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数到底该怎么去诠释
初二 散文 2444字 77人浏览 慈元阁小大师

这几天放元旦假。家里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忽然间就显得冷冷清清。为了能让母亲换个环境,也为了能让自己一直以来沉重的心情有个变化的空间。我和妻子商量,带着母亲去省城住上几天。临走的那天县上还没有放假。上午还开了好几个小时的会议。当然了,既然不放假,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只是我心境不好,所以总觉得会议开的是没完没了。也就是那天,正开会的节骨眼上,我突然胃疼,而且疼的很剧烈。要不是出于礼貌,我一定会提前退场的。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我赶紧往家里赶。当时母亲和妻子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回家吃完饭就出发。母亲知道我要回家吃饭,特意给我包了蒸饺。可是回到家老人家尽管眼神不好,可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我有些不对劲儿。她问我怎么啦?我说胃疼。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突然就胃疼。要知道,这些年,唯一让我感到自豪的是自己有两件器官很少出问题。一个是眼睛,按说这些年我对眼睛还是很苛刻的。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光线怎么样,我喜欢读书。当时很多人都劝我一定要注意眼睛。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的眼睛没有问题。视力出奇的好。

另外的一个器官就算是胃了。我喜欢吃肉,也不管生熟,只要是肉我都能吃,而且吃得令别人不能理解,令别人不能想象。我喜欢吃巴西烧烤,就是因为哪里有一道很有名气的西冷牛肉,大概也就有两成熟吧。每次去吃,我总是很尽兴。甚至于吃完嘴角还淌着鲜血。大概人们觉得,人之所以是人,可以统揽全世界,就是因为他是有智力的生命。当然了,作为高级生命,吃熟食应该也算是一个标志。可是我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完全进化过来,还是人性本该就是如此。我就是喜欢吃新鲜的牛肉,我觉得既然我们的祖先能从那个荒芜的时代走过来,如果仅仅是因为要吃熟食,大概是不会有人类社会的今天。

可现在倒好,开会竟然开出了胃疼。当时我就觉得自己的胸口被用绳子绑在一起,任我怎么样努力挣扎,都无济于事。早晨因为走得早,我也没有吃东西,心想也不会是因为吃东西造成的。那会是因为什么呢?很多年前我也曾经接触过医学,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发病的机理。难道说我的胃疼就是因为精神一直紧张,难道说就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

回到家,我一下子就趴在母亲的床铺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告诉母亲,从来没有这么疼铜过。这次胃也真不给我面子。母亲一生都是救死扶伤,所以母亲赶紧就给正在医院上班的小妹打电话,让她买一些解痉的药物会回来。母亲认为我是胃痉挛。因为她说一定是开始的时候会场很冷,伤了胃。母亲一生就是这样,她平日说话不多,可每次说话,总能给我留下一种难以磨灭的记忆。

上午开会按说是不会冷的。因为会场是县上刚刚装修好的地方。前不久我还在那里开过一次会,暖气很好,甚至于热的都让人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寒冬里。可这次不一样了,去了就觉得有些冷。我问工作人员怎么不放暖气?工作人员说,领导的意思,因为今天不冷,所以就没有放暖气。既然是领导的意思,我也就不再胡思乱想了。那就悄悄的自我忍受吧。开始还觉得能坚持,可没过多久,我怎么就觉得全身有些不舒服。为了能让自己的身体躲过这种和温度不和谐的时刻,我就趴在桌子上。不小心给睡着了。结果这一睡不要紧,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开始胃疼。

因为从来没有胃疼过,所以刚开始也没有太在意。可是接下来的疼痛令人难忍,也不能不让我不在意了。我开始让服务员给我倒了一杯热茶,心想暖和一下也许就会好的。可是喝了热茶我怎么觉得不轻反倒更重了。当时疼的都有些眼冒金星了。好多年了,我都没有咬着牙去坚持什么。可当时我是真的咬紧牙关,一分一秒的在坚持。好不容易开完会,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几乎全身都像是瘫痪了。

过了十几分钟,小妹赶回来了,给我先喝了一些解痉的药。母亲又给我冲了盐开水。治疗一番,好像有些减轻。我躺在母亲的被窝里,母亲给开了电褥子,所以很暖和,有了温度我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这才是人间最幸福的时刻。等

我睡醒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钟。顺着窗子往外看,阳光明媚,尽管我知道温度不高,可是阳光给人的感觉还是暖洋洋的。因为是提前商定好要去省城的。尽管我的胃还有些不舒服,可比起开始来要好出许多来。于是我坚持要去省城。

开始母亲不同意,妻子也觉得我是在逞能。但是在家里,只有遇上这样的事情,往往都是我胜利。这次自然也不例外。离开县城,母亲是坐在后排的,当时我听到母亲不停的咳嗽,就问母亲是不是感冒了。母亲说感冒好些天了,一直吃药的,可这次和往常不一样,总是不见好转。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自从父亲离世,母亲一定就没有休息好。相濡以沫半个多世纪,突然分离,放给谁,谁又能很快坦然和解脱呢。

到了省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给母亲去买药。好在我们住的宾馆空调不错,很暖和。尽管妻子为了美丽总是怕热,但在三人之中,毕竟我们是大多数。她不乐意,可也没有办法。第一天母亲的感冒的确很重。可到了第二天母亲的感冒明显就有好转了。因为这次是带母亲出来散心的,所以一切自然是要以母亲的意愿为准绳了。可母亲一生都是这样,从来都是她为别人着想,却从来不愿意让别人替她操劳。

她说自己就待在宾馆里,让我们出去转转。这段时间也太累了。母亲不愿意出去,我也就没有心思出去了。多亏后来小妹一家人也来西安,所以气氛还是不错的。一家人在一起,尽管心里还都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可大家也知道,我们还要生活,还要面对社会的发展和人生的提纯。如果总是沉浸在一种忧伤和痛苦之中,也许活着的信念就有有水分,也许在那个世界的父亲也会牵肠挂肚的。

在西安待了三天,说今天就要回家了。上午睡起来很迟。因为母亲想吃老孙家的羊肉泡馍,所以我们都在等那个吃饭的时间。无事可做,我就躺在床上,打开电视机。正巧这时陕西一套在播放《开坛》节目。这个节目在我的印象里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它还比较真实。在当今社会,真实早就成为一种奢侈品了。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现在生活的空间,天晓得什么是真实呢。

当时《开坛》正在播放关于幸福的话题。坐在一旁的妻子对我说,我应该写一篇关于幸福的文字。因为今年以来,社会都在说幸福。但是到底什么是幸福呢。