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们共一场盛夏光年
初三 散文 1701字 31人浏览 go123啊啊啊

幸遇16岁这年的南京,此盛夏,此盛情。

7月14日至19日,短短6天时间,短短6天的夏令营,足以让一群少年相遇相知。我们来自各个方向,聚在同一方天空下,携手追梦。

记忆刻得尚浅,时常在眼前上演。反反复复中,那些如斯的美好凝成某些情感,慢慢浮出两个词语,上升盘旋在脑海——

团队。真挚。

记得第一天,酷热干燥的天气。前来接站的尹浩哥哥顶着骄阳戴着墨镜,面对面,手机铃声同时响起,莫名地让我对夏令营生了几分亲切感,原先的焦躁与忐忑也不复存在了。接下来的一切便自然而流畅,签到、领卡、自我介绍„„心定且安。

晚上的联欢后,我们分为两个队,在带队老师娜姐的指导下做游戏。

一队人围成一个圈,后者双手搭在前者的肩上,大家一起做匀速圆周运动。一经命令,前者立即蹲坐在后者的膝上。

看似简单,实则“危机四伏”。

首先,在男女生的交界处,情况是有些尴尬的。不过我们很快克服了傻气的羞羞答答,大方而专注地投入了游戏——这的确需要一定的勇气,哈哈。

随着娜姐一声令下,大家纷纷试图蹲坐下去。

出问题了,圈子太大,无法做到每个人都能坐下。场面混乱之际,还未互相熟知的我们立刻默契地将圈子缩小,直到每个人都坐稳,万无一失。

正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娜姐却宣布要来验收我们的成果。方式真是够“毒辣”——让老师从各个方向各个角度来“强攻”。巨大的力量袭来,不同的角度,相同的摧毁力。我们都咬着牙稳定重心,很多次,只要稍放松就会人仰马翻溃不成军,最终却没有一个人甘愿投降,我们都守住了心里那份小小的信念。

一个团结的队伍,称作团队。拥有同样坚定的信念,无论暴风雨袭击得如何猛烈,依然屹立不倒。

尽管我们彼此还陌生,曾经行走在不同的轨道,但此刻的我们是一个团队,所以一条心。 小小的一个游戏,却教会了我们许多,让还存在距离的心灵,渐渐贴近。

再到临走的前一天,我们被分为四个小组,排演《灰姑娘》的自编续集。

短短一个下午的闲暇,定剧本,分角色,排场景,编台词。争论辩驳,商讨权衡,各出所长,全力合作,精彩纷呈。来自团队的那份独一无二的盛大而温暖的成就感徐徐绽放,开成一朵细密的花,生长在心里,就是这么真实而动人的存在。

我们执手相对,真心共处便是“真挚”吧。其实我原本想说“友谊”,可“友谊”太宏大且笼统,同时又不十分贴切,于是便换上一个形容词。虽然不伦不类,但却是我想表达的。 想起了李想与王恒宇。他们是校友,哦,还是幼儿园同学。在一个新的陌生环境,这样的关系自然会生成“环境式亲密”(因此被大家调侃也是最正常不过的啦)。

李想发高烧被带去医院挂水。大家的焦急都写在脸上,担忧的眉头皱成一个个“川”字。王恒宇作为校友当然更胜一筹,不停地发短信问询。

李想初愈,在饭桌上却很是“委屈”地处处受限制:

“这个不能吃,太油腻。”

“谁允许你吃辣了?”

“就吃些清淡的,喝些汤吧。”

尽管筷子被一次次无情地挡回去,李想看着美味佳肴只能干巴巴眨眼睛,但她眸里溢出的小小的快乐也是那么温暖地闪耀着。

临别联欢。一个精致的大蛋糕,流光溢彩。我们几个七月出生的有幸享有优先权。

灯光全部熄灭。我们围在蛋糕边,只看到摇曳的烛光将黑夜点燃,晶莹璀璨的光芒,为每一个双手合十的我们镀上一层闪着微光的金边。一张张虔诚稚嫩的脸认真得让人微微心疼。时光似乎凝固,只剩下烛光静静流淌在浓厚的空气里,勾勒真挚。

黑暗无边,与你并肩。

当《生日快乐》歌从头顶上方奏响时,大家的轻唱与鼓掌祝福的声音如潮水般缓缓将心淹没,我听见心底的声音说:感谢上天,赐我这个夏天——

让我与你们一起站在紫峰大厦的72层,惊心动魄地俯瞰南京,拥抱世界,仿佛自己是全宇宙的王;

让我与你们一起看《重返地球》,于惊险中捕捉并收获关于恐惧的真谛;

让我与你们一起远眺长江大桥,沉浸于那片波澜壮阔;

让我与你们一起走进金陵名校,探寻壮丽的中国梦掩映下的萤火虫般的个人梦,微小但不卑微,平凡却绝不平庸。

当返程的客车沿着立交桥经过熟悉的南林大厦时,不可抑制地想到诞生在那里的6日记忆,心底像是生出了一根软刺,温柔地扎着那最柔软的角落,疼得人直想落泪。这才明白,那是无法不承认的留恋与难舍。

我们有缘,还会再见。

幸甚至哉,与你们共如此一场盛夏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