女儿的自私和任性,这是女儿无声的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